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万法无咎 > 第三百零二章 五因六尘法 卷上相邻人
    或许是因为归无咎道术精微在自己之上,所以产生了几分期待;又或者是她所谓的独门秘术的确代价甚大;孔萱竟似对于小铁匠的建言,真的抱有一丝期望,把自己参与田猎会、本拟面见圣祖之后的故事,原原本本讲了出来。

    她向本族圣祖提出的许愿,的确如小铁匠所猜测,自己最适合的道侣,现在何方。

    说来话长。

    孔雀一族对于数百年后,妖族的一大变局,早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千百年后,妖族的格局,有可能和百千万载以来一脉相传的局面,彻底分道扬镳。这场变局之中变数极大,最终诉诸武力的可能性并不算小。

    这一点倒是和归无咎的见闻相印证。本次拍卖会上,孔雀一族奉行的将层次稍低的奇珍妙物售出、大肆吸纳合用的“恒器”主材和各种珍稀灵材的策略,以及对于下一届青木城拍卖会的大造声势,就连小铁匠都嗅出了不同的味道。

    其余诸事还都好说,最关键的一条,千百年后、乃至数万年的时间内,孔雀一族需要一个功行卓著、艺压群雄的领袖。

    孔萱的应时出生,已然蕴藏了许多不足为外人道的机密。无论血脉还是资质,她已经算是孔雀一族历古以来登峰造极的层次。但是其余妖族,也各有异才应世而出,同样超迈先贤,惊艳绝伦。

    孔雀一族族中以秘术卜筮,察觉孔萱的底蕴潜力,在十余个势力最大的妖族之中,虽然足够优秀,能够排进前五,但是也算不上数一数二。

    这却与孔雀一族想要一个断代无双、艺压百族的绝顶人物的梦想,稍有一丝差距。

    不过孔雀一族也不是没有后续的手段。他们将预期的目标略作调整,孔萱这一代,略微往前拔高一步,由开花结果的一代,变成承前启后的一代。其最终的倚仗,是孔雀一族传承已久的一道底牌。

    孔雀一族古今相承,有一道奇妙的秘术,名为“五因六尘成就法”,类似于双修一道的功法。能够使得结成道侣的族人,所诞下的子嗣,资质更在父母之上。只是此法所消耗的资源极为巨大,不遇到真正资质绝代的人物,不可轻用。

    小铁匠先时被孔萱踹了一脚,但他却似乎毫不在意,此时溜了回来坐在近前,听得津津有味。

    妖族对于血脉纯粹,本就有许多讲究;而今日孔雀一族,除了孔萱之外,其余的英才和她的差距太大!并无一人,有着与孔萱同修此法的资格。

    不过“五因六尘成就法”有一道厉害之处,化作十六字偈,号曰:

    全真起妄,

    全妄起真;

    浑融骨相,

    归诸一人。

    这说的是修炼此法的一男一女,纵然是不同种族,也可以修炼自如,不碍血脉之纯。

    修炼此法之后,一男一女依照既定的日数时辰交合既久,其气息便会剥极而复,阴阳相转,便如两抔清水,浑融如一。若有感而孕,其血脉所属,却是归于二人之中修习“五因六尘成就法”道行更深的那一位。

    举例而言,孔萱与一位人族修士结为道侣,若此人道行在孔萱之下,那么生出来的子嗣,就是十足十的孔雀血裔;若此人是归无咎这样道术资质在孔萱之上的人物,那么生下来的子嗣便是十足十的人族血脉。总而言之,绝对不会出现人妖血脉混杂不纯的异类。

    这时小铁匠探头探脑,忽地道:“你若和归无咎成为道侣,就是生下婴孩;若是和道行不如你的人生下子嗣,就是下一颗孔雀蛋,对不对?”

    小铁匠是后天炼化而出的宝物,生而具有灵性,亦可以说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所以对于生灵种族之化育,胎生卵生,本就是知识的缺陷,自然而然就十分好奇。归无咎想明白这一点,不由得暗暗摇头。

    不过孔萱闻言之后,并未再动粗,只是恶狠狠地瞪了小铁匠一眼。

    归无咎心中一动,看这模样,似乎小铁匠还真说着了。

    于是询问道:“贵族所要寻的人是……”

    孔萱闷闷道:“孔雀一族的全部希望,将来妖族之中前所未有的大人物——也就是我的孩子——当然要是纯正的孔雀一族血脉。”

    孔萱所要找的这个人,也就十分清楚了。

    此人不能才器相差孔萱太多,否则白白浪费了“五因六尘成就法”和背后的巨额资源;但是也不能超拔于孔萱之上——尽管这个可能性极小,整个大世界极难恰好碰到一个——但是万一遇见,就等若将来血裔失去了孔雀一族的血统。

    孔雀一族所要寻找的,是一个最接近孔萱的绝顶天才。若孔萱是一石之资,那人便是九斗九升九合。在保证孔雀一族血脉不失的情况下,寻到资质最高、底蕴最足的那一人。

    听到这个要求,归无咎怔住良久,忽地仰起头,哈哈大笑。

    孔萱狐疑道:“你笑什么?”

