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430章 真·火焰王
    “吼哦哦哦!”

    来自火焰王遗骸的怒吼,宛如响彻天地的雷鸣,震得一众少男少女筋软体酥,眼前金星乱冒。

    然而首当其冲的白无涯,却连胯下狼头都没颤抖一下,只是冷笑一声:“看来是没得谈了,那也好,比起讲故事,我还是更适合挥拳头。”

    白无涯说是挥拳头,还真就收起了骨矛,一拳落下。

    以他的体型,这一拳落在宛如山岳一般的颅骨上,就如同蜉蝣撼大树。然而下一刻,就见山岳崩摧,大树倾倒。

    灰白色的颅骨在重拳的轰击下,绽放出蛛网一般的裂纹,而裂纹转瞬间就遍及到了颅骨的每一个角落,那尖锐而滚荡的怒吼戛然而止,沿着细密的裂纹,无数的骨骼碎片开始分崩离析,继而向下坠去。

    而白无涯的脚下则多出了一团雪白的云,承载着他漂浮在半空,冷眼观看着火焰王的骸骨崩塌。

    下一刻,时光宛如凝固。

    所有的碎片都在半空停住,不再坠落,继而仿佛被无数条无形的丝线牵引着,重新聚拢起来,在白无涯脚下形成新的颅骨轮廓。

    白无涯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这就对了嘛,就算只是火焰王的遗骸,终归承载着一个千年王朝的王权,以及亿万生灵的血债,就这么一拳了账,我这边不好交代的。”

    说完,白无涯笑容收敛,又是一拳砸落,刚刚聚拢起来的颅骨再次化作万千碎片,无力地坠落下去。

    刹那之后,碎片再次被无形之力牵引凝固住,然而这一次,亿万的碎片却纷纷化作锋利的匕首,又点燃各色的火光,将尖端指向白无涯。

    每一口匕首都只有尺许长短,然而蕴含在匕首中的元素之力却足以焚山煮海。至于构成主体的火焰王的骸骨,更是凝聚着火焰王朝那饱含血腥的王权之力。

    随便一口匕首落到现实世界,都足以引发小型天灾,而亿万口匕首直指白无涯,却不能让他稍稍动容。

    在白无涯的冷笑声中,暴风骤雨瞬间而至。

    “哼!”

    元翼一声闷哼,手中投影已经难以为继,那过于爆裂的能量冲击直接斩断了他的魔能神通,而通过肉眼直观战场,人们只能看到无数口匕首燃烧着颜色各异的火焰,顷刻间就聚拢成一只密度惊人的浑圆骨球,五颜六色的火焰灼烧着球体,白无涯被困在正中,杳无声息。

    “咕哝。”元翼不由得吞咽了一下。

    他不相信那位雪山之主会就此陨落,但是……面对如此毁天灭地之威,他又实在不能相信有什么人能不避不闪,纯以血肉之力扛下来。

    这场战斗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哪怕他是天下第一人的得意门生,也不曾听老师讲述过如此恐怖而伟岸的力量。

    当年,人类就是放弃了这样的力量,选择了今天的魔道吗?

    在元翼无比复杂的目光中,只见那浑圆一体的骨球忽然绽开了一道裂纹,继而裂纹迅速延伸,形成首尾相接的一道环。咔嚓巨响声起,骨球沿着裂纹分成两半,无可奈何地再次坠落,过程中似秋意凋零,继而化为亿万粒砂。

    白无涯仍是站在云团上,浑身上下竟毫发无损,甚至腰间狼头的毛发都未有焦痕!

    “再来啊,我才刚开始热身,你可别就这么倒下了。”

    这一次,白无涯的挑衅仿佛确实起到了效果,在颅骨粉碎后的细砂消散后,整个世界都开始颤抖。

    脊柱骨两侧的火盆中,火焰冲天而起,并瞬间引燃了所有的骨骼,让整片虚界空间都化作熊熊火海。

    天上地下,无处不是烈火。

    然而奇怪的是,围绕在元翼等人身旁的火焰却仿佛幻象,看似狰狞却没有半点温度,置身其中反而有种生机勃勃一般的暖意。

    “这是幻术吗?”一个来自辉煌谷的少年忍不住问道。

    “当然不是!”姐妹花异口同声,清丽的脸蛋上承载着同样的恐惧之色。而随着她们开口,其他人才注意到,握在姐妹二人手中的长生树枝,竟微微有了枯黄之势。

    “这是,你们在用长生树枝保护我们?”辉煌谷的少年问道。

    “如果只靠长生树枝,我们自身都难保。”双胞胎中的姐姐低声说道。

    妹妹则补充道:“此物可以轻易镇压住天外异物,神通无穷,但在此界却连自保都难。保护我们的应该是……”

    说到最后,她有些不可思议,也有些难以接受。

    元翼却没忌讳,叹息道:“是白无涯先生在保护我们。”

    “白无涯?!他为什么要保护我们?”

