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432章 绝对不能输
    嬴宏图是真的很佩服队友们的这份定力。

    听了白无涯和火焰王的对话,你们的注意力重点居然还能放到他的下半身!?你们上古史都是郑力铭教的么——据说连原诗那种天才横溢之人在郑力铭的课上都惨烈地跪了。

    刚刚的信息量之大,堪比希望之海,以至于嬴宏图感觉自己的知识体系正遭遇海啸袭击,摇摇欲坠。

    两代元素王朝居然是由同一人统治,历代君王都只是被推到台前的傀儡,幕后黑手的统治则在阴影下持续了3000年……这换了任何一个专精上古史学的学者听闻此事都要当场爆脑!更遑论按照白无涯所说,统治者甚至连人类都不算,而是和魔族类似的异族!

    被异族统治3000年而无所知,也难怪人类文明最终会在魔族入侵面前节节败退,被人圈养的奴隶能有什么战斗力?!更惨烈的是,好不容易靠着魔族的力量战胜了魔族,人类就真的自甘堕落,从此沉迷魔族文化,一口气发展了两千年的魔道史。

    然后被一个区区寄生虫般的天外异物搅得满城风雨,最后还是靠着几个上古遗族才打赢了这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

    然而上古遗族所代表的人类原初文化,也就是上古年代的百家之力,实际上连元素王朝的清洗都没撑过去,直接在五六千年前就陷入式微,几近灭绝。

    人类这种生物,简直是从一个失败走向另一个失败的耻辱典范了!

    当然,以上内容,多半是源自那种文艺气息十足的青年人,与嬴宏图这种自幼就被迫精于算计的皇室子弟无关。

    嬴宏图的上古史学成绩优异,但他对历史的态度基本和对待小说、诗歌相差不多,一半的消遣一半的工具书,从来不曾陶醉与历史。刚刚白无涯那段话,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意义就是……

    这次火焰王庭的开荒竞赛,圣元人好像是赢了?

    圣元与大秦约定的胜负内容是虚界探索的成果,那么有什么成果能比刚刚的发现更为重要的?白无涯简直是以一人之力刷新了全人类的历史观,要像颠覆这样的成果基本是天方夜谭,除非秦人那边能发现诸如人类的起源这种虚无缥缈的玄学考证。

    虽说,所谓的历史发现,纯粹是白无涯和火焰王的对话内容,但这可是活生生的火焰王啊!能让他开口说话就已经是虚界探索出现以来的最大发现了,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

    想到此处,嬴宏图简直忧心忡忡,对于这次炽羽岛之会,他投入的精力比一般人要多得多。对于很多白夜城的权贵而言,炽羽岛大会纯粹是红山城强行绑架大秦帝国的一场无谓之战,但对于嬴宏图来说,这却是一次赚取政治资本,让太子之位再无悬念的重要赌局!在赌桌上,嬴宏图已经投入了相当多的政治资本,实在不容失败!

    然而余光所及,身边的队友对如此重要的发现竟视若罔闻,注意力全都放在白无涯的私生活上,这份迟钝着实令人痛心疾首。

    你们就不能稍微关注一下白夜城的政治斗争吗?好歹也是皇室正统归属之战啊,就算红山城平日里那独立而为的态度几乎都糊在人脸上了,现在可是外敌当前,你们就不能给皇室一点面子吗?

    反而是圣元的皇子,听了白无涯和火焰王的对话,显出凝重之色,但他忧虑的内容却和嬴宏图不在一个层面上。

    秦国如何内斗与他关系不大,甚至炽羽岛大会的胜负,在他眼里也无所谓,有所谓的是白无涯刚刚的话中流露出了一个重要信息。

    某个和火焰王同一时期的自然之灵,居然就生活在北境雪山上!而且和上古遗族关系极其密切!竟亲如夫妇!

    别看白无涯嘴上说什么没法交差,可看他挥洒自如,狼头耸动的样子,哪里有半分惧内之意?反而像极了爱侣之间在他人面前秀恩爱的情趣行为。

    而一个与白无涯如此亲昵的上古自然之灵,无疑是足以动摇整个人类文明格局的恐怖存在。

    从实力上说,那自然之灵能凭着事先推演制定预案,让白无涯单方面压制火焰王,足以体现其智计;此外,能让白无涯屡屡在言辞中涉及“家暴”,就算是情趣成分居多,也足以说明对方硬实力之强,与白无涯至少处于同一档次。

    一个白无涯就可以以一己之力终结天外异物入侵之祸,若是再多一个白无涯,整个人类文明格局都要天翻地覆,别说是和雪山接壤的秦国,就连隔着一个希望之海的圣元也不得安宁!

