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维之道 > 第三十四章 天才伽罗瓦
    这不是“众人拾柴火焰高”,而是货真价实的“伟力归于己身”——那“伟力”既有知识、阅历之表,更有天赋、才情之里!“众人拾柴”这种合力,是有所损耗的,一人一份天赋、才情合于一处,表现出来的却并不是两份才情,而是一个近似于二,却永远小于二,达不到极限的数字。归于一人、归于自身,却是在等于二的基础上,有所冗余——这一增一减,便是其中的不同。

    当张天野听到这一次被唤醒的人居然是伽罗瓦之后,千言万语就都变成了一个字:“草!”还有什么是比这个更加没天理的?

    伽罗瓦群论……几曾何时,谁没有为这玩意儿头疼过?

    但这一成果,却仅仅是他的众多成果之一——剩下的成果因为当时没人能看懂,所以被退稿再退稿,最终遗失了。若非是他在二十一岁这样的黄金年华和人决斗而死,那他又能够取得多少的成就?又能够将数学,推到一个怎样的高度呢?

    安落则是不知道“伽罗瓦”,见了张天野那见鬼的模样,不禁好奇,问:“伽罗瓦是谁?”

    张天野唏嘘道:“伽罗瓦,那是一个他死了,我们都庆幸他死得早,又遗憾他死得早的天才……是个十九世纪的法国数学家,在现代数学史上有着浓墨重彩的一笔。二十一岁的时候就和人决斗死了。这个人吧,特别天才……他用群理论证明了五次方程没有求根公式,就是这个,你看……”虽然生物芯片很强大,可以意犹未尽,但张天野表达了一番自己的意思之后,安落还是很头大——

    诚然,张天野解释的东西不算是多复杂,但对于安落而言,这根本就是天书啊……果然喜欢这玩意儿的都是变态。

    她都一个劲儿头大,可搞理工的这些确实基础的东西。

    好吧……无语中!

    风莎燕看的好笑,说道:“只需要知道那是个不循环群就行了。落落,你这数学可要加强啊……让天野从基础开始好好给你补一补,要不然你以后练功会遇到一些麻烦的。数学是科学的基础,对于修炼来说,数学同样是一个重要的基础。你要学习阵法、学习人体运动,所有一切都离不开数学……”

    安落衰:“还是让我死掉算了。我是一条咸鱼……我是咸鱼……我宁愿每天炼体,也不想学数学啊……”

    “别这么抗拒嘛,没那么难的!”风莎燕安慰了一句,还拿王佳乐来说事儿:“我和莎莎领回来的那个孩子就上过几天学,这会儿都已经开始接触群论了。”

    安落:“……”这个更打击人有木有!

    “乐乐已经开始接触群论了?”张天野也是目瞪狗呆——这已经不是“天才”能够形容的了吧?

    王佳乐的天赋或许有,但风莎燕却并不认为王佳乐有多天才。之所以能够学习的这么快,和韩莎的精心引导是分不开的。现在,风尘、韩莎去异界旅游了,教导的任务就都落在了风尘的身上——在许久都没有拯救出埃克斯先生之后,他便继续引导,试着让王佳乐思考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可以拯救埃克斯,什么情况下,是无法拯救埃克斯的……伽罗瓦的出现,简直就像是冥冥之中的命运一样恰如其分。

    说起来王佳乐,风莎燕语带欣慰,颇有一种“后继有人”的感觉。介绍了几句王佳乐的学习情况,便道:“新的时代,就看他们这一代了。像你这样的的,就先用法宝凑合一下吧!”

    张天野气,道:“我们这一代怎么就凑合了?说的好像你不是这一代的一样……”

    风莎燕蔑视他一眼,道:“喂,在女士面前,你能不能讲点儿风度?”

    “你?”

    张天野嘲讽。

    风莎燕挑眉:“怎么,你有意见?你信不信,我现在跑出去喊有人非礼,人能把你唾沫星子淹死。”

    “你狠!”张天野泄气,又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你迷宫走到几阶了?”风莎燕不回答,只说:“我不想打击你。”

    张天野无语……“不想打击你”这五个字本身就是最强的降维打击了,如果是想打击,那又该怎么整?

    安落道:“外面天气挺好,咱们出去溜达溜达……”

    风莎燕“嗯”一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挎包、手包,从包中取出了一个茶色太阳镜戴上,便起了身。安落也起身来,二人率先出去,张天野则是主动去结账。下午的两点多钟,太阳晒得路面暖洋洋的,三人沿着人行道走,张天野指着道路边的绿化带,说:“幸亏我没跑绿化工程,要不你跑了,我咋办?”

