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 162、战争代价(二更)


    白牡嵘和大杨藏身于外围,一整夜都在观测玄甲军的动向。兵马数量很多,不下三千。

    而且,他们有很多的新装备,如果以一样的人数相对峙,玄甲军占上风。

    直至天快亮了的时候,白牡嵘才和大杨悄无声息的离开,看完了玄甲军,她打算去瞧瞧神府军。也算和他们打过交道,但没有真正的开战过。

    神府军是有实力的,最起码,宇文腾是举大梁的财力供养他们。

    天很快亮了,两个人在山里走走停停闪闪躲躲,时近下午时,才接近了神府军的临时驻地。

    兵马果然是不少,而且,正在布置盾牌还有弓箭。盾牌密密麻麻的,看起来极其的厚重。不过,白牡嵘觉得这质量比不过玄甲军的。

    大杨也很仔细的看他们的装备,藏在树冠之上,一下都不敢动弹。

    直至天色暗下来之后,他才说话,询问白牡嵘接下来该怎么办?这两军的兵力都打探到了,他们夷南军怕是哪一方都打不过。

    白牡嵘还是认为生命至上,要保护活着的人,总是不能明知是死还要去送死。

    和大杨撤离,绕远在崎岖险峻的山里返回夷南军的驻地。

    其实她心里隐隐的生出一股退意来,如果神府军或是玄甲军真的要夺回沭阳城以及金城和大奉城,她在兵力上做了估测,夷南军失败的可能性极大。

    虽说他们极其凶悍,骨子里也是不怕死,可是,明知是死又偏偏去送死,白牡嵘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但是,这个退字并不好说出口,一支军队,核心其实就是军心。军心若动摇,战斗力也会降下一半来。

    再来就是,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啊,她是决计不能说退这个字的。

    退回了自己的防线内,才算轻松下来。联系一天两夜,她都没解决一下内急。直至放松下来后,这肚子的疼痛如潮水般涌来,顾不上和姜率说话,就先跑进林子深处去解决自己的事情了。

    两刻钟之后才回来,姜率已经准备好了干粮和肉食,见她回来了,立即送上来。

    “等等,我先洗洗手。唉,两天没吃饭,闻见肉味儿这口水就先流出来了。”他们夷南军的条件应当是最辛苦的了,不过,大家都已是习惯了的模样,也没人叫苦叫累。

    “小姐,宋掌柜的昨晚派人来送信儿了。说是和大梁一个姓李的矿产商人谈妥了生意,开采出第一部分铁石提炼出了精铁,已经着手锻造兵器了,相信用不过几天,就能送来第一批。”姜率说着这个好消息,他整个人都是兴奋的,满脸的胡茬子好像都在笑。

    “还得是首富啊,虽然咱们和矿产大户顾家沾不上边,但是别的矿产小户也不错,正常的谈生意不用献身,如此光明正大,我这心里也舒坦。”白牡嵘两腮鼓鼓,一边笑。如果宋子非为了谈生意而去献身,她肯定会第一个捶死他的。

    姜率点头,“其实夷南也有铁矿,但是,当地哪个寨子都不会开采挖掘,不似大梁有那种几代都开矿的人家。”

    “这些就交给首富吧。这段时间,咱们严守此处,坐山观虎斗。这长水城我想要,但是眼下并不容易。让他们打吧,兴许咱们可以等着坐收渔翁之利。”而且,她还得看看玄甲军的新装备到底有多好。

    那两方军马在各自压抑了五六天之后,终于憋不住火了。

    大战开启,本以为会在最开始就会打的血流成河,没想到玄甲军是以战车以及盾阵和箭阵为先锋。丛林几乎都被碾压成了碎末,一路逼得神府军不得不后退,朝着天水城的方向靠拢。

    白牡嵘和姜率远远地观战,但仍旧是不得不小心,玄甲军的探子简直是多如牛毛,显然他们也在严防夷南军。

    天水城和沭阳城的中间隔着的是整条鸣山东脉,两座城以及连接的道路形成了一个‘U’形,而那两座城分别在‘U’的两个上端。

    玄甲军就在天水城的西侧,如果他们推进至天水城后,那么想要杀进沭阳城,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亲眼看着他们的大杀器碾压一切,山林里简直成了废墟,姜率极为惊叹,同时也觉得如果和玄甲军对上了,肯定会吃个大亏。

