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五百七十一章 拉包尔掠影
    1697年3月27日,在肉痛地付完一笔钱后,“南极狼”号三桅帆船在蒸汽牵引船的拖曳下,缓缓驶进了莫图港,打算对船只进行一番彻底的整修。

    “南极狼”是一艘老掉牙的船只了,这些年也跑过几次太平洋航线,去过宁波、广州、东京(越南)、拉包尔、澳洲等地,为于氏家族的生意做出过巨大贡献。今天这次前往中国大陆,大概是“南极狼”号最后一次远洋航行了,完成这趟后,这条船将被低价处理给别人,未来大概是在东岸近海跑一些短途运输,直到彻底退役拆解。

    风帆木头船,即便是在造船技术日新月异的东岸依然有着极大的市场,因其建造快速、价格低廉,维修起来也不复杂,因此仍然顽强地在东岸的航运事业中发挥着自己的作用。要想真正淘汰风帆木船,不知道要猴年马月呢,毕竟东岸的木材资源实在是太丰富了,也太廉价了,人总是贪便宜的,尤其对那些创业跑运输的小商人而言更是如此。

    目前东岸国内,基本上也就国营大型运输企业开始使用新船、新技术了。如规模最大的南海运输公司,旗下钢铁轮船的数目就在与日俱增,铁木混合类型的船只数量甚至要更多一些。排在后面的东非运输公司、加勒比航运公司的轮船只有大猫小猫两三只,远远不如前者。不过,即便是南海运输公司,旗下数量占据优势的依然是风帆木船,依然在用这些船只跑远洋,更新换代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情——即便该公司完成了更新换代,淘汰下来的木船也不可能就地拆解,国内想要接盘的公司或个人多的是,木船依然会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以上这还是相对富裕、发达的东岸本土呢。在广阔的海外殖民地,水面上航行着的,大部分还是木头船。之前“南极狼”号曾在大溪地的金华港停靠过,就他们这身板,在当地都算大个了。作为一个人口稀少的岛群殖民地,大溪地管委会辖区充斥着数十吨、百来吨的无动力木船。有动力的船只极少,且多在政府手中掌握着,如码头的蒸汽拖轮、海军巡防舰(五十吨级,装有十门老式火炮)等等,航运力量不是很强,但对当地来说真的够用了。

    拉包尔管委会辖区的情况要比大溪地稍好一些,毕竟这里人口更多,经济也更为发达一些。这个海外殖民地目前共有两座城市,分别是拉包尔港和莫图港(后世莫尔兹比港),前者聚集了大部分人口,环境也好些,后者是从土著手里买来的,环境恶劣不说,经济也很惨淡,因为过往船只都喜欢在拉包尔补给淡水、食品,维修保养船只。

    不过最近一些年,本土日益认识到了拉包尔管委会在东岸各条航线中的十字中心地位,因此陆续投入了大量资源进行开发。虽然这些资源大部分都投入到了拉包尔港一带,但莫图港作为全区仅有的两座城市,自然也分到了一点汤汤水水,日子改善了不少。

    就在“南极狼”号抵达莫图港之前两个月,本土才刚刚派过来一支隶属于地质部的考察队。考察队目前正沿着新几内亚岛的海岸线踏勘,尚未回返,但根据已经传回来的资料来看,不是很理想。

    新几内亚这个破岛,面积大是够大了,但真的烂得可以。首先这个岛位于地壳的脆弱带,到处都是火山,地震频发,先天就不太适合人类稳定居住、发展。其次,岛上到处是悬崖峭壁和尖锐的山脊,随时随地都能看到塌方的痕迹,河谷狭且陡,水流湍急。地质断层带的存在致使许多河道上出现峡谷和瀑布,这些河流以极快的速度冲下低处,大肆切割本就不多的平原,使得本岛略具规模的平整土地非常少见。说到底,还是这个大岛太年轻了啊!大部分造山运动都是在约1500万年前的一次剧烈的地质构造及火山活动时期形成的。

    到了后世,在地球的南北极地区都有一支又一支探险队穿梭了。可在新几内亚岛的中央高地,却仍然泛人问津。这里大概是世界上最崎岖的地方之一,同时遍布热带植被,形成了绿色荒漠,遍布的沼泽也给探险者带来了数量庞大的疟蚊和毒蛇,让一个又一个勇敢的探险者或者殒命于此,或者望之兴叹。

    东岸人当然没有兴趣用人命去开发全岛,他们主要还是打算在岛屿四周的低矮处寻找可以开发的区域,另外沿着岛屿遍布的火山岛弧区域(后世的俾斯麦群岛、所罗门群岛等等)也是重点开发的区域,总之是挑容易的来,没必要用人命去和环境硬杠,那不值得。

    东岸人挑选的主要南部的海岸,原因是北岸大片大片的都是山岭直深入海岸形成的悬崖陡岸,人们很难上岸。另外,这里也缺乏条件优良的避风港湾,海面下还隐藏着许多上升的珊瑚礁,不利于船只航行。即便有少数几处没这些劣势的地方,腹地也多半崎岖险峻,没什么价值。

    总而言之,新几内亚岛是北陡南沉,南海岸比北海岸更具开发价值。而且最重要的,南海岸有一些河流可以通航到内陆地区,如塞皮克河,小船艇可以通航到上游数百公里,这就是一个巨大的优势了——要知道,新几内亚岛的大部分河流可是连小船艇都没法通航的。

