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邪骨仙风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瘸子、兄弟、大舅哥
    杜牧翻起脸来那叫一个恐怖,几乎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能镇住他的人不多,现在陆人远走了,唐火儿走了,元哲影响不了他的决定,万中流等人不敢影响他的决定,细细数来真得没有他畏惧之人了。

    一步踏出,来到坐仙谷外,将离垢里扔死狗一般扔在地上,画地为牢,摆正其肉身,让他面对坐仙谷日夜跪伏,将神魂囚禁在高空,风吹雨淋,烈日曝晒。

    “那是离垢里离师弟?他还活在世上?”后山厉鬼一般的凄凉嚎叫,惊动了剑华宗诸位弟子,全部运转神念朝那里望去。

    “他家伙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了,居然被小师弟如此折磨!”众人吃惊。

    “好像杀了一个叫陆人远的剑华宗弟子。”炎衍优哉游哉的走来,这家伙‘任务’没有完成,所以并未离去。

    众人一阵沉默。残害同门本身就是重罪,何况那人还是陆人远,虽说只是一个普通弟子,但谁不知道他对杜牧的恩情,简直就是自己找死。

    “你怎么还不走,小肚子不是叫你滚了吗。”金小元怒斥,他被炎衍虐惨了,现在一条胳膊还用不上力气,眼睛都是乌青的。

    “赢了老子想赖账,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不请我嫖一场我是不会走的。”炎衍要是无赖起来,这帮人真拿他没有太好的办法,千骄榜的排名摆在那里。

    众人打又打不过,赶也赶不走,只能由他去。有杜牧在,这家伙应该不会太放肆。

    炎衍东转转,西走走,前看看,后瞧瞧,神情自若,泰然处之,就跟自家盖房子监工一样,完全看不出一点见外之意,有时候还会喊几句:嗳,你那个石料多出了一毫,往里压一压;喂喂,那根椽子偏了哦,往里移一下啦!

    “千骄榜上的人物真有这般无聊吗?这得闲的多蛋疼?”众人狐疑,全部腹诽道。

    杜牧乜了一眼炎衍,离开后山,朝山下走去。

    “喂,你小子去哪。”炎衍眼尖,一眼看到杜牧离开,连忙跟了上去。

    杜牧不理,继续闷声走路,踏上铁索,径直来到海州地一家小酒馆。

    “原来你是想喝酒啊,一个人喝闷酒多没意思,我陪你喝。”炎衍自来熟的招呼老板,道:“有什么好吃好喝的,尽管上来,小爷不差钱。”

    老板是个瘸子,见到杜牧似乎有那么短暂片刻的失神。

    砰!

    炎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张罗啊。”回头对杜牧道:“不是我说你,想喝酒怎么也挑个像样的好地方吧,这破烂小店又有什么好酒了,不如我请你去炎州吧,不仅有绝世仙酿,还有……嘿嘿嘿嘿……”说着说着,这货口水就流出了,滴答滴答落在桌面上,显然想到了什么乐趣。

    “你烦不烦,闭上你的嘴,我又没请你来。”杜牧终于受不了对方的聒噪了,准备出手赶人。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家伙还是个话痨呢,螳螂比他可爱了,那货同样不着调,却不会如此烦人。只是那家伙最近好像一直围着熹小怜在转,没工夫陪自己下山喝酒。

    炎衍顿时不言语了,就像嘴上贴了封条,伸手抢过路瘸子送来的酒肉,咕嘟咕嘟倒了两大碗,一碗推给杜牧,另一碗一饮而尽。

    “噗……妈的,这是什么酒,难喝得跟尿一样。”这货故态复萌。他从未喝过这般劣质的酒,入喉的酒水全部喷了出来,忍不住开口吐槽。

    杜牧不像炎衍那般豪迈,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被他称之为尿的酒水,脸上没什么表情。

    “咦,难道我喝的太快了,没品出味来?”见杜牧喝下这等劣酒仍是风轻云淡,面不改色,炎衍轻声嘀咕。

    他倒了一碗,学着杜牧的样子小口喝下,不再囫囵吞枣,劣酒入口,辛辣无比,苦涩都有,这哪里是喝酒,分明是喝泔水。

    他哪里知道,杜牧喝的根本不是酒,而是回忆。所以他才会看到对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炎衍作为炎族之主的嫡孙,出生就是天骄,怎么会知道杜牧曾经经过怎样的生活,这样的劣酒对杜牧来说,就已经是无上的仙酿了,连温饱都无法解决的人,哪有机会喝酒,那简直就是天大的奢侈,他和丘山半年都未必能喝上一口。

