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 157、色鬼本鬼(一更)


    接受了检查,那伙人就进去了,庄园的大门被关闭,只有马车和几匹马停在了外头。

    大杨的表情极其不好,因为他想了又想,觉得宇文玠都不是这种人。

    可是,眼下时局太过混乱,他也是在夷南军中当职之后才知道养军队得花多少钱,宇文玠必然也遇到了这种情况。但大杨还是觉得,如果为了钱就要出卖自己,任凭一个老女人亵渎自己的身体,即便将来得到了胜利,那也是不光彩的。人活着不只是为了胜利,还有尊严。

    白牡嵘倒是没有大杨那么苦大仇深,因为没有近距离的看清楚宇文玠的脸,所以她并不能确认那是不是他本人。由此,心里也较为轻松。

    只是觉得今晚这帮找来的人应当是谈生意的,招妓的可能性要小一些。

    一直在等着,白牡嵘也在掐算时间。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大杨要显得更急躁了。

    这个时辰,在这种地方,黑灯瞎火的,有男有女,在干什么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来。

    如果宇文玠真是在干那事儿,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这不是男人所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接下来他是别想再接近白牡嵘了,他就第一个不同意。

    一直等着,天边都出现亮色了,进了庄园里的那一伙人才出来。

    白牡嵘和大杨也立即屏息,用树冠遮挡自己的身体,一边看着出来的人。

    光线并不是特别的好,但宇文玠长得白,他还是很显眼的。

    他直接上了马车,然后那些护卫也驾车上马,离开了这里。

    里面的人又进去了,庄园的大门关上,而且里面的灯火也逐渐的都灭了,他们好像已经进入了休眠。

    白牡嵘和大杨从树上跳下来,大杨看了看白牡嵘,“小姐,咱们怎么办?”

    “跟着宇文玠。”想了一下,白牡嵘做出决定,然后便离开了这里。

    那一伙人的速度不快不慢,在空旷的城中转悠,最后于城北的一片空巷子里停了下来。

    他们进了一个破院子里折腾了一阵儿,然后就出来了。之后又各自上了马,驾车离开了这里。

    白牡嵘和大杨继续跟着,两个人跟踪的距离始终保持的差不多,然后,他们那一个队伍就出城了。

    出城不是特别顺利,因为经过了一番十分仔细的搜查,但是没出现什么意外。

    他们出了城,白牡嵘和大杨也跟着出城了,那一队人在路上跑得快,白牡嵘和大杨追了一阵儿,就开始体力不支了。

    最后,他们消失在道路的拐弯处。

    “得了,别追了,咱俩像傻子似得在这儿狂奔。”白牡嵘选择放弃,管他宇文玠到底是想干什么呢,总之她之前的计划不变,她这会儿也得回夷南了。

    大杨看着她,随后点点头,“是啊,小王爷已经选择这条路了,小姐你没有再理会他的意义了。男人若连最后一丝尊严都抛弃了,那他也不算个男人了。”

    听他这么说,白牡嵘也颇为感慨,“大杨啊,你真是条汉子。”

    为了利益,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会选择突破自己的底限,毕竟机会稍纵即逝。

    俩人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然后继续走,也决定在前面的拐弯处进山,顺着水路回夷南。

    但,让他们俩没想到的是,走进了道路的拐弯处,就瞧见之前跑的屁股冒烟的那一伙人停在前头呢。

    看见了他们,白牡嵘就笑了,在这儿等着她的话,那这回车里的,有八成的可能是宇文玠本尊。

    大杨则皱了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们的跟踪太差了,人家醒了。”白牡嵘摇摇头,不能赖跟踪技术,只能说两方装备有差距,容易露馅。

    走过去,马车前后骑在马背上的护卫也看过来,明显是在等她。

    抬手拂了拂额前的碎发,白牡嵘一手敲在马车的车壁上,“我说前夫,把脸露出来瞧瞧,是不是本人。”

    下一刻,车窗被从内打开,然后一张从没见过的脸出现在眼前。

    大杨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抓住藏在袖子里的匕首,这又是谁?

