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 200、心想事成(一更)


    以皇城为中心的战争打响,紧闭的皇城大门打开,军队从南门还有北门出发,两方攻击南北而来的侵略者。

    这场战争,注定了会声势浩大,战火连天,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傍晚的时候,天开始降雨,最初时如同用盆从天上泼下来的一样,打的人睁不开眼睛。

    可即便如此,神府军和玄甲军的战争依旧没停。而且,玄甲军的战车再次派上了用处,简直就是杀人利器,所过之处,肉泥成河。

    夷南军一直在观望,冒着大雨观望。随着皇城中派出来的神府军增援抵达之后,他们开始在山中迂回的撤离。

    冒雨南下,十几里地,地上流过的雨水好像都带着鲜血和碎肉。

    眼睛都睁不开了,但也没做任何的停留,朝着皇城接近,在看见城池的影子时,速度也慢了下来。

    大雨倾盆,城墙之上的烽火根本就升不起来,高于城墙的一米之上转悠着,想发射信号也根本发射不出去。

    “看来,城里的情况十分不好,这北城门燃了这么多的烽火。”冒雨观察了一会儿,姜率不由道。其实,这是个攻城的好时机。只不过,他们不负责攻城,只负责守卫。

    “苏家军必然已发起了进攻,多好的机会,北面大战分散兵力,正是好时机。如果宇文玠不抓紧了这次机会,下次我也不会帮他了。”这次相帮,完全出自于她的私心。于夷南军没有任何的益处,这也不是他们的责任。但,他们还是都跟着来了,由此,白牡嵘就更不想让他们出现生命危险了。

    冒着雨,夷南军出山,开始进行北城门外的布防工作。他们不管攻城的事儿,管的是届时可能会杀过来攻城的玄甲军。或者是在与玄甲军的大战中胜利回城的神府军,这两个军队,随便哪个都成。只要过来,他们就迎敌。

    顶着大雨在早先地图上勘测好的地方设下重重绊马索,之后,他们后退几百米,开始设防。

    人工设防,并不简单,而且随时可能会被冲过来的兵马碾压成泥。由此,就需要紧绷起神经,不能有丝毫的懈怠。

    在做好了布防后,众人也草草的吃了些东西。正好天上下雨,仰头张开嘴喝雨水,无根之水最为干净。

    等待着,夜色也再次降临。雨势减小,远方开战的声音也依稀听得到。好似在天地间无限的回响,这边也听得格外清楚,能知道那边的大战有多么的激烈。

    而随着天上的落雨变成了毛毛雨,皇城也开始陆续响起了信号弹。上升于夜空,之后炸响,接二连三,皇城内部在通报紧急战况。

    随着信号弹过去没多久,皇城里又传出来了急促的撞钟的声音,钟声特别的响,居然穿过了偌大的城池蔓延至城外。

    听到这钟声,姜率就来了精神,“小姐,应当是南面攻城了。”这是信号。

    “太好了,成功一半了。”这场雨没有白淋。

    “换班休息,就等北边的人下来了。”姜率下命令,他们已坚持了太久了,不休息的话,体力会大大下降。

    “老姜你也休息吧,到时可需要你领导全局。”白牡嵘抬手拍了拍他。她自己倒是还好,尽管被雨淋了,可也没觉得身体不适。倒是姜率年纪大了,需要充足的休息。

    姜率不同意,说什么也要和白牡嵘一同守着。没办法,两个人在这一片守着,叫其他人赶紧抓时间原地休息。

    皇城的撞钟声持续不停,攻城战必然是打的有些吃力,不然不会一直不停。、

    但这声音也听得人热血沸腾,最起码在白牡嵘听来就像是专门为宇文玠所唱的胜利赞歌。他从小就在为这事儿谋划,这么多年来,各方面的压力以及危险他都经历过。如今,走到了这一步,他应该得到胜利。

    一生都只为这个活着,失败的话,他会受不了的。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皇城的撞钟声在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后忽然停了。白牡嵘忍不住往那边眺望,除了皇城城墙上缭乱的火把,就再也看不见什么了。毛毛细雨,造不成什么太大的伤害,但是足以让人潮湿的满身难受。

