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带着武器回大唐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善意的谎言(求订阅!)
    用心良苦?

    听到这,王城恩差点被气笑了!

    这康王哪里是用心良苦?他分明就是怕事情败露,自己知道他根本没起一点作用,然后拒绝康王世子的求亲!

    现在倒好,他什么都没做,还假装做了,等明天王韵诗嫁过去,对于他来说,一切也都晚了!

    王城恩甚至都能想到,等明日婚事过去,然后流民潮马上就到了金陵,他的位子就算坐到头了,而自己的女儿已经成了别人家的——呵呵,这么想来,康王这么着急,一天行了无礼,这是原本就没打算让他女儿做正室啊!

    可恶!可恶啊!

    刚才那个张三竖告诉他的时候,他还不信,他还幻想着康王已经帮他办好了,简直愚蠢至极啊!

    看着王城恩的脸色不断变幻,赵百禹的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让你派人阴我,看我也阴你一次!

    单看王城恩现在的脸色,估计康王世子跟王韵诗的婚事一准黄了,到那个时候,这两人肯定反目成仇,康王也绝不会再为了帮王城恩,找杀手来为难自己了吧?

    想到这,赵百禹心里痛快异常,跟王城恩道了别,匆匆离开了。

    他想笑,想大笑,所以得赶紧走,若是在王城恩面前笑出来的话,那就有点尴尬了……

    王城恩此刻想的很多,以至于赵百禹走了他都没有察觉。

    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件事无比坚定,那就是不能再让王韵诗嫁过去了,那哪里是出嫁,简直是推自己的女儿进火坑!

    马上喊道:“来人!赶紧通知其他人,把刚才安排的事情都停了!”

    门口的两个下人听了王城恩的话面面相觑,小声道:“回老爷,少爷刚才就让停了……”

    他们本还以为,王霸私自叫停王城恩安排的事,怕是免不了一通责骂呢,没想到这次两个人竟然想到一起去了!

    王城恩也是一愣,自己这儿子原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没想到今天竟然办了件正事——难道就是因为那个姓张的在指挥他的原因吗?

    看来,这人还真的有用!

    王城恩马上又问道:“少爷在哪?跟他一起那个——张公子呢?”

    “回老爷,少爷跟那个公子都在后院呢!”

    听了下人的回答,王城恩十分高兴,赶忙往后院走去,边走还边吩咐道:“告诉所有人把手中的活停了,还有,今天不再见客,谁都不见!”

    说完,王城恩已经出去了……

    …………

    张十二跟王韵诗和王霸在后花园里坐着说话,其实主要是王韵诗姐弟两个一直在问张十二事情。

    因为听说张十二来金陵前在梁州少待了一段时日,所以她们两个就好奇的问起梁州的事情来。

    可怜的张十二,大话说的太满,他除了年前回过一次梁州之外,哪里再回去过?但就算这样,他知道的关于梁州的事情也比王韵诗她们多多了,再说了,不是还有编吗?

    于是张十二就说了好多事,包括接替王城恩的梁州知府郝军阔被撤职,现任梁州知府乃郭靖副将的事大概说了出来,两人听了感慨万千。

    王韵诗听着张十二说话,眼神还在他的身上仔细观察,嘴巴几欲开口,似乎有什么话想问,但却又问不出口,总是卡在那。

    这时,王霸先开口了:“大哥,你可知道那张十——张将军可否回过梁州?”

    王霸本想叫“张十二”的,但是想了想张十二上升势头那么猛,而且他姐姐对这个人还颇为赏识,再叫名字的话貌似不太好,于是才改口“张将军”的。

    张十二听了这话,心里开心异常,心想这怕是旁边的王韵诗一直想问但又没问出来的事情吧?

    侧头看了王韵诗一眼,果然,她的脸上此刻全是激动的模样,发现张十二看它的时候,脸缓缓转到了一边,饶是这样,他还是看到了她已经变红的脸颊:呵呵,害羞了哦……

    张十二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张将军?哪个张将军?”

