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太上皇 > 第九十五章:设计逃跑
    听完李渊的叙述后,萧侍乾沉沉吸了口气,旁若无人的走出了柴房,然后看两侧无人的时候,偷偷摘下了罂粟花的果实。

    萧侍乾摘下果实后,并未回到柴房,按照李渊的估计应该是偷偷熬制鸦片去了。

    他环顾四周,柴房北面堆满了柴火,而在柴垛的上方是一些稻草,南面则是锅炉、水桶,锅炉并未点燃,水桶里面装满了水。

    很简易的柴房。

    在锅炉旁没有看到火折子,老花镜也被萧侍乾拿走了,现在想要松开绑住双手的草绳有些难啊。

    “等等!有了。”李渊眼睛微闪,身体在地上小幅度的挪动,没过多久就到了盛水的木桶里面,他先将双手近在水桶中,让草绳变潮湿,然后靠在门槛上,借助门框的尖角不断摩擦草绳。

    时间一分一秒的慢慢消耗,在李渊的坚持不懈下,绑得死死的草绳终于有了些松动。

    然后他回到柴垛那边,从柴火里面找出一个小树枝,折断后放在手心,别在绳子里面,从表面看起来绳子依旧如故。

    绑紧的草绳进水后,会膨胀一些,在剧烈的摩擦下,温度升高,水分蒸发,就会制造出一些空隙。

    现在的空隙,李渊暗中猜测大概只需要一分钟就可以解开。

    他明白,现在即使解开绳子,但在两人的看守下,人生地不熟,想要逃脱难如登天。

    只能等到今晚子时才有机会。

    曲江池水闸放水在戌时和子时两个时间点,而子时恰好是晚上十二点左右,夜深人静。

    很快就到了夜幕降临。

    这片地区勋国公张亮调查过,不过李渊也只是远远听见了声音,可是他却连喊也没敢喊,因为慕白衣就用短剑指着他的后背。

    “我说两位少侠,怎么说贫道也算是一个人物,把贫道扔进马车也就算了,能不能放个好位置。”李渊略感无奈。

    他睡得半迷糊的时候,慕白衣和萧侍乾两人将他抬进了一驾马车,但是因为种种缘故,李渊现在是横躺在马车地板上。

    马车狭小,李渊的头部就靠在了两人的屁股边。

    怎么说他也是太上皇,要是某个人突然后门把持不住,那就惨了。

    但李渊喊完后,两人一个也不愿理他。

    李渊翻了翻白眼,不理他?真当他没有办法治得了他们?

    他身体向前使劲挪了挪,用头撞击慕白衣的屁股。

    翘臀被袭,慕白衣迅速扭过头,俏目含煞,一幅生人勿进的模样,她恨得牙咬咬。

    任凭一个女孩子遭遇这种老色狼,心里大抵也不好受。但眼前劫持的又不是普通人物,若是到了圣教,或许身份地位还在她之上。

    “师弟,将这老贼扶起来,怎么说他都是九五之尊。”慕白衣脸颊微红,屁股微微向前挪了挪,远离了太上皇的头部。

    她可不想让萧侍乾看到她这般狼狈模样。

    可是不知怎的,萧侍乾一幅精神萎靡的模样,眼睛里带着血丝,看着就像几天没睡觉的样子,他打了个哈欠,等慕白衣说了两遍之后,才将李渊扶了起来。

    “慕姑娘,不知今年芳龄几何?可否婚配?”李渊一幅色眯眯的样子看着慕白衣。

    “狗贼,你管这么多干什么?”萧侍乾突然恢复了精神,恶狠狠的盯着李渊,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李渊也不害怕,反倒微微一笑,附在萧侍乾的耳畔,悄声说道:“萧兄弟,想要精神力强大就需要勿燥勿念,哪怕世人诽你谤你,也是一笑了之。

    其实贫道这副好色的样子是故意装出来的,酒肉穿肠过,三清心中留,这也是一番修行。你说贫道后宫佳丽三千,又怎么贪恋你师姐美貌?”

    “原来如此,原来这是一番修行。”萧侍乾深信不疑。

    师姐明显是不会喜欢这糟老头子的,李渊狗贼做的绝对是无用功,那么他何必要担心呢?

    “慕姑娘你还没有回答贫道,莫非心里想说,但碍于你师弟,不便开口,贫道知晓,只要你心中有贫道就好。”李渊笑道。

    慕白衣回头瞪了李渊一眼,意思是你在不安分,她就了结了他!她心里也在想,这李渊怎么没有一点太上皇的涵养,那杨广到底是怎么失了江山......

    “这是外在的磨砺,我要忍住,忍住才能超脱,话说那福寿膏刚开始味道挺差,但现在我心里竟然还有种想再要的感觉,莫非这就是那狗贼说的,那福寿膏是仙药,身体上上下下吸收后就传来渴望的感觉......”萧侍乾暗掐掌心,顿时清醒,他对照之前太上皇所说的话,发现十分印证,长生不老药定然八九不离十。

    既然有了这仙药,到时候别说一个慕白衣,就是十个慕白衣,他也能肆意的蹂躏。

    忍住!忍住!

    这是超脱之道!

    “哎!”李渊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慕姑娘,你相信我们是前世的七世怨侣吗?只是贫道来临这世间早了五十年,在人生的历程上不小心超了车,才有你我这次分别,你不感到意外吗?

    我们本来是永不相交的两根平行线,可是慕姑娘你碰巧劫持了我,你不觉得这是老天爷冥冥之中给我们的安排吗?”

    “我不觉得,老贼你能不能闭嘴!让本姑娘稍微,就稍微耳根清净一点!”慕白衣急促的喘了口气,胸脯微颤,显然气得不轻,看向李渊的眼神就想要杀他一样。

    李渊连忙闭嘴,向后缩了缩,远离了那道杀人目光。

    没过多久便到了曲江池。

    “那道暗闸在曲江池的东南角,暗引城外的沣水,这个秘密很少有人知晓,你们只需要潜进水中就能发现。”李渊解说道。

    曲江池附近空无一人,静悄悄的,虽然在夜幕下,但因为皎洁的月光,倒也能看到些许水中景象。

    “师弟,那你先进水看看究竟。”慕白衣道。

    萧侍乾点头应允,一个猛子扎进水中,游了片刻时分,果然触碰到了池底东南方向的暗闸。

    他再次游了上来,浮在水面上,对慕白衣示意。

    可是突然,曲江池附近传来喧嚣。

    “什么人?”守夜的打更人喊道。

    慕白衣眼见不好,丝毫也不敢犹豫,抱着李渊就跳进了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