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四十九章 崩盘
    卢萨卡涉外酒店的最顶层。

    何天涯双腿翘在桌子上,低着头正在用军用匕首修建着指甲。

    他削的很认真,很专注。

    似乎心无旁骛。

    黑色办公桌的另一边,站着奇卢巴政府的国防部长卡扎特.莫迪。

    莫迪的脸色很难看。

    他已经来了半个小时,可何天涯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

    这让莫迪感觉自己很没有存在感。

    好歹,他也是一国的国防部长。

    可在区区一支雇佣军面前,却要低三下气。

    该死的。

    他一定会把手削掉。

    “团长阁下,我觉得你需要认真考虑一下我们的建议,Lunmwana铜矿的价值放在哪里,只要你帮我们稳定了政治局势,它将会为你带来丰厚的利润。

    不管是开采还是转手卖出,至少会有上亿美金的利润,这是对双方都有利的合作。”

    莫迪话落。

    何天涯对着手指甲吹了口气。

    他认真道。

    “部长先生,我已经认真考虑过您的建议,你说的价值,那是稳定以后的价值,不过,现在的Lunmwana铜矿我认为只值两百万美金。”

    “你……”

    莫迪恨恨的握着拳头。

    脸上全是怒容,眼里也是毫不掩饰的杀机。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跟何天涯谈判。

    但何天涯一直死死咬住两百万的价格,让他根本就无法继续谈下去。

    无论怎么说,Lunmwana铜矿也不可能以两百万美金就卖掉。

    如果他真那么干,等政治局势稳定后,奇卢巴一定会找个理由宰了他。

    莫迪强压着想一枪结果了何天涯的冲动。

    他继续道。

    “团长先生,我们已经拿出了最高的诚意,我希望你也可以认真对待这笔生意,如果你们不接的话,我会考虑联系其他佣兵组织。”

    “部长阁下,你这是在威胁我,威胁暗水么?”

    “不,我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事实?你觉得其他佣兵组织是会要美金还是要你们手里这些一无是处的废铜矿?现在的国际铜价,你觉得会有人来开采这些垃圾矿么?”

    “…….”

    被何天涯拆穿了谎言,莫迪几乎要恼羞成怒。

    如果不是因为其他佣兵组织只要美金,如果不是国际铜价持续低迷,他又如何会在这里低声下气。

    该死的鬣狗。

    莫迪恨恨望着何天涯,他怒道。

    “你就说如何才肯帮我们,我要你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怎么才肯帮我们。”

    “加上恩昌加铜矿。”

    “不,这不可能,恩昌加铜矿价值三亿美金,这绝对不可能。”

    “三亿美金?它现在最多只值一千万。”

    恩昌加铜矿,以硫化矿和氧化矿为主,探明储量2.06亿吨。

    是赞比亚最大的露天铜矿。

    在正常时期,它的开采比其他铜矿相比可以节约大量成本,具有很高的开采价值。

    过去,恩昌加铜矿的开采归属赞比亚国企康科拉铜业公司。

    但是在持续的动乱和暴跌的铜价中,奇卢巴政府不得不暂停对恩加昌铜矿的开采。

    按照赵江川的计划,是收购奇卢巴政府手里的这两座铜矿,价格可以考量在两亿美金之内。

    并且是志在必得。

    因为,真正的财富永远都是资源。

    以铜在工业中的地位,完全是不可取代性的资源。

    只要可以拿到赞比亚这两座铜矿,那可以获得的回报甚至会有数百倍。

    可是到了何天涯这厮嘴里,楞是把两座铜矿的价格生生压到了几百万美金。

    这厮吃死了奇卢巴政府现在对政局无能为力。

    一千万美金。

    这个价格让莫迪的眼神阴沉不定。

    他也算是看出来了,何天涯就是要趁火打劫。

    只是以目前他们面临的局势,只能被人狠狠宰上一刀。

    不然统治地位没了的话,那就什么都没了。

    莫迪想起了临走之时奇卢巴给他留的话,如果他不能想办法稳定国内局势,那他这个国防部长就到头了。

    等待莫迪的只有死路一条。

    何天涯也好太逼迫莫迪,他勉强道。

    “部长阁下,鉴于贵国的诚意,暗水勉强可以将两座铜矿的估值提高到两千万美金,算是表达我们的诚意。”

    何天涯的好心,让莫迪愤怒不已。

    他怒道。

    “你们这是抢劫。”

    “部长阁下,我可不可以去奇卢巴总统那里投诉你诽谤?”

