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万法无咎 > 第三十章 破煞神丹建奇功
    看到宗姓老者诧异的神色,归无咎轻言细语的解释起来。

    他声调安娴,似乎能够给人额外的信心:“师尊于“七十二外邪”一道有些心得。最初半是传承,半是自悟,共掌握了十八种外邪的破解之法。”

    “二百年之前,师尊应邀破解焱州一处流毒横生的上古地渊。彼时焱州五位器道真人联手,交换共享了破解诸邪的手段。删除重复,计有四十七种破法,合炼作五大外药。这五药在下均携带在身,因此破解污星乱纲珠,倒也有六成以上的把握。”

    容州以西是雷州、震州、平州。焱洲之地还在震州之西,中间隔了一道“定河”,传送法阵据说掌握在一家诡异莫测的魔宗手里,非外人可知。

    容州荒海地界的修士即便有增广见闻之心,也不过在雷州、震州、平洲之间通过古传送阵相连。至于飞遁近百载、西渡定河,那是决计不可能的。

    宗姓老者默然,容州荒海地界相对偏僻,仅有的两家一等宗门余玄宗、星月门又是势同水火,论道法交流确实不如他州修士。

    此时归无咎打开一只瓷瓶,当中飞出一枚龙眼大小的赤红丹丸。丹丸在风中一卷,登时化作一片粉末,飞飞扬扬,均匀细洒于映星晷上。

    余玄宗五人面色严肃,目不转睛的看着归无咎施为。

    过了大约半刻钟功夫,那漆黑牛角似乎一切如旧。

    归无咎面色如常,取出第二枚丹丸,这丹丸紫白交错,云纹浅晕,品相较第一枚赤丹远胜。归无咎如法炮制,碎丹化尘。

    对于余玄宗的人来说,等待的过程自然很煎熬。就算是张舜府一行,显然心中也并不平静。

    归无咎自己也是一副郑重之极的神态,凝神注视着映星晷上反应。

    这副神态在旁人看来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归无咎是揽了此事的人,自然会竭力施展手段。成功与否,在他和余玄宗的交涉中是一道重要筹码。

    然而归无咎心知肚明,自己这副面容只是一道掩饰。在场之人,除了谢玉真和那红发大汉,哪个不是人精。如果被人察觉出每一次尝试,自己早已预先知晓结果。那会平白招来不必要的猜疑。

    那些个道心执着、精微唯一的上宗真传弟子,大多数做不来这等声色做作的俗事。

    不过归无咎功法以精微奥妙见长,道术以会通万法为旨,最不欠缺秉一总万、举要治繁的入境变化功夫。

    这一点即兴演出,可谓手到擒来。

    只是第二枚药丸依旧无功。

    第三只翠色瓷瓶打开,跳出一枚半透明的几乎未凝的丹丸,一股森然寒意顿时侵彻数丈方圆,原本心思浮沉不定的诸人都觉得皮肤一颤,对此丹的评价都不约而同的提高了几分。

    归无咎吹一口气,这一枚丹丸瞬间化作无数气泡四散而去,小小一丹,竟将这数百丈高的映星晷包裹的严严实实。

    又过了一刻钟,这好大阵仗的第三枚丹丸似乎依旧无功。余玄宗之人面色有些忐忑了。

    其实他们也不知晓其中奥妙,但从表面上看,归无咎似乎动用了很是了得的手段,却依旧未能祛除映星晷的污秽。

    当半灰不黑、卖相平平无奇的第四枚丹丸飘荡在映星晷上时。在场的十余人神态平静,好似并未抱太大的期望。

    然而造物戏人,此时映星晷却突然起了变化。这硕大的牛角虽然漆黑如旧,但是在场众人似乎都感觉到,这份“黑色”似乎晦涩了一些,如同草木凋零,失去了生机。

    归无咎似是长出一口气,微笑道:“可以了。请依照先前手段,再次施为即可。”

    宗姓老者目光闪过一道精光,果断的一点头,再次取出“清正焕明镜”,一黑一白二色光芒扫过,登时如汤沃雪,漆黑牛角中划出一道明亮的玉色光华。

    宗姓老者大喜过望,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轻轻偏转镜光。镜光至处,映星晷如同被擦拭了污秽一般,立即恢复光洁。而镜光移动后,原先已然修复之处并未被黑气再次侵蚀。宗姓老者见状精神大振,连忙催动自身法力,双色镜芒如浮光掠影般纵横交错。不过半盏茶的功夫,映星晷已然被清洗的七七八八。

