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 108、乱战(一更)


    白牡嵘可以确认,她看到的那个白的能当反光板的人是宇文玠,他太扎眼了,千军万马之间,还是能够很快的找到他。

    趴在树冠上,白牡嵘倒是没想到宇文玠会在城外围堵。他应该是不希望楚郁回边关的吧,他是楚震的弟弟,很容易号召起玄甲军。所以,最初楚郁被关在乌台,以及后来宇文腾要抢夺把楚郁幽禁起来,他都没有任何的表示。

    而他急匆匆的离开皇城,不知是因为什么,这让她很费解。他大本营在哪儿,目前来说也是未知,秘密。

    大梁很大,地域辽阔,他在哪儿设置的大本营,连东南西北行走这么多年的宋子非都不知道,也是神奇了。

    这会儿回来,他应当是想阻止楚郁吧,皇城里必然是不成样子了,坐在皇宫里的猪猪侠也不知在做什么。

    也就在她只是思考了这么一会儿之后,城内再次涌出一大队人马来。各个骑在高头大马之上,盔甲在身,正是禁卫军。

    而且那之中有一个穿着银色铠甲的人,虽是距离很远,但根据那盔甲的颜色以及骑在马背上不太稳当的架势,看得出是宇文腾。

    城墙上,弓箭手再次齐聚,从这个地方看城墙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弓箭手简直就是一字排开,拉弓撑箭对准了护城河对面的人马。

    当下,从城外护城河以及官道上一共是三方人马,表面上看起来应当是中间的被前后堵截了。但实际上,在这个方位来看,却并不是那么回事儿。城门口和官道上的两个队伍,未必是一伙儿的。

    姜率也站在某一根树枝上,因为有些重量,所以那树枝看起来好像悬悬欲折。

    “楚夫人也在。”姜率更快的在玄甲军里找到了他熟悉的人,在一起共事那么多年,他自然了解。

    循着姜率所指的方向,白牡嵘看过去,果然,一身男装的楚夫人就在其中。她身边就是楚郁,穿了一身黑色的劲装,其实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你觉得,接下来会如何?”白牡嵘不眨眼睛的看着,城内有几个地方在冒烟,那种烟气看起来就不是传递信号的狼烟,而是某几个地方着火了。

    “如果两方夹攻,玄甲军是出不去的。”姜率如是道。

    “那就看看他们到底能不能出去了。如果都死在这城外,前几天费力的把他救出来,还真是多此一举。”完全不值得。楚郁已经是早就做好了打算,他在第一次偷偷去往边关时,说不准就和楚夫人有多种计划做后备方案。