    陆人远之事,对他的伤害非常大,他做梦也未想到,陆师兄竟然死在自己人手里,他一直认为是被四方势力所害,到头来却发现是离垢里所为,他曾有数次机会置离垢里于死地,但想到宗门恩惠,终究放过了对方,想不到竟因为他一时之仁慈,导致陆师兄魂归幽冥。

    杜牧恨自己不够狠,要是当日下了狠手,陆人远可能不会死;要是他够狠,在云京帝都就该把六皇子连山云给宰了,而不是只浇了他一头茶水,便不至于有后来火儿师姐和小结巴之事的发生。

    他邪火无法宣泄,就算将离垢里永禁坐仙谷外,要他饱受折磨,也解不了心头之恨。

    这些,除了陆人远之外,杜牧无法和别人诉说,所以他每次回来都会跟师兄聊聊天,既是回忆,也是宣泄。想到即将离开这里,可能再也无法回来了,他心中更殇,所以才会走下山来,看一看海州地,走一走曾经的故地,他要在这一界留下更多的足迹,证明他曾经来过这里。

    正在这时,瘸子酒馆光线忽然暗淡,门外的光线被挡住了,三个人高马大的青年出现在门口,背对着身子,脸部藏在阴影里,看不清样子。

    “瘸子,这个月该交例钱了,你特么的都三个月没上供了,酒馆还想不想开了。”当中那个威猛青年喝道。

    “老东西,不看你一把年纪,早打死了你。”随者里有人威胁。

    杜牧自顾喝酒,头都没转,他已经知道来者是谁了。

    “老汉的馆子开了十五年,你们吃了十五年,没被你们吃倒喝倒已经是上天保佑了,月月还要交例钱。最近生意不好做,老汉实在交不出来了。”路瘸子道。

    “老东西,你特么是想死了吧?”威猛青年怒了,抓住路瘸子的衣襟,一把将他从柜台后面拖了出来。眼见就要动手。

    杜牧捏着根筷子敲了敲酒碗,示意道:“瘸子,没酒了。”

    “哟呵,力哥在办事,在海州地这片儿还敢有人插嘴?你小子活得腻歪了吧?”那个随者撸起袖子,大步流星朝杜牧奔来。

    砰!

    杜牧甩出空酒壶,对着那人笔直飞了过去,正正地打在鼻梁上,顿时碎了开来,破陶片扎进脸上肉里,满脸开花,鲜血迸流,那鼻子骨早就陷了。

    那人双手捂脸,发出一声惨叫:啊——。那叫声惊天动地,堪比杀猪。

    另外一个随从见同伴吃了大亏,抽出袖中短刃,直奔杜牧脖子刺来。

    胡力见到杜牧,两腿发软,抢在前头一脚踹在随从腿窝眼上,将他踹翻在地,断刃也脱手丢了。

    “狗……狗子哥……”胡力努力迈开两腿,来到杜牧一侧站着,战战兢兢,听候发落。

    杜牧瞧都未瞧他一眼,接过路瘸子送来的劣酒倒满面前酒碗,慢慢喝着。

    “噗通!”

    胡力见杜牧睬也未睬他一下,心惊肉跳,肝碎胆寒,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以头碰地,嗵嗵巨响,边磕头边道:“不知道狗子哥在此,冲撞了您,请狗子哥再饶过小人一回。”

    他见杜牧仍是不语,心下愈发怕了,吼道:“你们两个,还不跪下。”

    那两个随从不知杜牧凶名,但见到老大如此畏惧,知道惹了不该惹的人,终于害怕了,连忙并肩跪在一侧,伏在地上,不敢抬头。

    “狗子哥饶命。”胡力声音嘶哑,抬起手来,左右开弓,猛抽自己嘴巴子,啪啪脆响,没几下脑袋就肿的像个猪头。

    “滚开。”

    身后传来一声呵斥,一个少年由外而内,走了进来,经过胡力身边时,一脚将他踹翻到一旁,走到杜牧对面坐了下去。

    成丘山拉过炎衍的酒碗,放在面前,抓起桌上的酒坛倒了一碗,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也不说话。

