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 018、他媳妇儿


    那两个人影,一个直奔孩子,另一个则直奔那飞奔的骏马。、

    白牡嵘动用了自己近些日子所有的力量,迅速的卷起那个孩子旋身落在路边。

    抬眼看向那匹被撕扯的前蹄高高扬起的马,视线缓缓地落在了马背上。

    原本驾马的人被一个黑色的人影压得趴了下去,而那个穿着一身黑袍的人则露着一口洁白的大板牙在笑。

    说真的,第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大白眼,十分瞩目。

    那是一个两十七八岁的少年,黑色的袍子在阳光下闪着光,一看就不是便宜的布料。

    他抢到了缰绳,边笑边发出让马儿安宁下来的声音,而之前那个驾马狂奔的人已经被他压得直不起腰来了。

    马儿在原地转圈圈,黑袍少年还骑在马上,腰背挺直,墨发轻甩,他看起来和天上的阳光没什么差别,灿烂的很。

    “楚郁,你给我让开。这是第几次了?你总坏小爷我好事!”那个被压着的人咆哮,很是气愤,却又根本无法与楚郁抗衡。

    “曹少爷,你总是这般快马在闹市上飞奔,还次次都被我撞见,这只能说咱俩有缘分啊!改天咱俩去大佛寺请签算算,没准儿咱俩上辈子是兄妹是夫妻呢。”楚郁边说话边抬起下半身,直接骑在了曹少爷的后腰上,压得他吱呀乱叫。

    “楚郁,你少占小爷我便宜。滚下去,我的腰、、、腰要断了。”曹少爷大声喊,真是动弹不得。

    旁边马匹背上的人都看着,却又不敢上前阻挠,他们明显是那个曹少爷的随从。狐假虎威,跟着主人一块在闹市上跑马。

    不顾曹少爷的痛叫,楚郁依旧扯着缰绳让马在原地转圈圈,直到自己尽兴了,这才让马停下来。

    “看在咱们这么有缘分的份儿上,今天咱俩就别分开了。正好我要去见太子殿下,不如咱们同走?”楚郁嬉笑的,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让他看起来异常的灿烂。

    “成成成,怕了你了。你这个阴魂不散的小鬼儿,快下去。”曹少爷被逼无奈,只得认输。

    楚郁笑了一声,随后翻身从马背上跃了下来,那姿势可不是帅气一点点。

    拍了拍马儿的屁股,楚郁笑看着终于直起腰来的曹少爷,“曹少爷请吧。唉,每次出来都能碰见你,我都想去广安侯府提亲了。”

    曹少爷长了一张很圆的脸,可是眼睛太小,乍一看他那张脸和烧饼没什么区别。

    “阴魂不散,小鬼难缠。楚郁,别再让我碰见你。”曹少爷狠狠地放话,随后便一扯缰绳离开了。

    速度还是很快,不过却比刚刚要慢下来许多,但也很快的消失在了这条长街上。

    楚郁依旧满脸笑,治了小人,他很是开心。

    眼睛一转,他看到了白牡嵘,她将那个孩子带回来后,就一直站在这儿看着他们。

    骑马的那个,还有眼前的这个,显然都是这大梁的权贵子弟。闹市跑马,视人命如草芥,简直就是畜生。

    楚郁朝着白牡嵘走过来,上下看了她一眼,然后笑出声,“是个姑娘呢。”

    “女性特征这么明显,还用得着你说么?”不是女人,难不成还是男人?

    “功夫不错,你是哪个府上的?”楚郁接着问,那一口牙特别耀眼。

    白牡嵘盯着他的牙看了一会儿,不禁觉得有些晃眼,“阎王爷府上的。”说完,她扭身想要离开。

    “诶,等等。像你功夫这么好,长得又不错,再加上这身衣服,也不像是寻常家的姑娘。不过,我倒是真不知咱们皇城里哪家有你这样的姑娘。”楚郁也算认识所有皇城的富家子弟了,那些在闺中就有名的姑娘家更不必说了。但这姑娘,他不认识,瞧着似乎也不像是皇城里的人。

    “看来,你认识的人还不少。”居然知道哪家的姑娘是什么样儿。

    “那是自然。说说吧,你是谁家的?”双臂环胸,楚郁开始绕着白牡嵘转圈,明明他这打量的样子像个登徒子吧,但瞧他笑的大白牙直往外冒的样子,也就知道他根本没那份儿猥琐的心思。

    “我今儿出门也没带钱,这会儿正好饿了,不知公子你能不能慷慨解囊,请我吃一顿呀?”避开他那口牙,白牡嵘看他的眼睛。他这眼睛黑白分明,所以看起来特别的清澈。

    “这还是第一次敢有人光明正大的宰我呢!走吧,胆大的姑娘。”楚郁笑的开心,然后转头就走,他还真答应了。

    白牡嵘几不可微的摇头,随后跟上,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大杨也回过神儿来,然后心里开始暗叫糟糕。

    这人是楚少爷啊,是阳武侯的小儿子。那阳武侯的嫡长子如今可是镇守西南边关,是五万玄甲军统领大元帅。

    这个楚少爷和太子爷交好,经常同出同进。小王爷和太子爷的关系可不怎么样,这会儿白牡嵘和楚少爷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楚郁带着白牡嵘直接去了这条街门面最大的酒楼,而且他显然是常客,进来后和柜台后的老板打了个招呼,就上了楼。

    白牡嵘环视每一处,也跟着上了楼。

    这酒楼环境不错,上面是单独的隔间。有的隔间里有人吃饭,能听到说笑的声音。

    看来,这个时代的人也还是挺会享受的。当然了,限于有钱人。没钱没势的普通百姓,就只能在街上等着被践踏。

    进了走廊最尽头的一个隔间,这房间除了有一个圆桌几把椅子之外,四周的墙上挂满了装裱好的画,画的山水,虽看不出画技如何,但的确是显得这房间挺风雅的。

    楚郁直接坐在了窗边,姿态潇洒,又笑嘻嘻的,像窗外的太阳。

    白牡嵘坐在他对面,眸子一转开始盯着他看,“你多大了?哪个府邸的?看你今日的举动,也不像个纨绔子弟。有没有想过成年了之后要做些什么?报效国家么?”

    听她的问话,楚郁睁大了眼睛,随后就笑开了。

    笑声爽朗,带着少年独有的干净之气,“我还没问你呢,你反倒先问我了。我是谁你不知道么?我是楚郁,熟悉的人都叫我阿茂。你是谁?”

    “我是白牡嵘。”楚郁?阿茂?他这名字还真有意思。看来,他们家是真希望子孙繁茂,寄了无限的希望。

    “白牡嵘?牡嵘?慕容?很耳熟啊。”楚郁眼睛一亮,他盯着白牡嵘,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

    白牡嵘不语,这个身体应该是叫白慕容,小羽曾说过一次。和她自己的名字谐音,也算有缘分了。

    “我想起来了,你是宇文玠的王妃,鹭阙坞白家的姑娘。”楚郁笑的几分莫测,还真没想到,自己会碰到宇文玠的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