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级吞噬系统 > 158、醉酒一夜
        魔魂十级,意味着江小凡的入魔时间增加至了百秒,这对他来说无疑是战斗力的一种提升。
        屠哲被鬼剎族五位长老一致决定暂时关押,让其好好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江小凡问了一些附近有没有能有很多妖兽可杀的地方,最终鬼剎族给了他一张地图,再上面标注了北疆之域最北面的飓风海岸!
        江小凡作为屠钧和屠灵的救命恩人,屠钧想要报答他,他问江小凡想要什么,江小凡只是一咧嘴,让这个人情先欠下,以后再说,毕竟江小凡啥也不缺,他却的拼鬼剎族那点资源估计也给不了。
        作为曾经的灵辉界超强的八族之一,鬼剎族的团结性太差,连族长都因为内部矛盾而死,让这本就没有多少强者的族群更加弱小。
        反观铁牛的卑蛮族就很不错,虽然弱者在那里不受待见,但是只要肯努力,有天赋就一定会被重点培养,最起码人家还是有武王级别的族长坐镇的。
        至于刺血族,顾研也告诉了他,族长和族里的三个长老都是天武境界,地武境界的强者有十一个,就这也都已经足以秒杀鬼剎族了,估计要不是刺血族念在曾是同族,要是在冷血点不在乎顾研的死活,分分钟就能把鬼剎族灭个干净。
        但归根结底,还是缺少一个足够有责任的领导者,江小凡觉得屠钧就很不错,侠肝义胆,爱恨分明,但愿鬼剎族能够在他的带领下重现辉煌吧!
        “小凡……”顾研此时放慢了速度,与豺貘速度相同,并肩而行,她轻声喊道。
        江小凡正在制定接下来的计划,被顾研一叫,差点没反应过来,他微微偏头,看向了顾研:“有事吗?”
        顾研抿着粉唇,她沉默了几秒,随后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用坚定不移的目光看着江小凡:“你两次拼了命的救我,是不是喜欢我?你要是喜欢……我……我就答应你……”
        说到后面一半,顾研的声音几乎小到听不见,不过江小凡又不是傻子,就算听不到,看她那娇羞的样子,猜也猜到了。
        没办法,都说了两次是他的人了,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更何况顾研这丫头不论长相还是身材都怪得劲的,要说不喜欢那肯定是假话,不过对江小凡来说更多的还是见色起意的喜欢。
        “这个嘛,那肯定喜欢,毕竟漂亮女孩我基本都挺喜欢。”江小凡不要脸的咧着嘴。
        “哼!花心!”
        顾研瞪了他一眼,随后道:“一会到了我家之后,你可千万别说之前那些话,要不然你就走不了了!”
        “哈?为什么?”江小凡挠了挠脑袋。
        “老大你就别装傻了嘿,其实她就是想让你娶她,俺都看出来了。”铁牛坐在江小凡的身后,没心没肺的笑着。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顾研红着脸快速朝前掠去,而江小凡回头瞪了铁牛一眼:“胡咧咧啥呢,再乱说话小心我把你扔下去!”
        对于顾研,江小凡并没有什么爱和不爱,之前救她是因为人物,对白虎门乃至整个万海阁降怒是因为她把顾研当朋友,这一次来救她或许是因为喜欢,但这绝不是爱情,因为江小凡现在还太弱小,哪有资格拥有爱情?
        如果有一天他强大了,别说顾研了,白依晨那个小丫头他都不会放过,对于漂亮妹子,那必须是全都要!
        江小凡正在YY,而他却已经到了卧虎山脉某子山脉其中一座山的山洞前。
        感受到了几人的气息,一个白眉老者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顾研落在地上,白眉老者连忙迎上前:“少主,您终于回来了,您留下一纸书信就离开,可把大家急坏了。”
        顾研歉意的一笑,道:“现在已经没事了,鬼剎族由大长老屠钧接管,屠哲也被关了紧闭,我身上的封印也解开,至于魔兽元魂已经被我炼化,现在是我的血脉了。”
        听着顾研的解释,白眉老者脸上越发惊讶,几日前屠哲还来到刺血族找顾研,没想到这几天居然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江小凡站在一边,听着顾研报喜不报忧,豺貘笑了笑:“这丫头挺懂事。”
        “不懂事也不会带着獦狚的元魂离开刺血族了,为了保护族人抱着必死的决心悄悄离开,这家伙我都不见得能做到。”江小凡心中说着,豺貘也是不住地点头。
        “这位是……”
        此时白眉老者也终于将目光从顾研的身上移开,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江小凡。
        顾研连忙拉过江小凡笑着说道:“这个是江小凡,我身上的封印还有元魂,以及鬼剎族的问题都是他一个人解决的呢!他还是个很厉害的炼丹师和炼器师。还有他的朋友王铁牛,也很厉害呢!”
        一听救了少主顾研,白眉老者的目光中尽是感激和尊重,甚至丝毫不在意两人年龄的差距,就朝着江小凡一行李:“我是刺血族的大长老顾河,多谢江少侠你帮了我家 少主。”
        江小凡连连摆手:“前辈您言重了,举手之劳而已。”
        话虽这么说,但顾河哪里会不知道,解开封印炼化元魂,解决鬼剎族的内斗这些事情,没有一件不是容易解决的。
        随后顾河便将江小凡迎进了山洞之中,走在这山洞隧道之中,江小凡想起了那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不过这山洞内却并非良田美池桑竹之属的秀美安逸。
        山体之内是一个完全与外界青山秀水不同的壮观景象,一个巨大的空心山体形成的露天谷底,山顶之上有飞瀑而下,河流将整片谷底分为两半,随后顺着地下暗流离开这里。
        靠外的一半有一片空地,约有三十多名年轻人再上面训练,河流另一边则是房屋区和一些冶炼锻造的区域。
        江小凡跟随顾河走进了山洞,而此时空地上那些正在训练的刺血族族人纷纷停下训练,站在原地瞩目,江小凡发现,这些人有七成都是妹子!