    只不过,即便如此,但阳武侯府全部被屠杀,也应当是他们没想到的吧。

    “楚家人,是境遇凄惨,但又同情不起。”姜率还是这个想法,而且也不掩饰,尽管前几天他还协助白牡嵘救出了楚郁。

    白牡嵘只是笑笑,话也不能这么说,阳武侯府的遭遇的确是值得同情的。但往后的路该如何走,其实各人都有各自的想法,局外人说什么是无关痛痒。

    两个人正在交流时,城墙上忽然放箭,护城桥以及官道上的队伍都动了起来,战马发出嘶鸣的声音,立即乱了套。

    城墙上的箭简直如下雨一样密密麻麻,而随着护城河上的玄甲军强行冲卡时,堵在外围的队伍也开始后退。但后退只是假象,而是散开队形,将冲过来的队伍围堵了起来。

    城门口的禁卫军也在这时追了上来,密密麻麻的乱箭之中,三个队伍随即混乱的打在了一起。

    兴许是因为面积有限,所以在这远处看着显得特别的拥挤以及混乱,除了禁卫军穿着铠甲之外,其余两个队伍的衣服颜色都是暗色的,根本就分不清。

    白牡嵘寻到宇文玠,也只是因为他的肤色,在人群之中若隐若现。

    乱箭更甚,和之前的巨石打压套路差不多,白牡嵘认为这种行为是最蠢的了,因为很容易伤到自己人。

    而且,打马围杀冲出去的只是禁卫军,那穿着一身银色盔甲的宇文腾则仍旧在城门口附近,显然是不准备与禁卫军同进退。

    两方围堵,玄甲军真的是发疯了一样。不只是人,还有战马。他们的战马极具攻击性,嘶鸣声都盖过了厮杀。

    血腥之战,城内烟气冲天,那一座繁华而悠久的古城,必然是经历了很多场大大小小的战争。今日,又是一场浩劫。

    以为是两方围堵一方,但谁又想得到,在三方队伍都融合一起厮杀时,反而是互相攻击。

    禁卫军在攻击宇文玠的护卫,又兼攻击玄甲军。而玄甲军也在奋力的要突破宇文玠的护卫的围堵,这才是无差别攻击。

    这场面混乱而又血腥,在这小山头上看着,白牡嵘的手心都流汗了。

    从城门里再次涌出来很多的兵马来,不是禁卫军的穿着,不知是哪个军队。

    战场在逐渐的朝着官道挪移,那紧急被放下来的护城桥看起来都要碎了。

    城墙上的乱箭越过了护城河,穿破空气时发出刷刷的声响,就如那几天下的很急的大雨。

    白牡嵘和姜率转移到了别的树上,因为战场的移动,他们也不得不改变方向。

    “白小姐,你快看,禁卫军的箭阵出城了。”姜率忽然看到城门处又有快马奔出来,骑在马背上的兵士背着箭篓背着长弓,另一条臂膀上则挂着盾牌,装束统一。

    看过去,白牡嵘也不由得眯起眼睛,再往山下看,打斗的战场已经快要挪到这边来了。而再往皇城那边看,战场所过之处,满地都是血和尸体。还有一些马身上插着数不清的箭,死不瞑目。

    禁卫军的箭阵到来,最大化的占据了官道,一字排开,然后上盾牌,搭起将近两米高。

    锋利的箭矢则顺着盾牌的各角之间的缝隙钻出来,只听得一声令下,当真是万箭齐发。

    混战的三方队伍立即放弃互相攻击,而是躲避飞来的箭矢。其实原本可以向后撤的,毕竟官道是很长的。但很明显宇文玠并不想要楚郁和玄甲军离开,所以拼了命的挡住后退的路。

    在这山头上看,箭矢密密麻麻,简直就是蝗灾。人就像面口袋一样一个一个被射中,然后倒在了地上。

    太阳已经开始偏西了,也不知怎的,阳光的颜色都血红的,似乎是在和地面上的那些血互相辉映。

    白牡嵘也并非是故意,只是在无意识中,在纷乱的人群中寻找宇文玠。

    所站的位置以及人多的原因,根本就找不见宇文玠的影子了。

    从树上蹦下来,白牡嵘便朝着山下移动。姜率以及那几个夷南兵立即跟上,很快就下了半山。

    他们的战线已经拉到了山里,在这半山处就能看得到下面激烈的厮斗。

    稍稍绕远一些,绕到了宇文玠的护卫所设下的围堵墙壁,眼睛快速转动,除了能看到那些飞出来的箭矢之外,就是护卫的身影了,根本没找到宇文玠。

    这小子该不会被流箭射成刺猬了吧,这种乱斗,一着不慎就得被踩死。

    观望了一会儿,白牡嵘觉得这个视角不利于观看,她挥手示意姜率他们进山里等着,她则右手一甩将藏在袖子里的细箭握在手里,然后顺着官道另一侧的边缘就溜了过去。

    她速度很快,几乎是有人发觉时,她已经过去了。

    宇文玠的护卫她虽说并不是都认识,但穿的衣服是熟悉的,这般走近了之后,就能认出来。玄甲军虽也是暗色的劲装,但是不同的。

    即便箭雨冲刷,但这后方玄甲军仍旧在奋力突破,前进之时都踩得到地上的尸体。她闯进来,立即遭到了攻击,尽管那玄甲军可能都不认识她。

    她也立即还击,然后将手下败将做支撑,直接翻越了过去。

    在其中穿梭了许久,箭矢也数次飞来,她若不是躲得快,就真的把她刺个对穿。

    一个转眼,箭矢再次飞来,白牡嵘直接提起地上一具跟刺猬似得尸体挡在自己身前,同时转眼快速环顾四周,猛地瞥见楚夫人和楚郁翻飞的身影,他们俩在围攻同一个人。

    箭矢也在不间断的朝着他们射过来,三个人影翻飞躲避,同时又连连缠斗,那种杀意绝不是开玩笑。

    白牡嵘随即扔掉手里的尸体,朝着那边掠过去,单手持细箭直接将楚夫人从围攻之中挑了出来。

    楚夫人身形灵活,而且当真不能小觑,一眼看到白牡嵘,她原本就凶狠的脸变得更加戾气丛生。

    两人随即交手一处,她手指间的兵器熠熠闪光,从鼻子前划过时,带着一股尖啸的冷风。

    这是两个人第二次交手,可以说她们是有仇的,尤其楚夫人,上次吃了一次亏,她脖子上至今还留有伤疤,见了白牡嵘更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身形腾转跳跃,白牡嵘忽的跳进楚郁和宇文玠之间,两个人原本互相攻击,因她出现而瞬时收手。

    白牡嵘左右各看了一眼,确认宇文玠没有什么大碍,她再次跃近,迎接楚夫人的攻击。

    而她弹开,宇文玠和楚郁也再次交手,与此同时,一个人提着大剪刀一样的兵器飞进了战圈,就是那个剪掉了楚震头颅的范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