    神府军的箭阵也是很凶猛的,但是不敌玄甲军的战车。

    白牡嵘和姜率在一座山包上藏身等待,亲眼看着神府军被逼退出山。

    战场一片混乱,但是玄甲军根本就不善后,他们追着神府军,痛打落水狗,根本不放松。

    一直等待那些探子都离开了,白牡嵘和姜率才有动作,两个人顺着山包下来,天色都暗下来了。

    战场因为战车的碾压,地上的尸体都成了烂泥,空气中飘着泥土的气味儿和血味儿,要多难闻有多难闻。

    白牡嵘踩着乱七八糟的地面,随后弯身分别捡了两支箭。

    箭矢是不一样的,一支重,一支轻。

    再有就是,材质也是不一样的。

    “老姜,咱们先撤吧。”玄甲军很可能会在之后回来打扫战场,这么多的箭矢等物都散落在这里。军备如此珍贵,就这么扔了多可惜。

    姜率点点头,随后两个人顺着山间的路返回,半夜时才回到自己的防线内。

    临时驻地灯火明亮,坐在用几根大树做出来的木床上,白牡嵘摆弄着那两支箭。

    沉重的那支崭新锃亮,箭身厚重,这不是普通的铁制箭,这是钢箭。虽不是精钢,但这个时代能炼制出这种钢来,一般的人可做不到。

    而较轻的那支箭则是铁制的,可能熟铁都算不上,但是这已经是军备中的上等了。

    如他们夷南军,用的箭矢大部分都是竹制的,只有箭头是精铁。相比较来说,他们夷南军真是寒酸啊。

    也亏得首富心里惦记,找到了矿产商人合作,这一次军备会有所改善。否则,他们迟早得被打的屁滚尿流,没准儿到时连夷南都守不住。

    这北方传她这夷南王如何如何凶狠残暴,却不知她是个名副其实的草头天子,可以说是要啥啥没有。

    大战之后的第三天,玄甲军用全新的装备把神府军逼退至长水城外,之后西边又来了一股玄甲军做策应,眼下已经将长水城围堵起来了。

    攻城其实并不容易,尤其是城内有那么多军马的情况下,玄甲军攻了两次,都没有拿下。

    而也就这个时间内,宋子非将最新的一批军备送到了山里。他也是着急,知道三军距离非常近,如若那两军分出胜负,接下来兴许就得把矛头对准夷南军。

    夷南军装备太差了,宋子非急的嘴上都冒出火泡来了。不过,幸好他找到的那一批匠人手艺精湛,短短时间内就造出了第一批装备来。

    这一批装备虽比不上玄甲军的,但可以说和神府军不相上下了。不知和宋子非合作的那个矿产商人所有的是哪里的铁矿,开采出来的铁质量非常好。

    夷南兵们也都十分高兴,试探着把玩新装备,又在手上挥舞,果然是赫赫生风。

    看着他们高兴的样子,白牡嵘也不由得笑,有了这些,的确是值得高兴。

    还在研究新装备呢,探子却忽然带来了最新的消息,说是一股不知名的人马于长水城东集结,正在秘密的观测着玄甲军和神府军的动向。

    那批神秘人分成了数个队伍,呈扇形的包围了长水城的东边,也不知是不是玄甲军的策应军队。

    得到这个消息,白牡嵘心里也开始打鼓,总是觉得情况可能不太对。

    深思熟虑之后,她做了决定,调派了两千军马,也悄悄地朝着长水城靠拢过去。

    天色暗了下来,白牡嵘不敢靠的太近,只是在之前探子的观测地点停下,然后瞭望长水城。

    长水城的东侧,有农田,有崎岖的矮山。在这个视角,和这个地域,能够看得到有一个凹陷处有人在走动。

    看不到全部的人马,但是,距离长水城这么近,必然不是等闲之辈。

    而长水城外,玄甲军与神府军的又一次战争开始了。玄甲军依旧是采取战车在前的方式,而且,这一次是西南两侧大军,那整齐的行军,密密麻麻的兵马,看的人眼晕。

    他们人数这么多,不说拼军备,就是拼人海战术,也是拼不过。

