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捡到一本三国志 > 第0275章 雒阳盛事
    雒阳,袁府

    院落里站满了年轻的袁家子弟,他们以袁绍为首,分别站立着,袁绍是整个袁家最为出色的年轻一代,也是整个雒阳地区年轻士子们的领袖人物,他要参与这次的考核,当然,袁家的子弟也是与他一同参与考核,算上袁绍共五人,其余四人为袁基,袁遗,袁胤,袁叙。

    他们五人这些时日,想要在袁逢门下多听课,知晓些关于此番考核的事情,当然,袁逢不会作死的告诉他们甚么题目,但是他还是能讲解一些要考核的科目,要主意的事项等等。

    不过,他们五人都是无奈的站在院落里,除了袁绍,其余人皆低着头,书房内传来剧烈的咆哮,让他们更是畏惧。

    “你说甚么?你不参与?!”

    “你为何不参与?!”

    袁逢愤怒的吼叫道。

    “我要进北军...”袁术肃穆的说道。

    “北军?呵,北军?”袁逢冷笑着,说道:“你入北军做甚么?做个士卒麽?何公怎么教你的?你师承司徒,为何不愿进入庙堂?”

    “我此生,唯有两大愿,一则完成师君之著作,二则进入北军,捍我大汉河山...庙堂并非我之愿...”,袁术说着,放下了手中的公羊,将腰间的佩剑解了下来,递给了袁逢,说道:“若是我惹得阿父不悦,阿父便用此剑将术杀之,不然,术是不会听从阿父的话语的...”

    袁逢盯着袁术那坚定的眼眸,恶狠狠的将剑扔在了地面上,骂道:“竖子!我不再多言!”

    他愤怒的走了出去,要为袁家其余弟子授课,袁术捡起了地上的佩剑,挂在了自己的腰间,整了整衣冠,拿起了木案上的公羊,放进了包裹里,便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当他走出了书房的时候,整个院落里一片寂静,袁逢并没有看他,但是其余子弟都盯住了他。

    “哈哈哈,君子当佩剑,男儿当杀人!”袁术握着剑柄,放声大笑着,走出了袁家府邸。

    ......

    在一众前来募兵的青壮之中,袁术显得格外显眼。

    那位正在登记众人姓名的军官不时抬头看着他,轮到了袁术,袁术走了过去,拿出了验传,递了过去,那军官仔细的看了看,点点头,将他的名字登记在册,便让他走了进去,袁术跟着几个人,走到了新大营的校场上,正有北军士卒在操练,袁术不禁看得入迷。

    因为南北军士卒多年作战,而且不少士卒已经年迈,故而天子要再行招募,更新南北军士卒,袁术便前来投军,袁逢之所以愤怒,是因为袁术根本不是要去做军官,而是要去做士卒,袁逢只需要给段颎说一声,他就能从军侯开始任职,但是,袁术并不愿意如此。

    他觉得,终有一日,自己能够成为大汉的冠军侯,大将军,犹如段颎那般,北击羌人,斩获酋长首级,塞外扬威!

    与此同时,考核也即将到来,雒阳里,挤满了各地前来的考生们,使得原本便繁华的雒阳,更是热闹,雒阳在十年内,已经经历了两次的大修,使得城池不断的扩增,可是,即使是这样,雒阳城还是显得格外拥挤,人山人海,商贩,考生,百姓,士卒,塞外商人....

    有许多未曾来过雒阳的士子们,在看到了如此的景象之后,心里的激动,简直不能以言语表达,闻人袭也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为这些考生提供了住宿与食物,当然,还是没有动用国库的钱财,有些时候,天子都在想,我大汉的国库,钱财究竟该堆积成了甚么样子!

    这些年来,只有进去的钱,从来就没有出去的....

    哪怕是地方上发生了大灾,也是地方官衙出钱,国库的钱,被某个奸贼紧紧咬着,拿不走一分一毫啊!

    考核期间也渐渐临近了,这期间,天子又微服出行了数次,就是为了能够看看这些参与考核的士子们,当然,他外出的身份也是外来准备参与考核的士子,闻人袭在雒阳设立了几座贤士馆,用以为士子们提供食物与住宿之处,世家大族们在雒阳有自己的住宿,本是不愿意前来的。

    不过,后来,太学院的几位祭酒前来此处授课,又有士子们在此处交流学识,将那些大族子弟们也吸引了过来,天子在张郃的贴身护卫下,走进了贤士馆,刚刚走了进去,便立刻有官吏来查验他的身份,在确认了他考生的资格之后,便让他进了楼,给他准备食物。

    他找了一处地,跪坐了下来,士子们正在激烈的交流着,他便静静的听着。

    他这般坐着,却是引起了身边之人的注意,毕竟他穿着文士长袍,却也掩盖不住一身的贵气与威仪,注意到身边之人的注视后,天子转过头,笑着说道:“在下乃是怀乡侯宋齐,不知君可是认得我?”

    那位年轻士子听闻,拱手说道:“原来是皇后之胞弟...你我不曾谋面,只是,我见君气势不凡,贵气凌然,故而多看了几眼,还望君恕罪!”

    “无碍,无碍,敢问君之姓名?”

    “在下东郡东武阳人,唤作陈宫,表字公台!”

    天子点了点头,说道:“君也是来参与考核的啊....”,陈宫笑着说道:“我家里贫寒,没有甚么人愿意举荐,听闻要考核任免官吏,我觉得能够一展抱负,故而前来....”

    “只是...君贵人也,为何也要参与考核?君若是要出仕为官,轻而易举啊...”

    “哎,并非如此!”天子摇着头,说道:“本身便有才华,何必要借着外戚之身份任官呢?莫不是,君以为我的才华不足以与诸位同场考核?”

    “哈哈哈,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有些疑惑罢了...”

    陈宫笑着说道,他从木案上拿起了酒盏,猛地喝下,便又倒了一杯,递给天子,说道:“请饮此杯,便当是为君谢罪了...”

    天子还没有接过,身边的张郃便站不住了,走近了,说道:“我家少君不能饮酒!”

    “哎,少饮一杯,又有何妨?”天子侧过头说着,张郃一愣,无奈的走了下去,死死的盯住了陈宫,天子接过了酒盏,便喝进了肚,陈宫看了看周围,他注意到,身后竟然有数十个人,或穿士子服饰,或奴仆,或护卫,都在紧紧的盯着自己,秘密的守卫在了此人的身边。

    陈宫心里嗤笑着,不过小小外戚,竟如此的排场....不对!

    陈宫一惊,瞪大了眼睛,看了看身边的天子,连忙挺直了身子,神色也变得有些拘束起来,天子放下了酒盏,一眼便看出了此人的变化,天子哈哈笑着,起了身,说道:“公台甚是聪慧,若是攻台能够通过考核,说不定,你我还能在宫里相见,我听闻,最后的官吏,可是要去面圣的...”

    陈宫立刻拱手,说道:“多谢..君!”

    “好,好!”天子笑着走了出去,看着他走出之后,陈宫满脸的喜色,浑身都有些激动的颤抖着,他立刻便起身,回到了屋里,拿起书籍重新看了起来,自己可不能辜负陛下的厚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