    所以,在姐妹花仍沉浸在惨遭侵害的妄想中时,在秦家皇子彷徨于区区一场炽羽岛大会的胜负带来的政治资本得失之时,元翼已经在考虑要如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了。

    而他的忧虑很快又递进了一层:就算白无涯对南方大陆的魔道文明不感兴趣,但架不住有人对白无涯感兴趣啊。白无涯刚刚那番话,听众里只有3个圣元人,却足有10个秦人,里面还有个非常精于算计的皇子嬴宏图!就算他一时糊涂想不清白无涯的价值,但只要炽羽岛大会结束,面对白骁必然会前往圣元大陆的结果,嬴宏图就算再糊涂也能想明白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

    秦国与白衣部落比邻而居,天然亲近,只要秦人能把握住火候,别再犯百年前的愚蠢错误,这就是战略价值无穷的盟友了!而要把握白无涯的火候,可比把握白骁等人的火候要简单太多了,只要凑足一队丰乳肥臀的美女,给他胯下的狼头配上“口罩”,他大概就不会想要回家了吧。

    绝对不能让秦人这么轻易就掌握白无涯,所以接下来的工作,就不仅仅是接引白骁到圣元留学,更重要的是如何想办法让白无涯也来到圣元,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把他老婆也带过来……

    “当着别人的面惦记人家的老婆,你小子胆量不小啊。”

    突然在耳边响起的声音,让元翼毛骨悚然,他猛然转过头,果然见到一只狰狞的狼头,对着自己呲牙咧嘴。

    至于远方的火焰王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四周的宫殿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灰败而残破,仿佛是被放置了数千年的历史遗迹,巨大的支柱以及火盆都变得残破不堪,火焰光芒更是摇摇欲坠。

    仿佛转眼间,时间就流逝了千百年。

    元翼整理了一下思路,才开口道:“白无涯先生,你已经赢了?”

    白无涯冷笑道:“转移话题转移的很自然啊小家伙,我当然赢了,合两人之力打一个几千年前的历史投影,怎么可能赢不了?”

    元翼默然,他能接受白无涯取胜,但是……刚刚和残骸交手时,好歹还有些惊天动地的变化,然而轮到本尊反而无声无息了呢?还是说真的恍惚间错过了很多东西?

    白无涯说道:“废话,谁规定敌人越强,打起来就必须越华丽了?涉及至高层面的战斗,所有概念都超越时间与空间,就算我们打得风生水起,你们也根本观察不到。”

    元翼脱口而出:“先生你已经抵达至高境界了!?”

    白无涯冷笑道:“我瞎扯淡的,哪来的什么至高境界?你糊涂了吧?”

    元翼顿时感到自己有些理解为什么白骁会对此人恨之入骨。

    白无涯又说道:“实际上火焰王的残骸才是力量残留的主体,所谓本尊就只是样子货,被我逼出本尊相就已经是死路一条了,后面只是扫尾工作。”

    元翼问道:“你特意来到炽羽岛,就是为了杀他?”

    “差不多吧,虽然留在这里的并不是真正意义的本尊,但好歹也是火焰王朝的王权凝聚体,杀了他,也算是为当年死在火焰王手上的亡魂作一次告慰。当然,顺便也回收了几个被他掠夺走的遗物。”白无涯说到这里,笑了笑没再说下去,“想知道更多,就自己去挖掘吧,我已经把你们带到宝库门前,又做了充分的前期讲解,就别哭喊着求我喂食了吧。”

    元翼无奈道:“的确,白先生赠予我们的礼物已经足够丰厚了,不过,您就不担心因为您的馈赠,导致这场比赛失去悬念吗?”

    白无涯笑了笑:“你们的比赛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顺路过来打个人,取个货而已。谁赢谁输都是无所谓的事,反正本来也就是走个流程嘛,难道你们圣元对这次比赛的胜负就很有所谓吗?”

    这话说得元翼顿时哑然无语,心中对白无涯的忌惮之意霎时间拉到极点,这个部落领袖看似粗线条,实则精明得简直不像是部落人!圣元对炽羽岛大会的真实立场,理论上应该只有寥寥数人知道:其他人哪怕是圣元议会的绝大多数,也都将此大会当作国家展示国力,压服秦国的重要盛会,不容有失。

    然而偏偏白无涯却一眼就看穿了圣元的虚实——他们根本不在乎面子上的输赢,反正都有足够的把握把白骁骗到圣元去。

    也是因此,白无涯刚刚才会愿意说那么多吧,他还真不是在有意坑自家儿子!

    “而且,谁说你们已经赢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