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杀道剑尊 > 第997章 靴子的声音


    波兹镇在黑暗的经历了许久过后,终于重归正规。

    领主雷的回归让这片城池焕然一新,所有不被城镇规则允许的在快速更迭,无数黑暗商旅被彻底消灭,胆敢冒犯的则在虎狼军的强势下成为死尸一具。

    不过片刻时间,城镇内已经复苏开始。

    领主大厅内,雷尘发出召集令,隐匿在流放之地的修士们终于见到光明来到,数名代表正在向领主大厅聚集。

    贾尔斯子爵如今正在参选血腥旧树的族长地位,如今的贾尔斯即便不能成为族长,也必定是新族长刻意拉拢的对象,这位血族子嗣急需一些名气威望都在高点上的子嗣帮助。

    魔族中的佼佼者,如今话题正热的黑纽特无疑是个最好的选择,一直在开拓位面的黑潮男爵回归,雷尘将信使派出,用不了多久必定会有好消息传回来。

    雷尘正在为波兹镇内的收益感觉庆幸,黑暗时代中带来的利益无比惊人,即便是左楠如何扉糜也花不干净的程度,剩下的积累在金库之中等待雷尘的收敛。

    如今左楠正被囚禁在大牢之中,奢靡的生活一去不复返,等待他的是无尽的苦难,雷尘要以黑暗争执左楠,让他在悠长的岁月之中孤独死去。

    而另一边,瑞克带领三十名虎狼军士精锐立刻将军营稳定,曾经退役的村镇老兵再次返聘,用作新的百夫长职务,这些老兵是精锐中汰换的老人,被瑞克机敏的放在四个村镇内以保证村镇内的平和,如今用以百夫长教导新人在合适不过,老练的经历让他们懂得更多,更懂得遵从领主命令。

    与此同时,波兹镇内正在翻新。

    市集内,一家酒馆迎来了新的客人,客人行色匆匆的裹着斗篷的选了间客房隐藏在其中,酒馆主人知道如今一些商贾并不好过,看在十枚银币的丰厚价格上,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房间内,哈坦脱下自己的斗篷,喘着粗气。

    北市内一发不可收拾,血魔之爪的利益网快速扯碎,一伙身份不明的精锐占领了黑市,幸亏自己在短时间内做出了决断收敛了大部分可以收回的利益,这才没有坏到极点。

    但是,四个城门已经被虎狼军封闭,波兹镇内成为了严密的城镇,以自己现在的身份,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发现,毕竟当时哈坦与左楠亲的快穿上了一条裤子。

    好在那名亲信并未被如何重视,现在哈坦左右为难,以自己的实力根本冲不破那虎狼军的看守,只能由亲信寻找黑市内能够换下身份的可能,将自己偷送出城外的可能,毕竟那条沟壑已经被填补,一部分异族也停留在城镇之中。

    紧张的情绪让哈坦为难了许久,直到夜色爬上窗户,混沌圆月自天空之中展现,亲信拖着狼狈的身体来到酒馆,悄悄的走进了这所房间之中。

    哈坦从房间的暗影中走出来焦急问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那名亲信焦急万分道:“大人!领主雷的手段着实让人惊惧,不知从哪里而来的精锐快速布满了波兹镇,异族们已经被巡查了身份后送走了,如今波兹镇是一处牢笼!”

    哈坦怒不可遏道:“混蛋!怎么可能还有精锐出现!如果早有埋伏在波兹镇的实力,为何雷还会放任左楠如此去做!”

    亲信苦哈哈道:“天杀的!谁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但是那些家伙实力不俗,我亲眼看见一名黑市商贾被斩杀在街市上!那个家伙足有高级法师的战力,却连两个回合都没支撑下来!”

    哈坦眼神慌张,头脑渐渐变得焦急无比,如果自己不能回到血魔之爪,自己的死亡已经没有任何解释了,但身后的一脉也将会变成刀下亡魂!

    焦急的最后,哈坦将亲信赶出门外,紧闭的房间内哈坦冷汗直流,他将匕首搁置在左臂上,随着一阵刀光转过精血从伤口之中汩汩涌出,在铜制的脸盆中汇聚一处。

    伤口在领主级别的愈合力下很快转好,但哈坦并未停歇,他吟念着咒语将手上的黑色魔气送入其中,一道简单的祭祀导向仪式送去,宛如血色传输的信件一般。

    远在千万里外的血魔之爪中,家族铭牌之下扎哈维伯爵身下的亲信哈坦骑士的牌子骤然碎裂,那名老弱的守护者将牌子碎片扫在一处,自魔力的牵引之下显现着危机的字眼。

    扎哈维伯爵不久后出现,当哈坦骑士的铭牌碎片出现在眼前,他变得怒不可遏,如今血魔之爪的强悍竟然显得如此卑微,而哈坦也辜负了自己的信任。

    一阵思索后,扎哈维果断的将牌子扔入篝火之中,即便他在怒不可遏也不想在接触波兹镇了,领主雷的名声已经在血魔之爪内传开,黑纽特的族长黑盛更是气势汹汹的去往魔族议会之中,杀手入侵了开拓位面,这是人神共愤的耻辱,黑盛以黑纽特的尊严发誓,如果被他发现了杀手从何而来,必定以一族的力量纠缠到底!

    血魔之爪在强大也不是扎哈维独有的,而黑盛却是黑纽特氏族的掌门人,孰轻孰重扎哈维看得清楚,两员亲信死亡,一名杀手生死未卜,一切都像是赔本生意一样,扎哈维叹息着自己的手段看起来竟然如此简陋,不禁有些自责。

    而远处的房间内。

    看着彻底消失的咒文,哈坦感觉陷入冰窖之中。

    扎哈维伯爵放弃了自己!

    高塔的利益即便不从血环城而过也可以继续残喘下去,更何况如今流放之地内的情况并不如意,似乎有着更大的危机,上城区的贵族老爷们一致认为是时候收敛一些。

    哈坦慢慢喘息变得紧急起来,一名下位领主的单兵能力绝对毋庸置疑,可自己身为一个操控者,实力绝对不如范丁那般强大,范丁已然死去,自己又会如何?

    咚咚咚!

    “大人,您在吗?”亲信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哈坦支吾了一声将铜盆搁置在暗处,召唤亲信进来。

    嘎吱阿嘎吱嘎吱。

    门外出现的脚步声却愈发刺耳,哈坦感觉汗毛炸裂甚至不敢回头望去,那战靴的声音在熟悉不过,绝不是亲信能穿的起的,如今的可能性只剩下一个…

    哈坦骑士缓缓将头颅转了过去,一张让他惊惧的面孔出现在眼前,这一刻他的命运已然从血魔之爪内断裂。

    “哈坦骑士,就是你吧?你是在等待扎哈维伯爵的救援,还是杀手莱昂特的好消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