    无限遥远的距离之外,一抹淡淡光华和映星晷相互勾连。这缠绕连结之力愈来愈明显。就在整个映星晷焕然一新的时候,迁星浮海破浪锥由静而动,一如出港之时。

    余玄宗五人这才如释重负,郑重道谢。归无咎微笑谦让。

    归无咎此时在舟头长身而立,衣袂清扬。他心中极为畅快,当真瞌睡了便有人送枕头。星月门的陆天庆此行,真是立了一大功,即便是一名越衡宗弟子在此,也未必能够起到如此助力。

    不过陆天庆若是知道污星乱纲珠转手就被破去,却不知作何感想。

    越衡宗既然对归无咎抱有期待,自然不会将元玉精斛交给他就不管不顾了。尽管为传送阵所限,不能加派护佑人手,但归无咎此行可能会遇到的疑难,宁真君等人都做了充分考量。

    譬如归无咎以元玉精斛炼化五行杂玉,极有可能进入地脉深处。如此一来,就有一定的可能性遭遇浊气、邪气、煞气侵蚀元玉精斛。尽管这个可能性不高,但也决计不能期冀于侥幸。

    归无咎方才取出的第四枚丹药名为“破邪正明屠煞大丹”,号称越衡宗器道一门的“卫道大药”。天地间的“十二障、二十四尸、三十六浊”等七十二种侵蚀法宝的邪气,此丹足可破解六十九种。

    不能破解的三种,乃是十二障中最厉害的“天人三绝障”。这三障产自紫微大世界的三处绝地,即便是真君大能所执混元真宝也要慎重对待。这自然不是星月门所能够掌握的手段。

    至于其余四种丹药,四十七种解法之说,都不过是障眼法,为免骇人耳目而已。

    挽救迁星子母阵并不是归无咎的目的。归无咎所在意的,是借助一个机会坐实自己的身份,一个背后有器道真人撑腰的第三方身份。并借助这个身份取得待价而沽的有利地位。

    尽管归无咎刚刚和张舜府等人相谈甚欢,但是他心中清楚,向这一伙人靠拢绝不是有利的选择。有朝一日余玄宗和破灭门等撕破脸皮,他们五六家知根知底抱成一团,自己却是个势单力孤的外来者,随时有可能被抛弃。

    同样完全倒向余玄宗也不可行。在张舜府等人看来,余玄宗已经有一位器道真人和凝,如果再招揽一位器道真人作为客卿,那么优势将会进一步扩大。他们不可能、也不敢明着找和凝真人麻烦,余玄宗也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那么把矛头指向归无咎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这之前还要面临一个问题,归无咎作为一个生面孔,即便他有着主动投靠某一方的心思,想要完全取得对方信任也极为困难。譬如方才在山海厅聚会,归无咎敢断言,如果自己过于主动的向张舜府等人靠拢,他们一定会仔细寻摸自己的底细,以防自己是余玄宗布下的棋子。

    这两个问题被星月门陆天庆完美的解决了。归无咎亮出“破刹正明屠煞大丹”强势坐实了器道真人传人的身份。

    自己将什么破解四十八种煞气的外药随身携带,在余玄宗和张舜府等人看来,明显是为了在荒海开掘地坑备下。

    同时,无论张舜府一行还是余玄宗,都不认为对方塞进归无咎这么一颗棋子能够请的动星月门搭上戏台,那么归无咎的第三方身份自然也是可信的。

    在自己背后这“器道真人”师尊并未露面之前,自己当可享受许久的香饽饽待遇。

    归无咎仪态轻松,在余玄宗和张舜府两拨人看来,却是另一回事。归无咎年龄不大,此时这番神情倒像极了大出风头之后的故作矜持。

    宗姓老者极力邀请归无咎入住舟中为余玄宗长老所备的静室,但被归无咎以不愿多生支节为由微笑着拒绝了。好在宗姓老者似乎自有分寸,也不强劝。

    归无咎心里门清。宗姓老者此举一是客套,二是试探自己到底是不谙世事还是待价而沽。归无咎自然给了他一个心照不宣的答案。

    接下来旅途中,归无咎和张舜府等人依旧相谈甚欢,宴饮不断。似乎双方从无什么隔阂。

    六日后,归无咎旁观了裴鸿平上拜浑真都魔尊的仪式。归无咎本在静室中行功修炼,裴鸿平却一意相邀,似乎意在彻底打消归无咎对自己身份的疑虑。盛情难却,归无咎也只得遵命。

    上拜仪式颇为简略,不过一牌符、一香案而已。在虔诚祷告之后,依稀可见裴鸿平脸庞上起了淡淡金纹,环眼一圈色泽加深,一头黑发转为乌青。除此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异像。上拜仪式之后,裴鸿平元光气息似乎果然略微加强了些许。归无咎仔细观察了裴鸿平的祭拜过程,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