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好国舅 > 139、这世上哪有什么王法
    见黄汴如此激动,依旧不信自己所说,张璟觉得他必须要好好的浇他一盆冷水。

    从而让黄汴冷静下来,好好想想,以东林党那帮文人的无耻程度,和历朝历代朝廷官府的腐败现象,到底会不会不信劣币是由民间私铸的,而是金陵宝源局为了谋利铸造的。

    “黄先生,依你所见,假如我真的帮你把劣币这件事情告诉陛下,陛下不是蠢人,又有前朝诸般先例事情,自然知道劣币大量流通市场,会造成什么恶劣的后果,到时候一定会下旨彻查的。”

    说到这里,张璟故意停顿了一下,看了眼黄汴。

    而黄汴听到张璟所说,脸上自然是溢满了惊喜,毕竟按照张璟的话语,很显然张璟是可以轻易帮他把这劣币流通江南之事,告发到朝廷和皇帝那里的。

    当然,黄汴自然也没有怀疑张璟所说,毕竟,张璟是大明新进的国舅爷,说这话是有底气的,若是换了其他人,黄汴自然要考虑对方是不是骗子,说的是真是假。

    只是,张璟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在看到黄汴脸上的惊喜神色后,张璟便突然语锋一转道:“不过,到时候黄先生告发金陵宝源局,引得陛下震怒,下旨彻查江南劣币一事,敢问黄先生一句,你那时可有证据证明劣币是金陵宝源局所铸吗?”

    “这有何难?只要陛下一旦下旨彻查,到时候直接派人搜查金陵宝源局,他们在宝源局铸了那么多劣币,不可能一点儿痕迹都不露的。”黄汴十分想当然道,至于张璟口中的证据,他却是没有的。

    别看黄汴派人查到了江南劣币的源头,但是那也只是他暗中派人查访的,真的让他拿出证据,证明金陵宝源局是铸造劣币的源头,那他是根本没有证据证明的。

    这很正常,毕竟真要是让他掌握了金陵宝源局铸造劣币的铁证,黄汴哪里还需要找门路来告发,直接找那些和东林党人不对付的其他党派的科道清流的言官就行了。

    有这些言官在朝堂上弹劾,管你是多大的党派,都得被他们弹劾得灰头土脸,甚至一蹶不振,从此团灭,

    然而,黄汴说到底,还不是没有证据证明劣币是由现在东林党人掌管的金陵宝源局铸造的吗?

    不然,真让黄汴掌握了证据,他怎么可能会来求张国纪和张璟这样的按理来说根本没有弹劾权利的皇亲国戚呢?

    想想也是,动用国家资源,铸造劣币,挖国家的墙角,从而谋取私利,如果那些主谋此事的东林党人真的一点儿防御措施都没有,就可以随意的让别人挖出他们的内幕,那这些敢挖国家墙角的东林党人未免真的太自大了吧?

    “是吗?你也太高看那些东林党人了,真以为他们是正人君子,一点儿防备都没有?信不信,你今日告发,当天金陵宝源局就可能收到风声,销毁各种铸造劣币的痕迹,并且反告你们污蔑朝廷命官,让你们在江南立足不了。”张璟有些嘲笑道。

    听了这话,黄汴一惊,楞楞回道:“不会吧?他们怎么可能能这么快销毁痕迹?而且,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明明是巧取豪夺的人,竟然还这么强词夺理,说别人诬陷?这世上还有王法吗?”

    “王法?这世上哪有什么王法,无非是敢治罪和不敢治罪的区别而已。有的人明面已经能够治罪,但没有朝廷和陛下的默许,谁敢去治罪?”

    张璟闻言,冷冷一笑,接着说道:“而且,销毁证据又有何难?只要这帮人逼急了,什么事情他们都会做出来的。”

    “比如,恐怕在朝廷下旨彻查劣币一事时,那金陵宝源局可能就会在之后,因为铸币出现什么火灾、爆炸之类的意外事故,最终把所有证据都销毁,让你想派人彻查,都找不到人和东西去查。终究,毁尸灭迹,可是最好的销毁证据的方法!”

    随着张璟这一番话说完,黄汴脸色当场一变,原本的惊喜神情立马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那一脸踌躇。

    想了好半会,黄汴才愁着脸问张璟道:“国舅爷,莫非这劣币一事,没有证据,真的告不了那帮控制着金陵宝源局的东林党人了吗?”

    问出这话,很显然,黄汴已经认同张璟所说的话了。

    确实,以如今东林党人掌握朝廷大权的情况,除非有确凿的证据,可以一锤定音的证明金陵宝源局铸造了劣币,并且将之流通到江南各地。

    否则,就算张璟帮黄汴,把关于劣币的事情,全部告诉给朱由校,只要没有确实的证据给金陵宝源局定罪,恐怕到时候真的会没有任何办法,去治罪那些真正靠着铸造劣币,谋取私利的人。

    而且,就算朱由校真的去派能臣干吏去查得话,恐怕很大可能性,真的会像张璟说得那样,随便出些爆炸、火灾的事故,把那些证据全部销毁,让你根本查无可查。

    “确实如此,所谓捉奸捉双,捉贼拿赃。没有证据,照我看来,你现在最好还是不要去告发了,那基本是很难成功。”

    张璟说道:“不如回去坐等,等到江南因为市场上,劣币充斥,形成钱不足钱,商户罢市,工商崩溃的结果。到时候,木已成舟,只要你带着证据去上报朝廷,证明金陵宝源局就是江南铸造劣币的源头,对方以后就是做出任何应对之策,那都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坏处。”

    “等?不可能的!”黄汴脱口了一句,而后反应过来道:“我不可能等的,劣币一日在江南,我们这些江南商户就一日遭受损失,不早日清除劣币,我们肯定会因此破产的。”

    “国舅爷你说我怎么可能会等到那个时候?也许我还没等到劣币彻底影响江南市场时,就已经提前破产了。”黄汴道。

    而张璟听了黄汴这些话,心中对于黄汴的心思,更加了然。

    只听得,张璟道:“所以,依我看,黄先生为今之计,还是先回江南,收集金陵宝源局铸造劣币的证据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