    而也就在此时,长水城的城门开了,神府军也列阵而出,城墙上,投石机开始就位,兵士摆起箭阵,火把依次的亮起,这天地之间,唯有长水城是明亮的。

    白牡嵘有些口干舌燥,更关注的是躲藏在长水城东侧的那些神秘人。没有旗帜,没有标明身份的服装,他们在刻意的隐藏自己的身份。

    而纵观这支离破碎的大梁,那一伙神秘人会是谁,其实猜得出。

    战车开启,都是由钢铸成,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就像天上在打雷一样。

    这种战车开启之后就像是蝴蝶一样会展翅,而朝向外面的则都是尖刺,车轮亦是沉重无比,血肉筑成的躯体根本不是它的对手。

    之后,箭矢如下雨一样的声音跟随而来,战车如雷电,箭矢如暴雨,长水城已经被雷电急雨给包围了。

    神府军的投石机威力很大,投的很远,撞在了战车上,哐哐的声响震得一刻不得消停。

    两方交手,杀声震天,能听得出战斗的所有人都处于极度的兴奋状态,很享受厮杀的过程,甚至可以说是疯狂。

    夷南兵都在往战场的方向看,瞧见了玄甲军攻城但是却陷入了神府军在长水城外设下的深坑陷阱,人就像蚂蚁似得掉入了深坑,血溅三尺,他们也不由跟着兴奋起来,各个眼睛瞪得像牛一样大。

    白牡嵘却始终关注着潜伏在长水城东侧的那些人,他们也在观测战场,虽是距离远,而且天色暗,但是只要想看,就没有看不到的。

    攻城还在持续,尽管玄甲军的前锋队伍掉入了城外设置的深坑陷阱,但是后面的队伍依旧是不退缩,甚至有两辆战车已经行进到了那深坑之上。

    兵士把战车当成了桥,越过陷阱,开始攻城。

    时间好像过去的很慢,但实则已经过去两刻钟了。夜风吹过,血腥气浓的能把人熏晕。

    白牡嵘闻到这气味儿都不禁觉得有点晕眩,这心理条件不太好的,非得患上战后心理综合症。其实她已经隐隐的有些这状态了,但凡睡着,梦里必然都是血或者死人。

    攻城不容易,箭阵好像用不尽似得,有爬到城墙上的进攻者被射中,尽数掉了下来。

    攻城战进行的三刻钟之后,城门有些守不住了,双方损失都极为惨重。

    也就是在这时,一直潜伏在长水城东侧的那些人出动了。

    果然是很多人,他们穿着黑色的衣服,恍若与黑夜融为了一体。悄无声息的前进,黑压压一片。

    白牡嵘盯着他们不敢眨眼,就在他们全部离开那片藏身之地后,另有两三个人跳了出来。

    明显是那些人的指挥者,白牡嵘眯起眼睛仔细的看,黑夜有碍视线,她是在盯着那几个人向前走路时的姿态才分辨出一个熟悉的人来。

    笑了一声,白牡嵘心下一动,“走。”这个决定,没有经过太多的深思熟虑,完全是下意识的。直至带着人冲下去很长一段路之后,她猛然发觉自己是不是过于激动了。

    但,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她总是不能带着人再退回去。右手一甩,细箭握于手中,她脚下的速度反而加快。

    夷南兵简直是热血沸腾,速度比她还要快,直奔血气冲天的战场。

    宇文玠的人速度要更快,他们没有选择从后方进攻,反而是选择了城门的位置。跃入此位,不帮任何一方,显而易见,他是要夺城。

    夷南军是红了眼,跟着白牡嵘也朝着城门的方向冲过去,有冲过来的神府军,他们大刀猛砍,立即人首分离。

    而就在前方的深坑陷阱对面,刚刚跃过去的人也发现了他们这些忽然冒出来的紧追者。

    白牡嵘顺势跃起,跳过插满了竹刺的深坑,对面一个人跃过来,于半空接住她,单臂圈住她的腰身,转了一圈,把她稳稳地放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