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 061、原始残忍


    临近天亮时的凌晨是最黑暗的,寒冷的天空像是有黑布在遮盖一样,连星子都看不到了。

    所幸的是,人间有人工发亮的东西,那就是灯火。

    彧王府照常的一片通明,虽不至于将夜空都照亮,但这府邸大部分都是亮堂的。

    索长阁亦是如此,而且,因为宇文玠在,流玉和小羽都没休息。白牡嵘没回来,两个人心下惴惴,也不知在外发生了什么事儿。

    她们俩在楼下,这整晚都没安静过,因为护卫不时的进来,上楼,然后再离开。也不知要汇报什么事儿,反正看起来气氛很紧张的样子,让她们俩也跟着心绪难平。

    就在两个人困得直点头的时候,护卫再次推门而入。那大厅的大门沉重,被推开时发出沉沉的声音,流玉和小羽立即挺胸抬头。

    瞧见进来的还是护卫,没有白牡嵘的影子,两个人不由些许失望,但更多的是疑惑,她到底去哪儿了?还是说,遭到了什么意外?

    如果是意外的话,有嫌疑的人也可以把楼上那位算上。

    两个小丫头心底各有盘算和不安,看着那护卫消失在楼梯上,她们俩猜测着,却又觉得怎样都猜不到。

    二楼北侧的居室,灯火柔和,使得待在这房间里的人不会因为光线而睡不着。

    护卫进来,径直的走到床边,床上,宇文玠姿势规矩的躺在那儿,被子盖在胸口以下,处处都透着规整两个字。

    他是闭着眼睛的,但又不知是否睡着了。

    “王爷,回来消息了,王妃和半路出现的楚公子已经进了十公主的陵墓。禁卫军护送国师大人已回程,预计城门大开时便会进城了。”护卫低声汇报,自白牡嵘离开后,宇文玠便派了几个人跟了上去。

    床上的人缓缓地睁开眼睛,他水汪汪的眼睛看起来好像是因为困倦而流出的眼泪。

    “在外围等着吧,进去也是空手而回。严密看守,别让她发疯。”宇文玠已知她进去也不会有收获,但难保她不会因为此事实而发疯,所以得做好绑也要把她绑回来的准备。

    “是。”护卫领命,随后快步离开。

    明知她去了也是一场空,但宇文玠并不想阻拦她。这是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疯女人,他若阻止,她定然不会相信,且会更加激进。

    一群要生殉的少男少女,看似是被买了性命去陪早夭的公主,但实际上,却有更残忍的内幕。

    安道岂是个不得利就出力的人,即便有圣旨,他也能找出一堆理由来逃避此种出力不讨好的工作。而此次,严寒之际,却如此亲力亲为,必有蹊跷。

    所以,宇文玠认定,那些孩子都活不成了。就算白牡嵘以最快的速度进入陵墓,也是枉然。

    而楚郁、、、那就是个随心所欲且自以为是的傻子。

    天亮了,王府的灯火也逐渐的灭掉,下人也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这府邸活过来了。

    流玉和小羽强撑着开始做事,但心里却更加担心,因为直到现在白牡嵘还没回来。

    终于,又有护卫进来了,匆匆的上楼,踩得楼梯都在嘎吱作响。

    在大厅里做事的上女们无不观瞧,看这架势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很快的,护卫又下楼了,之后两刻钟不到,宇文玠也下来了。

    他裹着披风,面目淡然,似乎极为平静。他太白了,无论在哪儿,都是绝对显眼的存在。

    上女跪了一地,他则步子平缓的路过所有人离开。

    “流玉,你说王妃到底去哪儿了?还是说、、、”小羽已经不受控制的冒出了最危险的那个想法。

    流玉看着她,然后摇摇头,在这儿猜测也没什么用,因为各种可能性都有,每一种可能都让人心惊胆战。

    皇城的商铺随着天亮而陆续开门,而酒楼开门就更迟一些了,因为一般有客人也是时近晌午。

    不过,长乐街的一家酒楼则在开了门之后便迎来了两位客人。冻得满身寒气不说,脸色更是臭的无与伦比。小二本想说后厨还未准备好,但一瞧那俩人的脸色,便什么都说不出了。将那两个人引到楼上,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送去了一壶秋露白。

    白牡嵘岂止是脸臭,她的信念被打击了,可以说是到了被摧毁的程度。

    她和楚郁终于进入了那刚刚封起来的陵墓,最终也找到了那群作为生殉的孩子们。

    但,到底是她和楚郁想的太简单了,他们进去时,那些孩子横七竖八的躺在殉葬坑里,都没命了。

    还有一个奄奄一息,她打算把他弄出去,但是那孩子却拒绝了她。他说,如果自己从这个陵墓里逃出去,那他的家人就都得死。他的父母,弟弟妹妹,都别想活。

    这种舍己为人的方式白牡嵘不懂,想使用强制手段,可那孩子却死死的抓住旁边的同伴。

    这个时候,白牡嵘才发觉到,这个世界的人命有多贱。不只是自诩贵族的人觉得他们贱,他们自己也同样如此认为。

    她坐在殉葬坑边缘,眼睁睁的看着那最后一个孩子咽气,幽冷而压抑的空间内,她经历了最长时间的自我斗争以及反省。最后,她把自己折磨的要窒息了,才被楚郁从里头拖出来。

    靠着窗台,白牡嵘被冻得双脚冰凉,不过这些都已经无谓了。

    盯着雅间的墙角,她的眼睛通红,布满了红血丝。

    楚郁坐在对面,载着阳光一样的脸也显得几分沉闷。不过,他倒不似白牡嵘那样受到了严重的冲击,他只是觉得遗憾罢了。

    “喝一杯吧,身子会很快暖起来的。”动手,楚郁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推到了白牡嵘面前。

    眼睛一转,白牡嵘看着他,蓦地开口道:“那些孩子死的样子很蹊跷,身上无伤,是毒死的么?”当时也没来得及扒掉他们身上华丽的衣服去检查,现在一想,真是无比的奇怪。

    那些孩子的脸看起来很光滑,当时她拖拽那个还留有一口气的孩子时,他身体很硬。那种硬,不是尸僵,而是由外皮到身体里头的硬,触感像铁皮。

    “谁又知道安道是用了什么法子让他们死的,不过看那孩子最后咽气,似乎也并不是特别痛苦。”楚郁觉得,不痛苦就已经是幸运的了。

    白牡嵘没有理会他,只是心中疑惑诸多。但这个时候她也没什么心思去研究了,这个疯狂而残忍的世界,如果她有一颗原子弹,非得引爆炸了这里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