    “凉拌呗!我可很忙,没时间帮你弄绿化……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忙,今天百忙之中能抽出一点儿时间来见你,已经很难得了!”

    “哟,耽搁老佛爷钓鱼了,是奴才的不是。”

    “叫我呙……”

    “脸大不害臊吧你?”

    风莎燕停住,将太阳镜拉下来一些,低了一些头从上面看张天野,搞怪道:“哎哟,真厉害,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你看,人家去旅游,你在看家。就没有心里不平衡?我都为你叫屈啊……你说说,结婚的时候一块儿的吧?凭什么享受的事儿祂去,吃苦受累的活儿你干?”张天野一副你不生气我都替你生气的模样。风莎燕看着张天野,目光就像是在看智障一样,那眼神儿似乎在问:“你是不是有病?”

    张天野气急败坏:“你这什么眼神儿?我是在给你打抱不平好吧!”

    “那你倒是说说看,你的前心嫉妒后背了,还是左手看右手不顺眼了?如果是左手看右手不顺眼,你剁了吧。无聊……”

    一个人左手玩儿手机,右手拿着筷子吃饭,右手会心生不满吗?不会——因为一个人就是一个人,而不是左手一个人,右手一个人。风尘、风莎燕、天鬼是一个人,一个人自己怎么会嫉妒自己呢?

    张天野“哼”一声,说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风莎燕道:“我听说吕洞宾有一双眼,一眼看过去,就能看到旁人的一生。要不要我给你把吕洞宾的眼睛按上?到时候你看落落的时候,只要盯着一看,一会儿你就能看到落落七老八十,满头白发,满脸皱纹……”她说的很有画面感,安落嗔了一句“师公”,拉着风莎燕的手就在她的腰上掐了一下,惹得风莎燕一边躲一边笑,却也不再继续说了。风莎燕的性别是女,故而安落上手耍,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张天野看看二人,很明智的没有选择继续。手里的羽毛扇轻轻的扇动,走出了大概五百多米,忽而心中一动:“咱们找个地方试一试法宝啊!”

    然后,就去了公园。

    大拇指按在了键位上,朝着草坪扇了一下。草坪没有反应,但是草坪上的一些枯草却直接成了碎屑,风一吹,都变成了渣滓,化作了腐殖质。一块围城了山尖形状的砖头也被吹了一下,直接变得酥酥的,张天野碰了一下,就变成了腐土……简单的两下,让张天野明白了扇子的适用范围:

    “这扇子对生物无效!再找金属试验一下……”看看公园里的健身设施,貌似用这些设施测试有点儿不厚道:

    年轻人虽然不怎么用,但老年人却经常使用。什么拿一根绳子挂单杠上上吊,还能翻着各种花样上吊……上吊上不死,要是自己一扇子下去,那估摸着直接甩出去,肯定是要死的!想想看一个老头儿握着单杠甩一圈,然后人就飞出去来一个脸刹,地上长长的一条红色的一字……

    画面血腥的不敢看呢!

    “咱们去买一些不锈钢锅试试。嗯,矿泉水来一瓶……”金木水火土,木和土都试过了,接下来就试一试水和金,最后试验火。

    先就在公园的小广场上买了一瓶矿泉水后,张天野就卖力的来了几扇子。肉眼可见的水中竟然变得浑浊了几分,水线之上更是多出了一层泡沫。风莎燕给了安落一个眼神儿,然后就捂住了自己的口鼻,远离了张天野一些。安落见状,很是机智的学着风莎燕捂住口鼻,离开了足够远的距离。张天野则是拧开了瓶盖……

    呕……

    一股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堪称生化武器的恶臭就从瓶口冒出来。遇到了空气之后,水中竟然迅速的生成了一些微生物。

    风莎燕迅速的以神束线解剖过去,在瓶子打开之前,里面是生出了一些厌氧的微生物,但瓶子一打开,却在极短的时间内,生出了大量、大量的微生物……这一幕在意料之外,却又是情理之中……可化五行的五雷化极扇,竟然让矿泉水产生了最为原始的生命!或许,彻底的重复、推演这一个过程,会有助于对生命的起源、生命的本质有一个更进一步的认识,从根本上认识。

    风莎燕心道:“原本没有生命的水中,竟然产生了生命。这一个过程有必要进行详实的观察……生命、意识……明白了这变化的一步,也就更加的明白什么是自我。对于下一步如何进化、如何修行,也会有一个更加系统、精确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