    归无咎肃然道:“你要找的人,我恰好认识。比道友差‘一点’,但是普天之下,相比于他,无人与你再接近了。我可以给你引荐引荐,只是,人家是否同意,那就不得而知了。”

    刚才孔萱对归无咎说出这一番话,与其说是真的抱有一丝指望,毋宁说是一个豆蔻少女心思悸动之下的倾诉;这时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反而不敢相信了。

    琼鼻一皱,孔萱大声道:“你该不会是想骗走我的田猎榜首,信口胡诌的吧?”

    归无咎自信一笑,淡然言道:“卜算之法,精则难,粗则易。而最易之法,莫过于单卜是非对错。妖族有这一类法门,人道之中自然不曾短缺此术。以孔雀一族的本领,想要海底捞针、问卜出最终的结果,自然难以做到;但是,若将确切的人物姓名、画影图形送到面前,判别对错,恐怕不难吧?”

    孔萱檀口微张,莫非眼前这人真的神通广大,能够解决这一桩难题?

    想了一想,道:“你说得对。你现在便将那人姓名出身、画影图形给我看,我能断真伪。若是准信,便将榜首让于你。”

    归无咎微笑颔首,自纳物戒中取出一道空白图卷,神意描摹,不过数息就绘制出来一幅人像来。

    画好之后,正要递了过去,孔萱却闭上双目,双掌一推,道:“慢来。”

    归无咎讶然道:“孔萱道友又有何说?”

    孔萱闭着眼睛,思索了一阵,道:“这人相貌如何?不会十分丑陋吧?”

    归无咎微笑道:“风度翩翩,玉树临风。”

    孔萱又问道:“气度风骨,又作何评价?”

    归无咎略一思忖,反问道:“不如孔萱道友先说说看,你想象中的如意郎君是什么形象?”

    孔萱托着腮细想了一阵,认真道:“我不喜欢太过霸道、尾巴翘上天的所谓‘人中俊杰’。低调温润,雅有情致,赤诚孤单,就像书中所载妖精和书生的故事的主角一样,能够被我当弟弟一样照顾,就很好。当然,最好长得不要太难看。”

    归无咎思索了一阵,笑道:“巧了。好像中式者十有八九。想来孔萱道友会对他十分满意;但是他是否愿意做被孔萱道友照拂的小弟弟,那就难说的很了。”

    孔萱喜道:“真的?”

    听到归无咎的后半句话,又不以为然道:“那有何难,族中出力,将他抓过来就是了。”

    归无咎笑而不答,这才将手中图卷递了过去。

    自懂事之日起,孔萱便心中有数,自己的道侣,事关孔雀一族立族以来的根本大计;如果遇到合适的人物,自己并没有太多挑选的余地。所以她只能暗暗祷祝,这个最适合自己的人,同样是自己看得入眼中意的人物。

    前两年时,族中忽地传来消息,说是顺着一名族中前辈的卜算轨迹的谕示,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人物。那人眼下修为比孔萱略强一些,但是反复比较道术根本,似乎依旧是孔萱胜过一丝;极有可能是时间与孔萱最为接近的人物。

    但是那一段时间,却是孔萱食不甘味、闷闷不乐的数月。

    因为族中寻到的那人,暗暗观他画影图形,为人孤傲阴鸷,令孔萱极为不喜。更何况,其本相是一只元古血脉的大鳄鱼,实在丑陋得很。

    不过,最终的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在暗中取得此人图形、姓名后,最后进行了一次确认卜筮,结果却显示,此人并非最合适她的伴侣。这才令孔萱松了一口气。

    其实,本次田猎会中,归无咎也曾被孔雀一族的大能暗中卜筮。只是结果却混沌一片,无法得出准确的结论。无奈之下,这才尝试着看一看他在田猎会上的表现,再言其他。

    孔萱张开图卷,当中等比例画着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

    身高八尺,青袍澜衫,手执一柄玉笛。气质既有洒脱灵动,又有忧郁沉寂,与孔萱心中想象的人物,几乎完美重合。

    图卷之末,三个小字标注了此人姓名:陆乘文。

    孔萱怔住良久,这才缓缓取出占卜铜钱,作法验证。

    归无咎悠然道:“不出意外,此人将来也是一派执掌,甚至是有望道途的一代巨擘。孔萱道友的身份就更不用多说了。你们各有各的使命,无论是你嫁过来,还是他入赘过去,都不现实。只能于个人是道侣,于门户是友盟。当然,这是在此事能成的前提下。”

    归无咎自然不是未卜先知的人。

    只是,这两个人,一个三十五,一个三十六;得来全不费工夫,按照孔萱的要求,定没有再正确的答案了。

    铜钱落下,阳面朝上。

    孔萱的面色异常复杂,不知是欢喜还是纠结,小声道:“这头怨灵是你的了。”

    ……

    ps:我走上正轨了,大家也要多投月票、推荐票,订阅正版,多去书友圈签个到啥的,据说等级提升了大家都有好处。争取蒸蒸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