    时间的流速是正常的,在接近凌晨的时候,天色最黑暗的时期。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只有皇城城墙上不均匀的火把在亮着,看起来已几近凋零。

    就在这无声的时刻,这地面开始震动,兵马南下的声音传来,轰轰轰,犹如天雷滚滚。

    白牡嵘立即集中了精神,姜率也吹口哨,口哨连着口哨传出去。很快的,布防的所有兵马都清醒了过来,此时北面的兵马也逐渐接近。

    绊马索发挥了它们应有的效力,战马痛苦的嘶鸣,它们重重的砸在地上,无需用眼睛看,就知它们变成了什么模样。

    有火把的光亮在北面亮起,这边夷南军也做好了攻击的准备。战马前赴后继的奔过来,终于,到了眼前。

    没有丝毫退缩的迎上去,夷南军大面积砍杀,各个如同被杀神附体了一般。砍杀伴随着大声的嘶吼,亦如野兽。

    漆黑终将会过去,天色逐渐明亮,白牡嵘在拼杀之中也看到了楚夫人的影子。她手臂有伤,但杀伤力依旧很强。

    跃起,踏着一个玄甲兵做跳板,直接奔着楚夫人跃了过去。

    那楚夫人反应迅速,扭头的瞬间就亮出了杀招儿,白牡嵘一脚蹬在马肚子上,高高翻身跃起,一手抓住楚夫人束在发顶的头发,直接把她从马背上薅了下来。

    落入泥地,迅速起身,谁都不敢有丝毫的停顿。扭身撑起身体,两人相对,同时出手攻击对方。

    楚夫人放弃了长剑,用的是她手指间的暗器,这是她最得意的一种攻击方式,被她的手碰到,就得皮开肉绽。

    白牡嵘也用手中的细箭做兵刃,两个女人满身泥水,在泥泞的草地拼杀。

    随着矮身翻飞,泥水飞溅,喷到脸上身上,糊到了眼睛上,却也不敢有片刻的停顿。

    用尽全力相击,手中的细箭脱落,白牡嵘直接抱住她的身体,腰部用力,直接一个大背胯就把她摔在了地上。

    身体和地面相撞,楚夫人不受控制的发出一声痛呼,白牡嵘抬起手臂,要用手肘重击她胸口。

    楚夫人被摔的大痛不止,但也撑着全力快速翻身,躲过白牡嵘的肘击。

    肘击落空,直接怼在泥地上,泥水飞溅起来,楚夫人也瞬时一脚过来,直接踢在了白牡嵘的颈子上。

    栽倒在地,白牡嵘的脑子也有一瞬间是懵的,眼睛上有泥水,她却始终不眨眼的盯着楚夫人。

    她更像个落汤鸡,倒是杀意不减,趁势而上,再次飞起一脚直奔白牡嵘面门。

    偏头躲避,她这一脚重重的落在了泥水之中。白牡嵘一手扣住她的脚踝,扼住她的行动,身体在原地打了个转儿,狠狠地踢在她腰侧。

    楚夫人也在同时出拳攻击她后腰,两人同时发力,又同时翻身滚落一侧。也就在这时,玄甲军后方响起了号角声。

    这是撤退的号角,因为后方的探子看到了皇城北门大开,有兵马从皇城奔了出来。那是援军,有援军到来,只得撤退,否则将全军覆没于此。

    楚夫人在听到号角的同时便翻身跳起来,直接跃上了不远处一匹打转的战马,最先撤离。

    抬手把脸上的泥水抹掉,白牡嵘翻身起来,玄甲军大面积撤退,踏着泥水,撤离的速度相当快。

    杀红眼的夷南军立即追击,白牡嵘喊了一声叫他们停止,但她的声音太小了,甚至根本就没散出去。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她回过身,就见兵马如同浩瀚的海水一般涌来。到了眼前,战马从自己的两侧飞奔而过。带起的泥水和冷风让她不由得闭上眼睛,马蹄声在耳边而过,震耳欲聋。

    很快的,兵马就过去了,白牡嵘也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满身都是泥水,也不在意这些了。她好累,疲乏至极,身上的疼痛更是让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刚刚过去的不是苏家军,但可以肯定的是宇文玠手底下的人,这应当是他自己才能调遣的精锐部队。就是在金州那一片,秘密又快速夺城的人马,来无影去无踪。