    东岸人选择莫图港作为开发新几内亚岛的前哨基地完全是一个偶然。首先这里有大量土著(即莫图人)生活着,与东岸商人进行过多年的贸易,东岸人对这里比较熟悉。再后来,因为一系列的因素,这些土著和东岸人闹翻,双方大打出手,土著死伤惨重,剩下的逐渐沦为东岸人的附庸。再然后,就是土地赎买的事情了,东岸人用了价值一千元的物资,从残存的莫图人那里买下来这个港口及附近的好大一片土地,并往这里移民,作为一个重要据点开始经营。

    不过,拉包尔管委会的领导们还是想得太简单了。这里环境恶劣,基础设施也很差,几乎没人愿意移民过来。再加上当地的莫图人在之前被杀戮过重,剩下目前也在持续搬离,东岸人几乎很难弄到足够的苦力来做工,因此无论是商人还是平民都不愿意来此受苦。

    没办法之下,还是政府率先做出表率。拉包尔管委会集体表决后,决定将政府搬离相对舒适的拉包尔港,将莫图港作为新的首府。这样一来,很多人不来也得来了,尤其是军人和政府公务人员的家属们。目前,莫图港已经有了大概两千名东岸人定居,有了一个行政中心的样子了。至于拉包尔,现在则是一座商业城市,当地有几家椰干厂、西米厂、建材厂、卷烟厂,同时有大陆移民过来开设的商店、餐馆、旅社,人口超过一万(包括很多混血的美拉尼西亚人)。

    不过别看拉包尔如此兴旺发达,但居住在当地的东岸人其实并不满意。很多有钱的商人或工程师都把子女送到南边的澳洲读书,自己在当地工作或经商,可见当地的环境也没有多吸引人。

    拉包尔管委会也看到了这一点,因此他们做出了一些努力。首先,莫图港新建起了大片漂亮的别墅区,这是给政府公务人员、军人和工程师们居住的。小区环境相对不错,各类疾病的发病率很低,同时管委会也拿出有限的资金三万圆,配合移民部发下的补贴六万圆,打算在此兴建一座高规格的医院,给东岸殖民定居者服务。医院仿照的是本土赫赫有名的平安纪念医院——甚至就连名字都被取为莫图纪念医院——但规模要小很多,以节省资金。

    同时,学校的教育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他们从本土高薪聘请了许多教师,由政府财政拨款,在莫图港西郊建起了涵盖幼儿园的莫图完全小学,给城内居民的子女提供基本的教育。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因为能有效减少人口的流失。

    当然减少人口流失的手段不仅于此,最重要的还是要让人们有工作、有收入。因此,当地的工商业最近也发展了起来。首先,他们在莫图港引进了橡胶树并开始种植,这里有难得的平原土地,东岸人将沼泽积水排干后,开辟出了许多大小不一的种植园。

    种植园的劳动力以莫图人为主,这使得东岸人不得不派兵征剿周边的部落,捕获奴隶。奴隶们在种植园内工作,照料椰子、橡胶及少量罗布斯塔种咖啡树,以获取微薄的收入,这些给当地原本死气沉沉的经济带来了一点起色。

    城外当然也有一些从事粮食种植业的农民。这些都是拉包尔管委会“死皮赖脸”扣下的移民,同时也有少量登莱裁撤的军户及家属。他们主要种植甘薯,但这并不容易,因为这里的气候多变,有时候连续好多天又热又不下雨,甘薯藤很快就会枯萎减产,人们不得不披星戴月实行人工灌溉,但很多时候并不奏效。

    在这样一种不友好的状况下,农民们不得不饲养一些家禽或牲畜来提高收入。以猪为例,因为劳动力缺乏的缘故,屯垦村子里的猪多是散养的,外来人一眼看上去,就可以发现这些猪很脏,很瘦弱,样子很难看,却又野性未改。要知道,这可是从欧洲引进的大白猪,素来以肯长肉著称,结果现在混得跟野猪没什么区别,也是没谁了。

    猪的数量大概只有人的一半,寄生虫病还很多,本地又缺乏足够的兽医,因此数量增长很是缓慢。一头母猪生产时,一窝往往只有2-4头小猪,且死亡率很高,让当地农民们很是困扰。

    基本上,猪在当地是一种财富的象征,是人们拿来向城里人换钱的商品——农村嫁娶时,猪也是新娘身价的重要组成部分,和银行存款等量齐观,是实打实的硬通货——但如果说靠吃猪肉生存下去,那就是开玩笑了。莫图港目前绝大部分的粮食,还是需要从拉包尔输入,有时候也从澳洲买一些小麦,但数量不多,毕竟人们还不是很富裕。

    综上所述,莫图港的发展还任重道远,拉包尔管委会的发展也任重道远。这里很多年前就是一个重要的船只碇泊地了,但发展了这么多年,依然是一个船只碇泊地。搞成这样子,地方政府难辞其咎,说他们无能可能重了点,但平庸是肯定的。只希望在这波投资大潮来临后,当地的经济能够更有起色一点吧,当地虽然环境极其恶劣,但并没有远离航线,还是有机会的,就看能不能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