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73章 我就喜欢送脸上门的!
    朱俊燊的头开始疼了。

    老实说,在张进澄刚开始发难的时候,他就隐约感觉事情可能无法简单平息下去。

    张进澄本人只是空有辈分的庸才,他背后的皇室才是一切问题的根源。往常时候,皇室对学院态度冷淡,张进澄就只能偶尔耍耍金印给人添堵。但现在皇室对学院的态度就很微妙了。

    从狂欢夜开始,事态就在一路默默升级,最初只是皇长子对白骁的个人行为,包括身份认证、南街杀人案的调查等等,甚至无需朱俊燊出面就能将事态控制下去。

    但是到了开学典礼,新生演讲环节,嬴若樱正式登场,事态就明显升级了。帝国皇长子和帝国长公主,完全是两个量级,举个简单的例子:那个绰号疯子的皇长子嬴宏图,小时候被嬴若樱打断过三次腿!而皇帝陛下对此连多一句话都不敢说。

    因为皇帝陛下小的时候一样被嬴若樱打过!

    所以无论嬴若樱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来,事后是否还真的把开学典礼的事情放在心上,这件事的政治意义都非比寻常,必然会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现在看来,连锁反应果然来了。

    朱俊燊默然不语,等待着张进澄一脸冷笑地展开一副画卷,下一刻,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从中走了出来,白衣飘飘宛如画中仙人。

    而随着画中人的降临,所有人都立刻站起身来,拱手行礼:“见过皇子殿下。”

    嬴宏图微微一笑:“各位不必多礼,我冒昧来访,失礼在先。所以就长话短说,直入正题吧。”

    而后,嬴宏图笑容一敛,对朱俊燊说道:“大宗师,我有两个问题请教,其一,人犯错,无论有意无意,是否应该承担代价?其二,原始母巢陷入衰竭,红山学院是否该为管理不利承担责任?”

    两个问题一出,朱俊燊就觉得头更疼了。

    这位皇长子殿下多年来凶名赫赫,让无数人家破人亡,靠的可不是性情暴虐,睚眦必报……虽然他的确性情暴虐,睚眦必报,但这么多年一直作为诸多皇子中最接近皇位的那个人,他的手腕才是最让人心悸的地方。

    就比如白骁在魔种移植中出现的意外,若是像张进澄那样瞄准白骁去打,就纯粹白费功夫,因为白骁根本毫无过错,甚至在移植过程中主动打破守恒法则的也是母巢自己,而非白骁。说白了,这根本是母巢自己选择了自杀,而要论证这一点,整个西大陆也没人能论证得过朱俊燊。

    但嬴宏图却选择了另一个点去打。

    母巢衰竭,哪怕是它自己选择了衰竭,红山学院也必须承担责任!因为平时学院享受了母巢的诸多便利,自然也要承担相应的义务,这没什么道理好讲!

    朱俊燊没有选择诡辩,而是坦然答道:“当然应该承担责任。”

    “原始母巢关乎重大,是国之重器,请问学院要如何承担责任?我记得按照议会与皇室的协定,这座母巢的直接责任人,还是大宗师你本人。”

    朱俊燊点点头:“不错。”

    “所以,我若是在这里要求大宗师代表红山学院,交出母巢,不知大宗师有什么说法?”

    此言一出,会议室内顿时哗然一片。

    虽然在皇长子出场的时候人们就预料到事情难以善终,但谁也没想到他一开口竟狠辣到这个地步!

    大宗师沉默了片刻,开口道:“210年前,白夜城皇家学院的原始母巢遭水仙堂破坏,温养了整整3年才恢复如初,那三年间皇家学院的师生多是来红山母巢移植魔种。若是按照殿下的逻辑,早在210年前皇室就该将那座母巢转交他人管理了。”

    这辛辣的回击,顿时让很多人在心中为大宗师喝彩,作为全大陆最顶尖的博学者,果然一开口就不同凡响!

    嬴宏图也不意外,笑了笑:“210年前的事诚如大宗师所说,是皇室看管不利,所以事后负责安保的皇子被流放南疆,超过三名金穗魔道士被摘去魔器……请问,红山学院这边,应该摘谁的魔器,流放谁去南疆?”

    这一番话,顿时又将压力推了回来。

    嬴宏图不待朱俊燊开口,便说道:“当然,210年前的事情,性质与红山母巢不尽相同,当时的确是我们皇室看管不严,才被水仙堂趁虚而入,事后重罚也在情理之中。贵院的事故却只是意外,强要安排重罚,于理不合。但容我再问大宗师一个问题,你能确保这种意外不发生第二次吗?”

    大宗师闻言,眉头已经紧紧锁了起来。

    这皇长子真的是厉害,这个问题等于又打在了要害上。

    朱俊燊的确没办法保证意外不再发生!

    如果他能保证的话,从一开始就不该出现意外!白骁的禁魔体和上古之力,人类两千五百年魔道史中就从没出现过,哪怕是博学多识如朱俊燊,一样在圣山冰洞中看走了眼,所以……

    “所以意外还是会发生的,有第一次就必然会有第二次。而红山母巢,是否还能禁得起这样的意外?这一次是衰竭,下一次若是直接衰亡呢?所以就算不谈责任和处罚的问题,只从防患于未然的角度来说,大宗师你的选择也只有两个。如果不愿交出母巢,也可以选择开除白骁,总之这两者你总要丢一个。”

    朱俊燊沉默片刻,说道:“所以皇子殿下的意思是,要我放弃白骁?放弃一个初始魔种达到序位5的新生首席?”

    嬴宏图说道:“白骁的天赋的确惊人,但所谓新生首席,学院每年都会有,神秘116的初始魔种的确前无古人,却未必后无来者,随着魔道整体进步,未来120分以上的初始魔种也大有可期。可若是原始母巢出了意外,就真的没有什么来者了。这么简单的道理,大宗师应该想得明白。”

    朱俊燊心中叹息,却的确无话可说,对方虽然话中多有狡辩之处,但这件事学院天然处于劣势,并不适宜和他纠缠过多。

    然而就在此时,坐在环形桌后的一名女子嗤笑了一声。

    “我也有个简单的道理,不知皇子殿下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借着,不待嬴宏图开口,女子便抢先说道:“殿下先前所说,我全都认同,母巢的安全重于一切,相较而言,个体的天才在帝国层面根本微不足道,何况白骁还不是那种易于控制的天才。为保白骁而让母巢置于险境,无疑是极不明智的。”

    嬴宏图闻言,却深深皱起了眉头,这女人的话虽然每一句都在赞同他,但是他绝不以为这女人的立场就真的和自己一致,相反,她才是这次行动最棘手的敌人!

    原家的叛逆之女,原诗!

    也是白骁的魔道导师。

    接下来,就听原诗又说道:“殿下所说的道理,相信也可以代表皇室对于魔道学院的经营理念。而靠着这份稳重,皇家学院培养出了大量的优秀魔道士,连续多年被东西大陆多个权威组织评为西大陆最顶尖的魔道学院……仅次于红山学院。”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嬴宏图脸色就是一变,然而在他来得及反驳前,原诗便气势汹汹地将自己的杀招放了出来。

    “红山学院一不靠皇室年年财政补贴,二不与圣元议会眉来眼去,靠着自己的本事连年力压你皇家学院一头!当年你们厚颜无耻买通评级机构篡改排名,一场炽羽岛大会就让你们原形毕露!现在,轮得着你这手下败将来教我们该怎么管理母巢,怎么管理天才学生?!皇子殿下你怕是没睡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