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界入魔 > 第57章、不是不夺,时间未到
    剑断,又被穿过了琵琶骨。卓一鸣赢了。

    这一点,但凡看到的,没人怀疑。

    但是陆压没有认命。

    斩!

    白骨剑刺穿了他的身体,但是陆压身前就是骨魔。传说有一个楚国人卖矛又卖盾,说他的盾坚固得很,随便用什么矛都戳不穿,说他的矛锐利得很,随便什么盾都戳的穿。有个围观的人问道:“用你的矛刺你的盾会怎么样?”

    这种映证的机会,陆压决定就试一试,只见他拔出白骨剑,直接向前冲斩,骨兽的另一只手爪被他斩断。

    断了自己的一只手爪,让那骨魔有些没反应过来。

    陆压又是一斩,这一剑斩在骨魔的后背,坚硬的骨头对坚硬的骨头碰撞,化成漫天破碎的碎屑。

    骨魔的身体出现刀皲裂的纹理,就仿佛是中华的瓷器一样,别有一番历史的美。

    受到如此重创,骨魔十分愤怒,根本不管自己的身体受创,立即控制陆压手上的白骨剑,反会向陆压。

    陆压马上松手,但却慢了一些,几道极深的剑痕,出现在他的手上,鲜血滴落在地。

    他的反应已经很快,如果反应不及,这一剑足以斩下他的手掌。

    “呼、呼--”

    陆压以断剑支撑着身体,由于没有同品质的武器,陆压吃亏很大。

    不能再继续战斗了。右手掌几乎被切,他的左手并没有灵活过右手,而是与正常人一样,受伤的右手,让他现在处于劣势。

    卓一鸣看上去赢了,但陆压也并没有放弃。

    “最后一根了。”

    “一元重水阵,起。”

    是的,陆压一边与人争斗,一边却没有忘记布阵。

    这十八杆青绿竹竿霎时幻化流光里,同时没入地下,定位地下水,通过空洞的竹身悄悄涌上来。这一刻所有人目光微微一动,他们隐隐感知到一股无形的变化开始出现了。

    地方还是这么个地方,但是这里的水汽却在不断聚集着。

    所有人都在感应到,呼进体内的空气里的水在不断增多着。

    阵法?

    没人敢乱动。这剑灵山脉的大阵死了多少人。不知道这里的变化前,又有多少人敢用自己的命赌一把。

    有了大阵庇护,陆压才感觉到疼。不仅是两处剑伤,还因为他以凡人之身触碰空间的撕裂感。

    “把你身上的丹药交出来。”

    盘膝坐在地上,陆压眼中闪烁着森森寒芒,他死死盯住女杀手。陆压现在的身体,必须用药了。

    “我的药,你也敢用?”

    她把手伸入胸部,取出两个瓷瓶,介绍道:“一个外敷,一个内服。你敢用吗?”

    似乎这样会让她占了大便宜似的,不无得意道:“万一被毒死了……啧啧!”

    她是故意的,作为陆压打伤她的代价--最喜欢明明药在身前,却不管用。活活流血流死你个龟儿子。

    陆压没有反驳,只是以断剑指向她。

    “你逼我也没用,我说没有骗你,你也不信啊。”她说。

    滋啦--

    断剑一划,没有划伤女杀手,而是划开她的衣服与包裹她身体的白布。

    一双玉兔弹出的同时,又有几个瓷瓶与一个香囊掉了出来。

    陆压没有看那对双手才可以握下的玉兔,而是看向掉落地上的瓶子。

    她也看到了。“这是毒药。”

    关咏楠没有多少的羞愧与尴尬,反而平静的告诉陆压,她没拿出来的是毒药。

    于是,选择权又回到了陆压手上--信,还是不信。

    陆压没有问她,而是直接拿起她说是丹药的两个瓶子。

    关咏楠看着他,脸上无悲无喜。

    陆压打开两个瓷瓶,先把外敷的药洒在关咏楠的伤口。

    “你……”

    关咏楠刚一开口,他又把内服的倒入她的口中。

    关咏楠也明白陆压为什么这么干,所以她没有质问,也没有闹,而是平静道:“现在,你也看到了。这药用在我身上,我没中毒。”

    她说的与她的表现看上去,确实不像是中毒的,但是有些药的药性发作并不快。所以,陆压没有立即用药,而是等等看。

    “我说的是真的,没骗你。”她见陆压不用药,一直劝陆压用药。

    “还是等一等的好。”陆压说。

    “你等什么?再等下去,他们就冲过来了,可不会给你时间疗伤的。”关咏楠非常为陆压着想道。

    “他们不会的。”

    陆压不断掐印,心神没入地下,引导与规划着地下河的水灵运用。

    这阵毕竟是陆压赶制出来的,禁制与法理需要由他打入。

    “他们不会?怎么可能……”

    真的发生了。关咏楠以尖锐的声音既是劝说陆压,又何尝不是在提醒卓一鸣他们。

    然而她失望了。在她的提醒下,卓一鸣他们惊醒后,第一时间的选择就是退出去。

    “不要啊!”

    如果不是陆压就在她身边,随时可以杀了她。她绝对会破口大骂。

    她却不知道卓一鸣他们会退出去,是因为卓一鸣的识海中有五行宗主提醒他。

    “这可是一元重水阵。这里的水,每一滴以十万八千斤为圆满。沾在人身,有如负海在身。”

    把大海背在身上有多重?

    虽然卓一鸣并不知道海底的压强有多大,但是十万八千斤,他却是知道。以他来说,双臂也不过才千斤。十万八千斤,已经不是背不背的起,而是他会不会被压成肉泥的问题。

    面对生死,他当然要立即退出去。

    同时他也招呼其他人一起出去。哪怕是逃命,他都要计算一番利害得失。

    “可能破得?如果我派他们入阵,是不是可以……”

    五行宗主就在他的识海,善恶可见。伪装只会让五行宗主戳穿,所以他也就不再伪装。直接表示用李川他们的命,是不是可以破阵。

    “让本座先看一下。”

    五行宗主并没有夺舍卓一鸣,甚至他用神通法术前,还会先争求卓一鸣的意见。

    “好!不过我们一起。”

    卓一鸣放开三分之一的限制,并随时准备夺回去。

    五行宗主施法。

    在一元重水阵的变化进入卓一鸣的感知中。

    然后五行宗主诡秘的笑了。

    用吧!用吧!你用的越多,你的身体越适应我的力量。瓜熟蒂落时,它自己就会选择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