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十四章 话兰若寺
    对于俏姐们的话,掌柜的有些尴尬,毕竟他年轻的时候,也喜欢往那边跑。

    一出院子,到了大街。伙计脸上的笑容消失,狠狠的往地上呸了一口唾沫:“我信你个老东西的屁,你个死抠门的。”

    一想到俏姐们那骚样,伙计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又嘀咕道:“老子有钱也不找你,现在趁着年轻,本钱足,去找胡姐姐岂不是更妙,人家更漂亮,技术高,收钱也更少……”

    说着说着,伙计淌起口水来,至于几次过后,他的肾虚不虚,这就是以后的事了。

    院子里面,俏姐们的闺房中,一阵忙碌之后,掌柜的扶着腰气喘吁吁的爬了起来,道:“老子赚大钱去了,好好洗干净等着我。”

    俏姐们很是疲惫,听完这话,翻了个白眼:“滚滚滚,别来老娘家里了,跟牛一样,做你这单生意,亏死老娘我了。”

    等到掌柜的出门,俏姐们一脸的疲惫顿时消失。麻利的穿好了衣服,把银子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出门就撞到了自己的姐妹,姐妹调侃:“刚做完生意,也不休息休息。”

    俏姐们翻了个白眼:“一个年轻时被狐狸精给榨干的老东西能有什么体力,只是陪着散个步而已,哪里需要什么休息。”

    掌柜的扶着腰,一脸春风得意的出了门。走了一段路后,开始叫苦连天,双腿直打哆嗦。风一吹,越加受不了。连忙回家,多穿了几件衣服,再裹上一层棉被,戴上了斗笠,忍痛到驿站花钱租了辆马车,直奔北郊去了。

    另一头,伙计来到鬼哭的客房门口,敲响了门。

    “大爷,是我。”

    鬼哭开了门,小二贼眉鼠眼的看了一眼,心中遗憾,那个漂亮的冷美人不在,同时暗骂,有个美人不搂着享受,给安排到另一间房养着,这人脑壳有毛病,怕不是被捶了的,迟早要戴帽。

    “坐。”鬼哭惜字如金,随意提了一个字,便自顾自的坐到了桌边,倒了一杯酒悠悠的喝着。

    伙计也不在意,蹲下来拿起火钳操弄了一番炭盆,让炭盆中的火烧得更旺一些,然后一边说:“出城后,沿着大道直行,然后就会遇到一间小屋,入林打猎的猎人经常会在那间小屋歇脚。小屋在一片全是长青木的林子前,旁边还有一条小径,小径直穿过林子,通往兰若寺。不过里面有狼,越是冬天越是凶狠,不知有多少人丧命狼吻。”

    鬼哭满意的点了点头,把一大串铜钱甩到了桌上,道:“这条消息倒是值些钱。”

    伙计嘿嘿直笑,站起身来,拍了拍手,笑着拿走了钱,撩起短袍挂在裤腰带上,轻轻一抖,哗哗作响,他乐的直咧嘴。

    “继续。”

    不必鬼哭提醒,伙计自然不会停下。他乐了一会儿,继续说:“兰若寺有些古怪,以前还香火鼎盛,不过小安国立国之时,派兵来屠了这个寺庙,寺庙中就有了亡魂。林中路难走,大爷上午出发,等到了兰若寺,估计已经快到晚上了,必然要在里面歇上一晚。歇息的时候请记得,不要点火,门窗紧闭,同时还要用布、纸把门窗遮个严实,那些和尚的亡魂会在晚上出没,会往房中窥视,一旦被他们看到,就会杀死房中的旅客。”

    对于伙计的这一番话,鬼哭显得有些诧异:“哦,这种事,你为何会如此清楚?”

    伙计嘿嘿直笑搓手,鬼哭又甩出一大串铜钱,这一次,伙计却干笑道:“大爷,少了点。”

    鬼哭看了伙计一眼,伙计被看得心中胆寒,手脚直抖,刚要松口,鬼哭忽然笑道:“好,就看你的话值不值了,如果不值……”

    “大爷只管砍了我的头。”伙计拍着胸脯道。

    鬼哭甩出一锭碎银,在桌上弹了两下,伙计也冒金光,这一小锭,估计得有四五钱了,也就是四五百文。

    “等着,一部分是今天中午的伙食,剩下的才是你的。”

    心中略微失落,但伙计还是一脸欢喜的抓起碎银子,塞进了裤腰袋里,道:“知道大爷。”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大爷也知道,咱们郭北县挺穷,难免有些人,打起了歪主意,他们就被咱们称之为检尸的。而兰若寺那边,捡尸的尤其昌盛,他们骗路过的商人旅客,说兰若寺有女鬼,尤其漂亮多情,哪些人不知情况,便兴冲冲的去,被捡尸的抬着尸体回来。身上的钱银衣服被捡尸的拿走了,尸体就被卖到了咱们这些客栈酒楼中,还有的被卖到屠夫那里,不过屠夫那里价格低,除非是老骨头,所以一般不会卖给屠夫。”

    “你还没说你是如何清楚的。”鬼哭手指敲打着桌面。

    “大爷别急嘛,我这就说。”见鬼哭有些不耐烦了,伙计连忙道:“一开始我们只知道兰若寺有古怪,却不清楚有多么古怪,只是半夜的时候,捡尸的成群出发,拿着刀,打着火把,让狼群不敢靠近,午时的时候到兰若寺把尸体拖走。后来一个捡尸的不慎摔伤了腿,被人抛下,丢在寺里,几天后,有人去看,他居然还活着,不过已经疯了,后来大家把他送到神婆那儿,问出了一些话之后,有人开始大着胆子在兰若寺里过夜,最后渐渐的,我们这些人也都知道了。”

    鬼哭又问了一些问题之后,伙计兴高采烈的拿着钱离开了,出门还帮忙轻轻的把门合上。

    鬼哭没有相送,坐在凳子上像生了根一样,没有半分起来的意思,继续喝酒。

    不一会儿,门又开了,南宫走了进来:“他有事瞒着你。”

    “我知道。”鬼哭把玩着小巧的酒杯,道:“真正要害的事,他可一点都没告诉我。”

    说着,鬼哭起身:“如果真到了兰若寺,说不准,咱们还能见到他呢。”

    说着,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今天好好休整一下,明天,咱们去见识见识这吃人无数的兰若寺。”

    南宫突然似笑非笑的问:“万一,兰若寺有风流多情的女鬼也是真的呢?”

    鬼哭坐到了床边,听到南宫这话,表情变得严肃:“说不准,勾人女鬼还真是真的。”

    炭火剧烈晃动,接着急剧缩小,屋中,似乎飞快的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