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 054、聪明如姐


    队伍出了山,便开始加快了速度。白牡嵘担心车外的壮奴,再次打开窗子,结果看到他也开始跑了起来。

    那种奔跑时会震得大地都在颤抖的样子,实在是让人震撼。而且,看他跑的也不吃力,一步一步速度也不快,但是却始终跟得上马车,没有落后半步。

    白牡嵘越看越觉得有意思,窗外的寒气吹得她脸都有些僵了,不过却愈发觉得有趣,甚至笑出声。

    关上窗子,白牡嵘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抬眼看向宇文玠。这厮不知什么时候把兜帽盖在了头上,遮挡住了两腮,看来是知道戴帽子的好处了。

    “那个壮奴的族群有这种先天的优势,是因为什么而战败且被俘虏成为奴隶的?一个打十个都不过分,却沦落到这种地步,也是让人猜不透。”反正白牡嵘是不懂。

    宇文玠眸子一转,眼球转动时,看起来就像两颗玻璃珠似得,特别的好看。

    “他们是夷人,原本居住在极寒三圣山,因为一场白灾而离开了三圣山。却不想三圣山外围有大梁的驻军,他们长得太吓人了,引得驻军剿杀,最后只余下百人。当时孝德帝仁慈,下旨放过了这百人,将他们押解到飞龙湖来做苦力。虽说是苦力,但也没有阻止他们延续后代。只不过,他们有些奇怪,女子有孕,多半胎死腹中,以致至今壮奴只余寥寥数人。再过十几年,他们也便不存在了。”宇文玠说道,声音很好听,有着不同于他这个年龄的厚重,明明他的脸十分纯良精美,眼睛也浸水般清澈。

    听着,白牡嵘缓缓的点头,算是明白了,“大概是近亲繁殖的原因吧,只跟自己族人结婚繁衍,时间久了自然出问题。不过若是和外族通婚,这尺码配不上也挺痛苦的。”

    宇文玠几不可微的皱眉,“你又犯了胡说八道的毛病。”简直是口无遮拦。

    白牡嵘歪了歪头,她这个设想也并非不合理。

    “不过这个也不是我能操心的,但你看看这壮奴,一直跟在外头,没有丝毫落下的意思,多神奇。人的体力都是有极限的,也不知他的极限在哪里。把他救下来,这个决定真是做对了。”能听到壮奴跑步的声音,虽说车轮滚动时的声音很大,但是他跑步的声音也不遑多让。

    “日后在有麻烦时,希望你也会觉得今日的决定做得对。”宇文玠看着她,希望她能一直乐观,在没有他在外围抵挡时,她遇到那些意外的情况不会后悔今日。

    白牡嵘扬起下颌,他这话诅咒成分颇多。不过,念在他是个小屁孩儿以及自己心情还不错的份儿上,就不与他计较了。

    队伍上了大道,速度就更快了,壮奴始终跟着马车奔跑,他呼吸时的白雾比之其他人可要多几倍。但是速度如一,没有慢下来的意思。

    白牡嵘最初还担心他会体力枯竭,本来长得高大,心脏可能会受到一些压力,或是供氧不足之类的。但他看起来很轻松,她也便不再担心了。

    队伍速度很快,不到傍晚,便进了城。

    宇文玠要去祭奠惨死的十公主,白牡嵘却不想同去,所以在进城后队伍便在一个略空旷的街上停了下来。

    白牡嵘头也不回的下车,也不管宇文玠那不太友善的眼神儿所代表的是什么含义,她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流玉扶着她下车,白牡嵘看向那壮奴,他也是累的,满头都是汗。

    “瞧你,估摸着上午吃的那些东西都消化了吧。流玉,你先带着他回府,给他安排个地方歇下,别忘了给他找食物。”长得壮,食物需求也较常人多。

    “王妃,那你、、、”流玉看了一眼马车,也不知道里面的人有没有听到。

    “我出去转转,很快就回去。”拍了拍流玉,白牡嵘戴上兜帽转身便走。

    流玉欲言又止,看了看依旧停在旁边的马车,她屈膝福了福身,便挥手带着壮奴离开了。

    他们离开片刻后,两个护卫也从马上跃了下来,然后顺着白牡嵘离开的方向快速追了过去。

    即便温度低,但街上依旧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热闹的很。沿街的商铺里,卖酒的是最火的,这种时节,人们都会买点小酒喝。路过商铺时,酒香四溢,还挺好闻。

    白牡嵘要去她的宅子,宋子非目前应当还住在那里。也不知他情形如何了,而且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不过,走着走着,白牡嵘就觉得自己周边情形不对。她已经走了三条街了,但不管是身前还是身后,好像总有那么几个熟悉的面孔在晃悠着,真是碍眼。

    发出一声嗤笑,白牡嵘步子不停,速度也始终保持一致,在走到长街中心地带时,正好有一个当铺,她脚下一转直接走了进去。

    一盏茶的功夫,她从当铺里出来,掩在披风下的手里拎着一个沉甸甸的钱袋。

    瞥了一圈,那些熟悉的面孔依旧能看得到,隐藏于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但他们还是太显眼了。

    如果说要盯梢,他们这种技术实在太差了,第一时间猎物就得醒了。

    在街上走,来往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平民百姓。即将傍晚,他们似乎也要回家,所以也显得很匆忙似得。

    对于来往的人数,白牡嵘还是满意的,随后缓缓地停下了脚步。

    兜帽扣在头上,她一手抓住帽子往下拉,多遮盖住一部分脸,然后忽然尖着嗓子大喊了一声。

    她这一声极为突兀,使得过往的人们都驻足看她。就在这时,她拿出钱袋,扯开袋口,然后朝着天上抛了上去。

    钱袋翻飞着上了半空,随着袋口打开,里面的碎银子都飞了出来。

    它们就像下雨一样,分洒在半空,然后又纷纷的落了下来。

    原本驻足的人们看到漫天飞银子,随即蜂拥而至,争夺满天飞的银子。

    不算太宽的街道瞬时被抢银子的人占据,白牡嵘身子一矮,直接从人群中钻到了长街一侧的防火巷。脚下如飞,眨眼间消失不见了踪影。

    那些原本跟着白牡嵘的人快速的挤进人群,但此时此刻根本挤不过那些抢钱的家伙们,他们费尽了力气才从人群里挣扎出来,却早就不见了白牡嵘的影子。

    而与此同时,宇文玠派出来盯梢的两个护卫也发现了另外几个与他们目的一致的人。随即隐藏到街边商铺,这些人又是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