        此时顾研一拉江小凡的手腕,带着他快速朝着山谷深处走去,走过一座狭窄的小木桥,四人来到了房屋区最中心的一座府邸,这也是整个居住区上百间屋子中最为豪华的建筑了。
        四人来到屋外,这时屋子里走出了一个身着华服的丰腴美妇,她略施粉黛便艳如桃李,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感性的气质,让江小凡不禁发愣。
        “娘!”
        顾研带着一丝哭腔喊了一声,随后快跑上前扑进了这妇人的怀中,顾河面带恭敬道:“这位便是我们的族长。”
        难怪顾研这丫头长得这么漂亮,就这基因,这条件,要是长得丑她爹那得多磕碜。
        顾研这时连忙分开,随后她对着俏脸微微一红,朝着江小凡一指,道:“娘,这是江小凡,他……他……”
        话还没说完,顾研便掩面转过身去,美妇上下打量了一下,随即朱唇一扬,笑道:“江少侠,欢迎来到刺血族,我是这里的族长,我叫顾歆,以后你可叫我娘。”
        “晚辈拜……什……什么玩意?娘?”
        当江小凡反应过来已经迟了,因为顾歆华袖一拂,她看着江小凡一笑道:“既然叫了娘,那则是不日不如撞日,今晚就把婚事办了吧。”
        “恭喜江少侠!”顾河此时双手作揖,对之一拜。
        “我……你……这……”
        江小凡一时语塞,随后他看向顾研,道:“顾研,这是怎么回事?”
        顾研微微偏头,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江小凡一眼,随后一跺脚:“哎呀,羞死人了!”
        说罢便躲在了顾歆的身后不敢露脸,此时顾河朝着江小凡一笑:“江少侠,是这样,我们刺血族上千年来一直女多男少,所以我族女子经常外出,若是遇到心仪之人便可带到族内,由长辈确定是否满意,如果满意就得成了亲才能走。”
        “咕咚!”
        江小凡狠狠地吞了一口唾沫:“如果不愿意呢?”
        顾河沉叹一口气,他拉起自己长袍的下摆,指了指自己的左腿道:“我的腿就是这么瘸的。”
        “我靠!铁牛快走!”江小凡大吼一声,带着铁牛转身就要跑,谁曾想后面的退路不知何时被那训练场上那三十多个女族人堵的死死地,房屋区中还走出了几位欧巴桑,众人眼神皆入饥狼一般,似乎想要把江小凡和铁牛活吞了一般。
        江小凡此时缓缓转过身,他看着顾歆,挤出一个笑容:“前辈,我……我还小。”
        顾歆看了一眼江小凡的裤裆,随后嘴角微微一翘:“不打紧。”
        “我……”
        江小凡此时后退半步,铁牛连忙把他扶住,然后嘿嘿笑道:“老大,这里简直是人间仙境啊,整个冧天城也找不出这么多漂亮的女孩!俺要是你,俺就赖在这里不走了。”
        此时顾歆突然扑哧一笑,她伸出玉手一挥,道:“都退下吧。”
        顾研此时努着小嘴从顾歆的身后走了出来,她朝着江小凡做了个鬼脸,然后道:“娘,你看,他根本就是个木头!”
        “傻孩子,这才是好男人。”
        顾歆伸出手在顾研白皙的额头上一点,然后转身对着江小凡道:“江少侠,既然你不愿留在这里,我们也不会强求,你随时可以走,不过我知道你解开了妍儿的封印,还助她炼化了血脉,作为感谢我还请你在这里小住几日。”
        江小凡却还是不相信,他看了一眼顾河的腿,然后道:“这……不会是要打断腿吧?”
        顾歆一歪脑袋:“这是他昨天过桥的时候自己摔的。”
        “我靠!你们集体坑我!”江小凡差点没气到吐血。
        虽然如此,不过江小凡还是留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如果不在这里小住一晚,肯定别想安安稳稳的离开,而且对于刺血族,他还有一事相求!
        走进大院,顾研带着江小凡来到客房,安顿了他和铁牛之后,便离开了屋子。
        没多久,外面的喧闹声吸引了江小凡的注意,他走出了屋子却发现外面的空地上,居然摆上了一个直径有近十米的巨大圆桌,刺血族人忙碌着,端上一盘盘的果品菜肴,显然是打算好好招待一下江小凡。
        不多时顾研便把江小凡和铁牛带到桌边,安排好了位置,斟满酒众人把酒言欢。
        虽然江小凡并不怎么会喝酒,但是今晚这酒却是十分甜美的花酒,饮之不醉,接连几碗下肚,江小凡却只觉得脑袋发晕,没过一会便醉倒在了酒桌上。
        ……
        夜深了,众人开始收拾残局,两名刺血族人把江小凡抬到了顾研的闺房之中,便谈笑着离开了屋子。
        待到子时左右,顾研净了身,换上一袭单薄的长裙缓缓地推开了房门,看着躺在床上呓语的江小凡,她俏脸羞红,随即转身关上了门。
        莲步轻移,来到了床边,她坐在了江小凡的身旁,看着这俊朗帅气的少年,心中不由小鹿乱撞。
        一阵清风吹拂而过,灯盏中的火光熄灭,黑暗将一切隐藏了起来,任谁也只能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