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绣医图之贵女当嫁 > 第724章 谁戏弄谁


    他的回答,让霍七七十分满意。

    一会儿,帐篷中的亮光就灭了。

    离帐篷稍远处的雪地上,一个穿着白色披风的人慢慢从雪地中站起来。

    她用阴冷的眼神盯着帐篷,冷笑一声,然后从身上掏出两个瓶子。

    两只黑漆漆的虫子慢慢地从瓶子里爬出来。它们似乎不能适应外面冰天雪地的气候,动作僵硬而缓慢。

    白衣人用管子装上两只虫子,然后快速在雪地里奔跑起来。一会儿,她站到了高处。下风处正是霍七七和李元白搭建帐篷的地方。

    看着帐篷,她眼中闪过一丝不解。不过,为了避免麻烦,她没有在此事上过多关注,直接将手中的瓶子丢下了。

    下方的狗儿似乎闻到了不同的味道,忽然冲着上面大叫起来。

    白衣人一惊,连忙快速离去。

    如此大的声音,就是睡得再睡也会被吵醒。片刻后,帐篷里终于又亮起了光。

    一会儿,穿戴整齐的李元白就站在了帐篷外,接着是霍七七。

    “走了。”霍七七轻笑。

    “如果不是你拦着,本王定将她碎尸万段。”李元白的眼中杀意很浓。

    几只狗儿被他的气势吓得在边上只嗯嗯,一个劲围着霍七七。

    “做得好。”霍七七摸了摸几只狗儿的脑袋,又扭头看着李元白劝说,“她是做好事来了。你就别恼了。”

    “小心虫子。”李元白看着地上的管子,心里的恼怒更甚了。

    “别慌,这些小虫子伤不了我。”霍七七笑嘻嘻地说,她用一个夹子先夹住一个黑色的虫子。另一只快要冻僵的小虫子则使劲往李元白那边爬去。

    霍七七噗嗤笑出声,“安惜时对夫君可算是真爱。当然,她对王爷爱得有多深,对我就恨得有多深。瞧瞧,她送给王爷的是情蛊,可送我的则是蛊王,她得多恨我呀。”

    “蛊王?”李元白吃惊地看着她手里夹子上的小虫子。如此小的虫子,他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他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虽然他没有亲自看过人养蛊。但他也亲眼见过人将蛊拿出来展示。他见过以蛇、蟾蜍、蝎子和蜈蚣为蛊,也见过不少以虫子为蛊,别的不说,就说南诏的几种毒蛇,就足以要人命,怎么看,那些蛊物也比眼前的这个小黑虫子要厉害得多。

    霍七七已经将小虫子塞进了一个瓶子里,顺手又将努力往李元白身边爬的另一只虫子用瓶子也收了。

    “蛊的载体不同,但并不是以载体的大小而定论。这种虫子叫噬心蛊,别看虫子小,但是如果让这种虫子钻到人体内,中蛊的人并不会立刻死亡,却让中蛊的人,每过三天就痛不欲生。那种滋味,可以简直是生不如死。而且此蛊基本等同于无解。”霍七七解释。

    “无解?”李元白的脸色有些苍白,他无法想象霍七七要是真的中了蛊的下场。他想杀人的心更甚了。“不是母体对不对?”

    “嗯,这个是子蛊。”霍七七微笑点点头。“算她倒霉,遇上我了。”

    “你能解?”李元白吃惊地问。

    霍七七冲着他得意一笑,“这是子蛊,我曾经在一本研究蛊毒的医书上见过。天下毒物,只要找到对症之物,就不会无解。别忘记了,我有作弊的东西,而且噬心蛊最大的好处就是,只要将子蛊大量繁殖,收集研成粉末,温水送服以后,以后就不怕任何蛊。”

    “你想让虫子繁殖?”李元白吃惊地问,“要是不小心,中蛊怎么办?”

    “我可以控制它。”霍七七冲着李元白捉狭地挤挤眼睛,再伸出手,她手中的两只瓶子已经不见了。

    “外面好冷,咱们赶紧进帐篷里。”霍七七拉着他的手撒娇。

    李元白叹口气,反手握住她的手,“你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我又不傻。”霍七七笑嘻嘻地回答,“我还没有和王爷圆房了,要是死了,多亏呀!”

    李元白眼睛一亮。

    霍七七笑嘻嘻拉着他进了帐篷。

    两个人重新躺在被褥之中,浑身慢慢地又暖和起来。李元白侧身看着她,眼中满是浓情蜜意。

    “别勾搭我,条件不允许。”霍七七闭上眼睛不看他,“美男计对我也不管用。”

    “可七七的美人计对我很有用。”李元白叹口气,低着头亲了亲她的嘴角,“赶快长大。”

    霍七七点头,“嗯,我会努力。看在你表现不错的份上,我允许你明年我过生日的时候,你开荤。”

    “不是说......”

    “明年到了秋季,我才过生日。就算开荤,要是中招的话,也得十八岁才能生包子,所以不影响哈。放着好好的美人在身边不能啃,我也很心碎。”霍七七闭上眼睛就是不看他。

    李元白立刻高兴得大笑起来。

    黑暗中,霍七七也勾起了嘴角。

    努尔敦在第五天,追丢了霍七七和李元白。他大发雷霆看着自己的手下,他实在不甘心就如此无功而返。

    “打死了几只野驴。如果继续往前追,只能坚持几日。”侍卫为难地看着努尔敦禀报。

    努尔敦沉默,他想要李元白和霍七七的命,但他必须先保住自己的命才行。

    冰天雪地中没有食物,将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他必须得好好考虑一番才行。

    “嗷呜。”就在他为难之际,远处忽然传来了狼嚎的声音。

    众人一惊,立刻抓紧了手中的武器。

    “找个背风的地方歇息。”听到狼叫声,努尔敦不担心反而高兴起来。

    狼肉,可是现成的食物呀。

    “大皇子别来无恙啊。”一道清瘦的身影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不远处。

    所有侍卫大吃一惊,努尔敦立刻被他们护在中间,所有人一致警惕地看着来者。

    “是你?”努尔敦看清楚来人时,眼神不禁阴沉下来,“你不随着阔别,跑到大漠深处干什么?”

    “我的目的和大皇子的目的一样。”白衣人笑起来,“所以,不如我们合作一把。”

    “你以为,我会信你?”努尔敦冷冷地看着她,心里更加警惕起来。

    “你不用怕我。”白衣人冷笑,“我要是想对你不轨,你们这么多人早就死透了。”

    努尔敦冷笑不已,却并不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