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在煤矿卖煤的那些日子 > 第696章 张小北被滞留了
    结果进去之后,张小北也没看到什么大人物,就是刘华、李金荣,还有林晓晨。

    不过中间主座的位置,确实是空的。

    “大人物还没来啊,李总。”张小北有点不大开心地问道。

    “来来来,可能是忙,一会儿就来。”李金荣敷衍着。

    “那我的血糖可一会儿就低了啊。”对啊,你总得照顾照顾病人吧!

    “那我们……先垫点儿?”李金荣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已经开始让上菜了。

    不一会儿一个“白手套”进来了,跟李金荣的耳朵边儿咬了一两句悄悄话。

    李金荣摆了摆手,就让他出去了。

    紧接着,李金荣满脸赔笑地说:“哎呀,张总啊,不好意思啊,这领导晚上有事儿来不了了,不过也正常,领导们事情多,那我们自己吃吧,上菜。”

    这紧接着,什么鲍鱼龙虾,燕窝鱼翅一类的就一人一份而给上来了。

    张小北一看,笑了:“李总啊,您这顿饭可是有够破费的啊!”当然了,张小北饿了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把肚子填满了再说。

    这吃着喝着,李金荣就问上话了:“张总,你真的就不考虑考虑吗?我是说那两块资源。”

    对啊,十好几个Y呢,你就真的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张小北说:“我考虑有个毛线的用啊,那得看我们刘董的意思。这两块资源又不是我张小北花钱买的。”

    “可是这两块资源是在你秦省子公司的名下啊,你是法人代表啊,你是董事长啊。”李金荣的意思是,你就有权做决定啊。

    “李哥,您是真不明白,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这玩意儿,应该是股东会的意思才最重要。”

    “股东会有出让的主张,董事会才能召开会议做决议啊!因为这是股权转让,又不是人事任免。”

    “所以说,我一个人同意,啥用也不顶啊!”

    张小北心想,李老板,您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不过随即张小北就明白了——

    这是拉自己入伙,一起让刘向波改变主意的意思啊!看来这顿饭的主要意思是在这儿啊。

    “张总啊,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现在再怎么着,你也是个打工的,只有把现成成的票子装在口袋里,那才是自己的。”

    “这么跟你说吧,这个事情你要是能促成,好处绝对少不了你的。这个数,怎么样?”

    李金荣说着,还伸出了一个手指头。

    “真心不怎么样,我一年的管理股在金盛集团还三千多万呢,加上秦省子公司的管理股,我一年六七千万,就今年市场不好,我两项加起来也有个四五千万。”

    “您觉得就您刚才说的价格,够我背叛的筹码吗?”

    是啊,我干上两年就是这个数,符合法律规定,符合公司章程,拿的是明明白白,挣的是放放心心。

    我吃饱了撑的,拿上你这一个Y,担惊受怕提心吊胆的,我没事找事啊。

    我特么是不会算账是怎么滴?

    不过这个时候,李金荣似乎也明白了,自己的筹码不够,可是能怎么办呢?

    李金荣说,不说了不说了,继续喝酒。张小北也无所谓,你不说,我才懒得说呢。

    就这么着,饭吃的也不怎么愉快,也就吃的快了。

    饭后,李金荣直接吩咐站岗的:“张总今晚喝的有点多,找个地方好好让张总休息一下。”

    张小北一瞪眼说,李总,我没喝多,我回去还有事儿。

    李金荣把手一扬,说看看你,喝多了还乱说话,有什么事儿不能明天再说的,放心,一会儿就把你手机给你送上去。

    这俩站岗的也不含糊,架起张小北就往楼上走。

    到了一个房间,直接推开们,里边的灯就是亮的,直接把张小北就给撂床上了。

    张小北瞬间就清醒了,麻蛋,自己这是被李金荣滞留在这里了。

    不过幸好,自己是刚刚换的新手机,手机上没有什么重要信息。

    和彤丹丹一直保持联系的那部手机,干脆没有装在身上,还好,还好。

    今天晚上,这帮子人非得把自己手机给拆了,看看里面到底都是什么消息内容。

    要是拿之前的手机,那信息可是全乎着呢。

    没想到,换了个手机,还保护了彤丹丹一下,老天开眼呐!

    不过自己也不用过分担心,就目前这个情况,李金荣也就是使使厉害,吓唬吓唬自己。

    真把自己怎么样了,这完全是出力不讨好,没了自己,谁能和刘向波沟通啊?

    当然了,外面还有老刘,12点一到,肯定会给自己打电话。

    这要是一晚上打不通电话,老刘是个缺一窍的?不会跟金永利他们汇报。

    出于这两个考虑,张小北并不惊慌,就悄悄地等明天天亮。

    可是话说12点很快就到了啊,这吃吃喝喝完了都九点多快10点了,张小北又在这里想来想去的,所以很快也就到了12点。

    这老刘在外边屁股上跟扎了针似的,总也坐不住啊,好不容易熬到了12点,结果一打张小北的电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不会吧,吃个饭还关机?不知道多少人一天起来操他的心吗?

    再打,还关机。

    这眼看都从12点打电话打到1点了,这张小北的手机就愣是保持关机状态。

    老刘忍不住了,干脆给金永利的秘书直接去了个电话,说这个事儿不对啊,张总从进去到现在五六个小时了,一直不见人影儿啊。

    金永利秘书说老刘,你稍等一下,我现在就跟领导在一块呢,领导还没有休息,我汇报一下。

    老刘听了也是直咂舌,我靠,都1点了,金永利还没有睡觉?

    不过秘书过了几分钟就回过电话来了,说老刘,现在从金盛省会投资工资给你派一辆车过去,你今天晚上就在那儿守着。

    一旦看见有什么异常情况,立刻汇报,当然了,不用直接给我这个当秘书的打电话了,直接给金董打。

    果然,半个多小时以后,又来了一辆车,是省会牌照,这辆车老刘两三年前还开过,是一辆奥迪,来人是现在投资公司老总的司机。

    俩人把车一换,老刘立刻就把来人打发走了。一看副驾驶上,还给扔了一条烟。

    这是真不让自己睡觉啊,老刘心里想到。

    不过老刘是侦察兵出身,干点这个活儿,那还不跟下酒的小菜一样,根本不怕。

    ……

    尽管老刘一夜没有合眼,但等到七点多太阳已经高高升起的时候,张小北的手机依然是关机状态。

    老刘狠了狠心,说干脆等到八点半,直接给金永利打电话。

    不过就这个档口,老刘的电话却是响了,低头一看,是金永利直接打过来了。

    “还没有消息吧!”金永利问到。

    “没有,金董。”老刘倒是干脆,“这个别墅小区不是还有其他出口吧!”

    这纯粹是侥幸心理。

    “那就是说,张小北肯定是一晚上没有出来吧。”金永利明显很不高兴。

    也对,就这个事情,能高兴了才有鬼呢。

    “对,一晚上没有见出来,也没有见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我以一名曾经老侦查的资历向您保证。”老刘还生怕金永利不相信。

    “行,你还在那里等着,我昨天晚上已经连夜跟刘董汇报了,大家正在积极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