    “……”

    莫迪被噎个半死。

    到了这种局面,他们就是明知暗水在抢劫又能怎么样。

    戴维的军队随时都可能打下卢萨卡。

    在政权被颠覆的危险下,一切都没那么重要了。

    “如果我们将这两座铜矿的开采权都给你们,是不是就能帮助我们稳定国内局势?”

    “部长阁下,您应该说是将这两座铜矿以两千万美金的价格卖给暗水,然后雇佣暗水帮你们守卫国土。当然,您这么说其实也没错。”

    “……”

    莫迪走了。

    这一次,他走的很轻松。

    不管怎么说,在奇卢巴那里他的命至少保住了。

    至于奇卢巴会不会同意将两座铜矿卖出去,那就是奇卢巴的事情了。

    莫迪走后,吴大龙从最里面的办公室走了出来。

    “团长,这帮黑鬼也不算完全傻嘛,我还以为他们会一直咬住一亿美金不放呢。”

    “猩猩里面还有个大猩猩呢,你也太小看这帮黑鬼了。”

    “那如果奇卢巴将那两座铜矿给我们,我们真帮他们答应这场战争?”

    “当然了,我们暗水是有信誉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我们的职责嘛。”

    “那戴维怎么办。”

    “凉拌呗。我说帮奇卢巴打赢这场仗,又没说打多久,我们可以慢慢打,拿他们的士兵给我们练兵还能赚钱,这种好事何乐而不为。”

    “…….”

    没有任何的意外。

    奇卢巴政府最终同意了暗水的要求。

    当暗水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合同后,双方都在合同上进行了签字确认。

    之后,奇卢巴政府就迫不及待的要求暗水赶赴战场。

    …….

    10月20号。

    仅仅一周的时间,美元指数从88.65上涨到了89.12.

    相比之前美元最弱势时的80.16,已经上涨了超过百分之十。

    供需关系的转变,令市场风向随之转变。

    执行浮动汇率自由兑换国家的货币,纷纷被卖出后买入美元。

    进一步推升了美元的上涨。

    在美元强势上涨中,对应的就是其他国家货币价格走弱。

    全球第二大货币,日元跌破了最强支撑0.917.,欧洲国家货币,也在美元的上扬中纷纷下滑。

    这个结果,对以固定汇率制度的国家而言,无疑是一种很庞大的压力。

    特别是泰国。

    它本身是一个高度自由开放的金融市场。

    在其他国家可以靠浮动汇率调节机制应对美元走强时,泰国只能靠自身的实力接下来自即期市场的抛盘。

    即期市场亦就是“现货市场”。

    是一种金融资产交易即时交付的市场,与衍生期货市场相对的市场统称。

    现货市场交易的货币、债券或股票是衍生工具的标的资产。

    外汇期货市场可以有成交量的限制,但在外汇即期市场则没有任何限制。

    即期市场上买卖双方成交后,在当天或第二个营业日办理交割的外汇交易形式。

    这种交易是国际外汇市场上最普遍的一种交易形式,其基本功能是完成货币的调换。

    仅仅一周的时间里,泰国外汇储备就流出了数十亿美金的额度。

    为了减轻现汇市场的抛压,泰国央行不得不再次进行政策性质的干预。

    上调存贷利率百分之一个点,有原来执行的百分之六上调至百分之七。

    这是饮鸩止渴。

    但对于泰国央行而言,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来阻止资本流出。

    十年大计保股市、二十年未来保房产。

    但如果要跟百年国运相比,只有去保汇率。

    站在泰国央行的位置,只有保住汇率才能保住泰国未来的经济和地位。

    否则,等待泰国的只有经济开倒车。

    所以…..

    被放弃的股市和地产业,只会有一个结果。

    崩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