    酒馆里顿时拥挤了起来,温度却下降了不少,气氛极为怪异。

    “这两个家伙,喝酒的样子真是少有。”炎衍诧异的想道。

    杜牧和成丘山都是孤童,往常哪有钱财喝酒,偶尔发了笔小财,也舍不得买酒来喝,就算喝了,也是小口小口慢慢的喝,舍不得一下就喝完。

    胡力战战兢兢的爬了过来,跪在侧间,捧起酒坛给两人倒酒,充当起店小二的角色,自始至终没敢起身。

    就这样你一碗,我一碗,在沉闷的气氛里,很快那坛酒又见底了。后面那两个随从见机站了起来,迅速跑进后堂,轻车熟路的搬来六大坛酒,摆在胡力够得着的地方。

    两人你来我往,一碗碗劣酒下肚,越喝眼睛越明亮,哪怕不用仙元之力,这酒也喝不倒他们。

    打破沉默的还是话痨炎衍,他实在受不了这个气氛,想要活跃氛围,笑着道:“这样喝真是无聊啊,要是有几个小妞陪着就好了。”

    “闭嘴。”杜牧成丘山同时呵斥,然后一起举碗,咕嘟咕嘟一口干光。现在酒喝多到喝不完,他们也不是以前的他们了,没必要省着喝。

    胡力接着给他们满上。

    杜牧望着房顶,悠悠道:“我有一个兄弟,生死之交,每次和情义帮打架,他都坚定站在我背后。”

    成丘山望着脚尖,道:“我有一个兄弟,同袍之义,冲锋陷阵,他都是挡在最前面。”

    胡力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你们说的情义帮不就是我嘛。那两个随从也终于知晓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两位狠人了,唯一能让帮主害怕的两大铁汉。

    杜牧道:“我兄弟从来不会弃我而去。”

    成丘山道:“我兄弟向来不会斤斤计较。”

    杜牧道:“我兄弟舍生取义。”

    成丘山道:“我兄弟知恩图报。”

    杜牧道:“我兄弟不理解我。”

    成丘山道:“我兄弟不跟我解释。”

    杜牧叹息道:“我有难言之隐。”

    成丘山道:“不就是为了唐少宗和瑶姬公主么。”

    杜牧一颤,望向成丘山,道:“你都知道了?”

    成丘山哼道:“现在这世上还有不知道之人吗,魔咒体好大的凶名呢。”

    杜牧道:“你不怪我?”

    成丘山道:“怪。”又道:“怪又能如何,谁叫咱们是兄弟。”

    “我以为你不会原谅我了。”杜牧激动不已。

    “现在我也没准备原谅你。”成丘山道。

    杜牧一怔。

    “我师尊饱受道伤折磨,如果你早出现几日,他就不会死。”成丘山神色暗淡。

    杜牧一声叹息。他幸遇元哲,有幸踏入剑华宗,步上修行之途,丘山何尝不是如此呢,得遇仙师,拜入地仙天宫,走得比他要顺畅的多,师徒感情自然深厚。

    可是这种事情,他又怎会知道呢,杜牧又不是真仙,可以无所不知。

    “你打算怎么处置他?”成丘山望向胡力。

    胡力大惊,道:“狗子哥,丘山哥,小的当初也是为了生存,迫不得已。”

    “算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没有当年那一场祸事,我们兄弟也没有今天的成就。”杜牧道。

    “呵呵,我记得你当初可是发誓要把小槐花弄到手的,怎么,不会真想认他做大舅哥吧。”成丘山调笑道。

    杜牧摇头笑道:“那时候小屁孩一个,又懂得什么了。”

    胡力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他现在倒真想把妹妹交给杜牧,只要杜牧点头,哪怕妹妹已为人妇他也不会犹豫半分,只是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了,以杜牧今时今日的成就,眼界何其之高,怎么会看上他妹妹胡花,那只是儿时戏言罢了,当不得真。

    “你走吧,在我没改变主意之前。”杜牧淡淡道。兄弟再次交心,有这‘大舅哥’在旁边很是煞风景。

    “谢谢狗子哥,谢谢丘山哥。”胡力连滚带爬站了起来,一刻都不敢停留。这两个煞星可都是心狠手辣的主。

    只是他跪立的时间太久了,气血不畅,没跑几步就摔倒在地。两个随从连忙架着他快步小跑,逃出了瘸子店。

    “我留在这里是不是很多余?”炎衍装傻充楞道。

    “你本来就是多余的。”杜牧嘲讽。

    “别这么直接啊,怎么说我们也有点交情的嘛。”炎衍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杜牧自认脸皮已经够厚了,没想到炎衍也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