    张十二明知故问道。

    “就是张十二——张将军呀!”

    王霸在一旁提醒道。

    “哦,原来王公子说的是张县伯啊!前段时间在下确实在梁州见过张县伯一面,张县伯温文尔雅的姿态确实给在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吹别人,张十二就是一把好手,那轮到吹自己的时候,张十二更是不会谦让,吹就完事了!

    “张县伯?”

    听到张十二说的“张县伯”,王韵诗和王霸都异常好奇的问了出来,这也难怪,张十二的县伯之位是到了荆州被封的,那个时候,王韵诗一家早就来金陵了,不知道也很正常,所以现在她们才会如此诧异。

    “是啊,张县伯在荆州屡立奇功,所以被陛下御封为县伯,据说还在荆州赐了良宅,这已经是很久的事了!”

    张十二心下得意的说道,心想看看我多厉害呀!

    而听到这话的王霸和王韵诗表情各异。

    王霸的反应确实跟张十二想的差不多,先是震惊,尔后就是羡慕,这人比人简直气死人!

    想想当初他认识张十二的时候,他不过是个顶包的赘婿,然后又成了书童——再然后,他的上升轨迹可不要太快,一路披荆斩棘,竟然成了当今陛下御封的县伯!

    这世间之事,果然是变化太快啊!

    而王韵诗呢,听到这话先是震惊,尔后喜悦,最后脸上则是忧伤。

    她为张十二有那么好的前程而感觉自豪,可是想到他现在的身份跟自己已经是天上地下,自己跟他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了……

    所以,她心里才会充满忧伤。

    看到王韵诗的模样,张十二突然想明白了些什么,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大嘴巴子,这破嘴,真是欠打!

    然后脑子开始飞速运转,该如何补救一下。

    “那张——县伯,回梁州之后,可曾——”

    王韵诗试了好多次,最终也没有勇气把这句话说完整,她其实是想问问他,张十二回到梁州之后可曾找过她?

    可是这种话,她怎么好意思问出来呢?再说了,就算他真找了,一般人哪里能知道呢?所以这话说了一半就不再继续了。

    张十二面色不改,但心里却是一喜,心想有了!

    “王小姐,张县伯回梁州那几日的事情,在下还真的知道不少!因为张县伯诗词俱佳,梁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张县伯回梁州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了,那时候,为了看张县伯,简直到了万人空巷的地步!”

    吹自己,自然要狠一点……

    张十二如是想到。

    “而在下对张县伯也仰慕的紧,又恰好身处梁州,自然不会错过这种盛事,所以对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清楚不少!”

    张十二看到王韵诗的心思已经被他完全吸引过来了,心里高兴,于是马上又说道:“说起张县伯回梁州的事情,在下倒是有一件事记得特别清楚!”

    “什么事?”

    一旁的王霸也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在他的印象里,好像那家伙确实喜欢惹事,关键是每次惹事都能完美处理,想想还真是气人呢!

    也不知道这次又出了什么样的事。

    张十二贱贱一笑道:“这事情嘛,就是打了当时的知府公子——郝世荣一顿!”

    “嘶——”

    听到这个,王霸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张十二,怎么那么喜欢打知府公子啊?

    最早是自己被他骂过几次,然后是那个晟意被他打了一顿,现在又听说那个郝世荣被他打了一顿——这么看来,自己算是最好的,起码没有挨打啊!

    看来,张十二对自己还是不错的!

    王霸自己在那里想着,王韵诗却是好奇的开口问道:“张县伯为何好端端的要打那郝公子呢?”

    就等你问这句呢!

    张十二心里已经乐出了花,马上又编了起来:“听说当时张县伯刚回梁州就马不停蹄的去了知府,好像是说要找王小姐,结果王小姐当时已经来金陵了,所以张县伯当时非常伤心!”

