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这个废物你惹不起 > 第344章 我和秦落雁,两不相欠!
    京城严氏,号称百年豪门,在商界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严杰在担任严氏家主期间,虽然称不上是日理万机,却也是个大忙人,因为许许多多的事情,等着他拍板决定。他随随便便的一道命令,就能影响许多人的生活。

    定居澳国以来,严杰的生活,只能用“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八个字为形容。

    按说,既然享清福了,严杰应该养得白白胖胖的。

    事实上却是:以前的严杰,作为严氏家主,神采奕奕,似乎全身有着用不完的精力。现在的严杰,则是眼窝深陷,面容有些憔悴。

    凝望着夏国的方向,出了一会神,严杰轻轻地叹息一声,转身要往回走。

    一转身,严氏愣往了:严夫人正走了过来。

    严杰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快步迎上去,挽住了严夫人的一条手臂。

    严夫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老爷……”

    严杰打断了严夫人的话,但是,他的声音并不粗暴,反而很柔和:“夫人,不要叫我‘老爷’了!现在,咱俩身边除了李二,已经没有什么像样的奴仆,这个‘老爷’实在是名不副实了!你还是叫我‘杰哥’吧。”

    严夫人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说:“杰哥,对我来说,跟着你来澳国,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严杰“噢”了一声,说:“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严夫人说:“在夏国京都的时候,我外面光鲜亮丽,是严府四合院里的女主人。但是,我一点儿也不快乐,你整天对我板着脸!到了这里之后,虽然轻闲了,但是,你对待我好了!”

    严杰沉默了一会,说:“我这一生,其实是很失败的。”

    “不,杰哥,你人如其名,是天下最为杰出的男人!”严夫人说:“你的失误,在于爱上了两个戏子!”

    严杰轻轻地摇头。

    严夫人问:“难道不是吗?”

    严杰轻轻地说:“我这一生,其实亏欠两个女人!一个是你,另一个是严俨的母亲!”

    严夫人说:“秦落雁也是你的女人,难道你对她没有亏欠?对了,是她亏欠了你!”

    严杰听出了严夫人话中的愤愤不平。妒忌是女人的天性,看来,严夫人对秦落雁犹有余恨。

    严杰说:“我和秦落雁,两不相欠!”

    严夫人一脸茫然。

    “让秦落雁进入严府,捧红秦落雁,把秦落雁卖掉,都不是我的主张,我也是奉命行事!拍卖秦落雁所得,也没有我的份!而且,我和秦落雁,至今都是清白的!”

    严杰的话很平静,似乎在述说一个与自己无关的故事。

    严夫人看着严杰:“杰哥,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你是奉了谁的命令?”

    严杰有些艰难地说:“你娘家是毁在谁的手里?”

    严夫人脸色惨白,摇摇欲坠。

    严杰搀扶着严夫人,开始往回走。

    严夫人说:“杰哥,我现在明白了:在夏国京城的那段日子里,你也是身不由己。”

    严杰和严夫人回到了家里。

    澳国地广人稀,房价比夏国的京都要低许多。

    严杰所住的,是一套别墅,不仅有一个前院,还有一个后院,能种菜,养花。

    严夫人受到的刺激较大,一回家就躲下睡了。

    李二来到了严杰身边,低声说:“老爷,我刚刚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关于二少爷的消息。”

    严杰沉静地说:“说吧,一定是坏消息!从我离开京城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严乐的噩梦来临了!”

    李二低声说:“二少爷强暴了一个非常丑的女人,然后,二少爷就疯了!”

    严杰的身躯微微颤抖,声音如常:“消息确实吗?”

    李二说:“是我大学的一个学妹发来的消息,视频也发来了。那个女人太丑,老爷还是别看了吧。”

    严杰说:“这件事,不能让夫人知道。”

    李二低声说:“是!”

    严杰的声音中没有任何喜怒哀乐的感情:“这一切,应该都是骆洛神的手笔吧。”

    李二叹息一声,说:“八年前,骆洛神还是个小姑娘,住在四合院里,很优雅,很善良。没想到现在变得如此狠毒!”

    严杰说:“人都是会变的,一切都会变的!”

    李二压低了声音说:“老爷,我仔细观察了,我们东西两边的邻居,其实是在暗中监视着我们!”

    严杰沉默。

    李二说:“老爷,是不是报警?或者换一处宅子?”

    严杰说:“据我所说,骆氏早在几年前,就在澳国布局了!澳国的政局特点,是两党轮流坐庄。而骆氏,与两党的一些议员的关系都不错。”

    这次轮到李二沉默了。

    严杰淡淡地说:“我们现在住的房子,都是骆氏提供的。要是出现了窃听器,也毫不奇怪!”

    李二大惊失色。

    严杰安慰说:“我忖度骆洛神的意思,只要我们认命,她就不会对我们下毒手。”

    ……

    本来,按照洪大雷的计划,是他在骆英的引领下,向严俨负荆请罪。

    但是,骆英拒绝了洪大雷的要求。

    由于洪大雷的堂姐是修武界的人,骆英固然不想把洪大雷得罪狠了,但是,骆英更不想因为洪大雷的缘故,给严俨添堵——要是严俨本不想饶过洪大雷,却因为骆英的关系,饶过了洪大雷,那么,严俨岂不是暗中对骆英有了看法?

    由于知道严俨的前世是横行宇宙的至尊天帝,骆英对严俨完全是一副奴颜婢膝的模样。就算见了骆洛神,骆英也是一副低三下四的模样。

    由于骆英不出面,洪大雷只好硬着头皮,带着几名心腹,由江都前往京都。

    洪大雷在心中打定了主意:只要严俨不杀他,他就答应严俨的一切条件。等到与他那个在修武界的堂姐联系上了,他一定会让严俨死无葬身之地!

    在洪大雷看来,堂姐的造诣,已不能用“武功”二字来形容了,简直就是一种“神通”了!

    洪大雷从来没有考虑过离家出走的问题,因为他的家,是他与堂姐联络的唯一地点!

    要是逃之夭夭,固然能逃命严俨的毒手,却失去了与堂姐联系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