    白牡嵘看着他,没看他的脸,视线放在了他的眼睛上。尽管眼睛有些红,但是不碍那标志性的水汪汪,这就是宇文玠本人。

    笑了一声,她没说什么,直接翻身跳上了车辕,然后一弯身子就进了马车。

    大杨还是不解,同时也确信自己没见过马车里的那个人。随着白牡嵘进去,车窗也关上了,之后一个护卫也过来将一匹马给了大杨,这队伍继续顺着官道前行。

    进了马车,这里面只有宇文玠一个人,为了出城方便,他换了一张假皮,看起来就是清秀的小书生模样,谁也看不出他这是假脸。

    在靠近车窗的一侧坐下,白牡嵘看着他,脏兮兮的脸上带着假笑,“我说前夫,你这是去大奉城唱什么戏去了?这昨晚,一共进去了三拨人,你是最后一拨。听说,那大庄园里头住着的是矿产大亨,还是个女人。你这生意,谈的怎么样啊?”

    宇文玠看着她,视线更多的留存在她脸上的脏处,许是不太清楚她为何一定要把自己弄得这么脏,自己又是如何忍受的了的。

    “没有谈成。”他回答,然后从衣袖里抽出了一个丝绢,并递给了她。

    看了看,白牡嵘接过,“我这些日子扮成难民小混混,这么脏才正常,我就不擦了。说说吧,为何没谈成?听说顾家也挺有钱的,但,我想他们能带来的利益不只是钱那么简单,他们还有矿产。战争,耗费的不只是钱,还有军火。”铜铁矿可是能出很多很多的军工装备的,可比钱有吸引力的多。

    宇文玠缓缓地呼吸,随后也靠在了车壁上,整个人看起来放松了不少。

    “顾家的铜铁矿的确是有很大的吸引力,很多人都在想法子和顾家谈这笔生意。”宇文玠也承认,他就是因为这个才去的。

    “凭你的聪明才智,我觉得和再狡猾的商人谈判,都不会失败的。是不是有人给的利益要更大啊,你拼不过,没办法只能认栽了。”白牡嵘很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而且,这顾家能私下里偷偷和宇文玠见面,看来也是三心二意的,并不是忠心于宇文腾。

    果然啊,人是贪婪的动物,本来就拥有许多。但拥有的越多,就越觉得不够,还想要更多。

    “因为,顾掌柜是个龌龊又猥琐的老女人。”宇文玠轻声的说道。

    闻言,白牡嵘的眼睛都自动睁大了,“真的?看来,传言非虚啊。不过,她对你做什么了?我可怜的前夫,你不会失身了吧。”那也太惨了。

    宇文玠抿了抿嘴,“她摸本王。”

    听他说完,白牡嵘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就默默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笑出声音来。

    可是,看宇文玠那小眼神儿,她最后终是绷不住,笑决堤而出,且是一串一串的,声音相当大。

    宇文玠就知她会这样,看了她一会儿,他抬手把她手里的丝绢抽出来,然后捂在了她的嘴上,阻止她再笑。

    白牡嵘靠在了车壁上,打开他的手,然后拿开了手帕。笑意倒是收敛了些,不过还是止不住。

    “你真让她给摸了?摸你哪儿了,快,说给我听听。”白牡嵘很感兴趣,很想知道宇文玠被猥亵到了什么程度。原以为只有自己敢摸他,没成想一山更比一山高。

    宇文玠的眼睛稍稍浮起一丝厉色,白牡嵘这个态度,让他很不满意。

    “一定要笑起来没完没了么?”单单是想想,他都觉得恶心,她还笑的挺开心的,没心没肺。

    “看来真是空穴不来风,我在大奉城里听说这顾家的掌柜的喜好男色。我觉得这就是那些底层男屌丝的污蔑,嗯,现在看来是真的。不过谁叫你用自己真面目去她面前的,男孩子在外面还是要学着保护一下自己。”伸出脏兮兮的手就在他大腿上摸了一把,白牡嵘亦是一副控制不住自己手脚的样子。

    宇文玠深吸口气,“与此人做交易,付出的代价极大,本王没兴趣与她玩儿。就看接下来有谁喜欢跟她玩儿了,不过的确也能得到极大的利益。”

    “难得有一次听你说话时语气带着几分可惜的,我都替你心疼。那么大的利益,谁见了不眼红。”但一想到还是觉得好笑,他一正经人去和人谈生意,估摸着也是做好了可以多让些利益的打算,谁想到居然还被劫色了。

    他当时估摸着也是做了很多的挣扎,但,他还是有底限的。不然,说不准他现在还在顾掌柜的床上躺着呢。

    “本王没有可惜。”他是无法忍受的,比吃了屎还要恶心。

    白牡嵘轻笑,又伸手在他大腿上摸了摸捏了捏,“好好好,你没可惜,是我替你可惜。不过,我想总是会有下一个冤大头等你宰的,只要等着总是会来。”

    看着她脏兮兮的手把自己的袍子都摸脏了,宇文玠只是微微垂眸,也没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