    “他远在几千米外,怎么护得住这里?”

    元翼伸手指了指众人脚下。

    人们这才意识到,自己脚下还有实物。

    火焰王的遗骸点燃了自己的全部,万事万物都化作烈焰,构成殿前大道的脊柱骨自然也不例外。然而火焰点燃之后,人们却没有就此跌落下去……因为脚下的骸骨竟还维持原状,完全没有燃烧起来。

    “这是白无涯做的?”嬴宏图紧皱眉头,“他远在数千米外,也能干涉到此处?”

    元翼再次伸了伸手,示意他看清楚些,嬴宏图于是沉声不语,片刻后一声惊呼:“我靠!”

    在元翼的提示下,他总算看出了名堂。

    那是一个轻轻的脚印。

    白无涯第一次闪身到百米开外时,在原地留下的一个脚印。

    以那道脚印为圆心,方圆十米之内,火焰不能靠近,高温与热浪被完全阻绝,这一道脚印,仿佛是神祇在开天辟地,与混沌中打造出一片桃源。

    “上古遗族也太强了吧……”一名跟在嬴宏图身后的白夜少年惊恐道,“这分明已是魔神的手段了!”

    下一刻,所有人都感到心头一沉。

    白无涯的强大的确有些匪夷所思,刚刚连续打爆火焰王倒也罢了,在原地留下一个脚印,就能隔绝焚山煮海的天灾,这等实力真的有些匪夷所思了。若是这样的人有心征服南方大陆,有谁能挡?断数大宗师,还是天下第一人?

    想到此处,人们甚至将注意力从远处的战场偏移开来,更多地考虑起了现实世界的危机。

    而一片愁云之中,左青穗忽然说道:“我倒是觉得,白叔是取了巧。他留下的足迹并不是在镇压火焰,而是构成了一种同化关系。”

    “同化?”有人听得一头雾水,“这要怎么同化?”

    左青穗说道:“我也不能确定,但是我听蓝澜姐说过,元素使不会被自己的元素所伤。”

    其他人仍有些听不明白,元翼却感到眼前一亮。

    “原来如此,元素同化,的确有这个可能,也难怪他刚刚竟是毫发无损……但元素同化的前提是施术者必须对要同化的元素了如指掌,而且一般只有施术者本人能够完成同化,我从没听过同化效应还可以匀到他人身上。”

    左青穗说道:“蓝澜姐说,那些都是庸人之词,只要对元素的理解足够深刻,想庇护多少人就庇护多少人。”

    元翼对蓝澜的性情略有所知,知道这的确像是她的原话,但问题是……

    “白无涯先生并非巫祝,对元素也有这么深刻的认知吗?”

    顿了顿,元翼又问道:“还是说,有一位修为惊天动地的大巫祝,为白无涯先生提前施加了同化之术呢?”

    ——

    众人对话期间,白无涯与火焰王的遗骸已经接连做了七次交锋。

    这具骸骨每次都有截然不同的手段,或者是单纯的骸骨蛮力、或者借用变换万端之火,此外又有王权愿力、亡魂孽力乃至近乎魔道的天外之力!

    这些力量的细节,远在数千米外的人感知不到,白无涯却体会地一清二楚。

    也化解地完美无瑕。

    每次都是一样的流程,火焰王出招,他不闪不避地全数吃下,挣脱,等待对方的下一轮。

    然而对方所有的力量都没能在他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反而每一次交锋之后,这具遗骸都会变得更加虚弱。

    终于,充斥世界的火焰无可奈何地熄灭,而伴随火焰落下,天地都变了颜色。

    元翼等人惊讶地发现自己脚下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片干枯而龟裂的褐色大地,四周重新笼罩起了迷雾。

    而白无涯也回到了他们身前不到百米的地方。

    刚刚发生的一切宛如虚幻,只有圣元人手中那三支枯黄的长生树枝,证明着那片火焰曾经存在过。

    “结束了吗?”有人胆战心惊地问道。

    下一刻,却听白无涯笑着回应:“只是热身结束了而已,没想到堂堂火焰王居然这么怂,被我把尸体打爆了才肯现身一见……我说,火焰王陛下,你不用躲了,我看得见你。”

    白无涯说着,拾起骨矛猛然挥向远方迷雾,下一刻大雾散去,露出一条直抵地平线的通道。而在遥远的地平线上,一个中等身材,面容模糊的男子默默地伫立着。

    白无涯却终于收敛了笑容,郑重以待:“火焰王陛下,总算是见到你真人了。这一次我专程来找你,没有别的事,就是当年被你灭族的那群人托我来报个仇。接下来麻烦你喊疼的时候大声一点,这样比较让人有成就感,我也容易交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