    王韵诗听到这,刚才还忧伤无比的心情突然放晴了不少,嘴角紧紧的抿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而王霸则是好奇道:“大哥,这张县伯伤心怎么最后还打上那郝世荣了?”

    在王霸看来,两件事根本没有什么联系,所以他是万分好奇。

    “找不到王小姐,张县伯除了伤心,还在知府门外念了那首“西方有佳人”来,这也引得郝世荣从知府里出来。因为张县伯刚回去,郝世荣也不知道他是谁,所以骂了他几句,或许张县伯心情正处在不佳之时,所以就——打了……”

    张十二连编加吹,一个新故事就出现了,除了最终结果还是郝世荣被他打了一顿外,其他的地方都被改了。

    这么编的唯一好处就是,王韵诗脸上的表情已经不是刚才那副伤心的模样了!

    要么说,编编更健康呢——不对,是善意的谎言!

    “张县伯——真的这么做了?”

    王韵诗还是有些不可置信,他大老远从荆州回到梁州,做的第一件事竟是找自己?

    王韵诗感觉自己此刻正沉浸在来之不易的喜悦当中,不想自拔!

    “这些都是在下亲眼所见,自然不敢瞎说!”

    而实际上他却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紧接着又说道:“当时看到张县伯对王小姐的一片情意,在下就觉得张县伯跟王小姐想必是郎有情妾有意,因此在听说王小姐要嫁给康王世子的时候,不免诧异……”

    张十二说完,王韵诗陷入了纠结当中。

    她第一次犹豫了。

    之前她想的就是为父亲王城恩分忧解难,之所以那么坚定,很大的原因是她觉得跟张十二再无可能了,他去了荆州,或许早就把自己忘了呢……

    可是现在听到他竟然记挂着自己,王韵诗突然就不想嫁给康王世子了,但想到婚期就是明天了,心里不免又忧愁起来……

    张十二看懂了王韵诗心中所想,笑着开口道:“王小姐不必担心,明天你怕是嫁不出去了!”

    王韵诗听到这话,眼神再次亮了起来,盯着张十二的眼睛出神: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呢?或者说,他跟他到底有什么关系呢?为何会从他身上感觉到那么多相似的地方呢?

    …………

    “原来张公子在这里!”

    正当王韵诗冥思苦想之时,思绪被王城恩的声音给打断了。

    回身看去,就看到王城恩一脸喜色,大步阔进的朝这边走来。

    按理来说,王城恩只是知道康王在欺骗自己的话不应该这么高兴,毕竟康王是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若是康王都办不了了,他的知府命运也算是到头了。

    但是,他又发现了一根救命稻草,就是面前这个张三竖!

    他之前就信心满满,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想必他早有应对之法,所以他才会这么高兴,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他身上!

    看到王城恩的表情,张十二已经明白了大概,想必赵百禹已经来把康王的底都说了一遍,于是也笑着说道:“王知府,在下跟你说的事情,是不是都应验了?”

    王城恩马上笑道:“是啊!想不到公子竟然能料事如神,王某实在是佩服!”

    王城恩拱手说道,脸上洋溢着笑容。

    “多谢王知府夸奖。”

    张十二淡然说道。

    听着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对话,王城恩和王霸都有些懵,王霸开口道:“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城恩叹息一声道:“哎,幸亏有张公子提醒,那流民潮依旧还未停止,怕是用不了几日就要到金陵了!”

    王霸一听,先是一喜,心想大哥说的果然对!

    然后脸上又是一怒道:“爹,你看看,那康王只是嘴上答应我们,可他实际上什么都没做!姐姐怎么能够嫁给那个康王世子?”

    王城恩的脸色同样有些愠怒道:“哼!那康王世子想娶韵诗?没门!明日的婚事取消了!听说你刚才让下人们停了手中的活?做的好!”

    第一次被王城恩夸奖,王霸脸上简直乐成了一朵花,乐呵呵的傻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