    他们应当是从皇城里出来的,看来,攻城行动,已经成功了。

    瘫坐在那儿,过去很久,也不知是哪几个人把她搀扶起来的,之后,双腿木然的随着行走。和着泥水前行,最后,在山中他们早先定下的一片驻地停了下来。

    营地就建在这里,旁边不远处就有一条小型的瀑布,落水不绝,声音悦耳。

    回了营地,白牡嵘喝了一些水,才算缓过来。姜率身上染血,不过精神却不错。带领着夷南军直接去了小瀑布,冲洗掉身上的泥水以及鲜血。

    受伤的人不少,损失的也不少,不过,好在他们骨子里的血就带着一股野性,根本不将生死看的那么重。

    他们在瀑布里大声嚷嚷,听起来欢天喜地的,白牡嵘坐在横着生长的树干上,缓解着身体的疲乏,听着他们吵闹的声音,也不由得弯起了嘴角。

    终于,他们清洗好了身体,就湿哒哒的回来了。

    搭建帐篷,又升起火堆,说着这三天来在战场上的事儿。杀的痛快,就是那些流寇跑的太快了,后来没追上。

    “小姐,你也去洗洗吧。”姜率一身湿哒哒,走过来,一边笑道。

    “辛苦了,大家吃了东西,就都休息吧。我这会儿缓过来了,一会儿我来守着。”把手里的水壶给了他,白牡嵘轻笑。脸上的泥水都干了,糊住了她的脸,都看不清她的五官了。

    姜率不同意,白牡嵘只是挥挥手,就自顾自的朝着小瀑布走了过去。

    小瀑布的水流的很快,大概是因为昨天的暴雨吧。水还算清澈,刚刚夷南军在里面洗澡,但泥水都被冲走了。

    她直接进了水,冰凉的水漫过身体,她脑袋都扎了进去,然后朝着水潭的深处游了过去。

    几乎只是在里头游了一圈,身上的泥水就都被冲洗没了,将头发解开,水流冲过了每一根发丝,也让她舒服的很。

    在水潭深处,她将自己身上脏兮兮的衣服脱下来洗了洗,干净后又穿在了身上。顺着水流,她重新回到了岸上,走向营地,就听到了帐篷里此起彼伏的呼噜声。这么快,这帮人就睡着了。

    走到火堆边坐下,烘烤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湿哒哒的长发顺着她肩颈一侧落下来,显得她的脸也很苍白。

    看着跳跃的火苗,天空还是阴沉的,但始终没有落雨。不知还会不会接着下雨了,这雨下的还真是有些烦人。

    思绪飘到了皇城,白牡嵘不知那里现在怎么样了。但是,苏家军已经攻下了皇城,那里已经彻底落在了宇文玠的手里。

    他会在哪天坐上那张龙椅呢?自己也怕是没机会再见到他了。在这儿休整过后,她就带着自己人返回夷南,自此只是邻居了。

    坐了许久,身上的衣服也干的差不多了。散乱的长发散在肩膀上,她抬手抓了抓,随后低下头,脖子好疼。

    楚夫人这个女人,手脚比一般的男人还要有劲儿,这一脚没直接把她踹的晕过去,算是她皮厚吧。

    胡思乱想着,山中却忽然有动静,扭头看过去,一行人出现在视线当中。

    那一行人她或许叫不上名字来,但是她认识,是宇文玠的护卫。

    他们一行人,扛了许多的东西,一副进山来分发牛羊的模样。

    “王妃,皇城已经攻下了。眼下,咱们的军队已经进入了皇城,只剩下宇文腾还在皇宫负隅顽抗,但也挣扎不了多时了。”护卫走向她禀报,面上带着难掩的笑意。

    “恭喜你们家王爷,想必日后也得改称呼了。诶,那是酒吗?给我拿一坛来。”转眼看到他们放在地上的东西,十几坛酒放在那儿。

    护卫立即解下一坛给送了过来,白牡嵘接过,在手里掂了掂,“多谢你们送来了庆功酒,但我怕是不能和你们王爷共饮了。回去告诉他,祝他终于心想事成。”话落,她打开酒坛的封口,就喝了一大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