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五百四十九章 公子哥们(二)
    “威尼斯流通银行办事处。”乔治·蒙哥马利的汉语水平是过关的,不过在看到隔壁挂着这么一个牌子的时候,依然有些吃惊。后来想了一想,也就释然了,合着是洛邑区的总部还处于兴建之中,于是先到南城区租个房子临时办公,充当临时办公场所和接待处啊。

    威尼斯流通银行,是一家历史悠久的私人银行,目前拥有二十多位股东,基本都是历任威尼西亚共和国执政官家族的后裔。这家银行可以说是共和国的“中央银行”,拥有着存贷款、货币兑换、委托发行公债、发行货币等一系列业务,是整个国家金融系统的中枢神经。

    在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长达二十年的克里特岛战争行将结束前,这家银行债务缠身,一度濒临破产。到最后,还是政府——或者说是威尼斯人民——救了它,商人和市民们被额外征税,用自己生活水平的下降来使得这家银行起死回生,并继续运转下去。而讽刺的是,即便政府大量注资,但威尼斯流通银行的股东结构却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政府在里面一股都没有持有。也就是说,政府的注资是“义务劳动”,是无偿的,是人民送钱给该银行,目的是为了避免更严重的经济问题,避免国家滑入更深的深渊。

    威尼斯流通银行最近十年来发展迅速,吸纳的本国及外国存款屡创新高。特别是在与有东岸资本入股的利亚托广场银行合作,在新华夏岛、黑海等地开展业务之后,该行获得了飞速的发展,虽然还没恢复到克里特岛战争爆发之前的实力,但也相差不远了,是北意大利著名的金融机构,仅次于庞然大物般的圣乔治银行,比圣保罗银行、巴勒莫银行、利亚托广场银行要高出一线。

    这次威尼斯流通银行来到东岸开展业务,面向的主要是在东岸国内做生意的威尼斯乃至意大利企业。毋庸置疑,能在东岸开银行的都不简单,这不但需要得到东岸国家贵金属管理总局的批准(废话,不可能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过来抢生意的),同时自身实力也要足够强劲。当然最主要的,你得让东岸人觉得有合作的价值,不然凭什么让你过来?

    对于这些东西,从小生活在贵族圈子、眼界开阔的乔治·蒙哥马利也是清楚的。于是,当他进入到办事处并得到了主人的会见时,他保持了足够谦卑与礼貌,尤其是出来接待他的年轻人出身高贵——来自皮萨尼家族的迪米特罗。

    皮萨尼家族是威尼西亚共和国著名的贵族,虽然目前不是十二执政官家族之一,但依然是元老会的成员(执政官由元老会进行选举)。其祖上曾经在黑海一带的殖民地塔纳长期服役,在对抗蒙古人和鞑靼人的战争中立下过汗马功劳。几百年过后,皮萨尼家族已经在威尼斯拥有爵位和大量资产,是这个国家的统治阶层之一。不然的话,你以为迪米特罗凭什么可以捞到威尼斯流通银行洛阳办事处负责人的位置?

    皮萨尼家族的纹章是一面旗帜,那是三百多年前威尼斯元老院授予其祖先的军旗。在那个年代,皮萨尼家族的祖先率领一支舰队抵达塔纳,然后在蒙古人和鞑靼人的喧嚣中坚守孤城,元老院授予的军旗在战斗中始终不曾坠落,可见其英勇程度。

    作为贵族,乔治·蒙哥马利曾经系统学习过纹章学,对国内外的著名家族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了解。因此,在见到迪米特罗·皮萨尼后,他说话直击重点,尽挑着对方祖上的丰功伟绩说,然后还不着边际地提到了如今的皮萨尼家族在地中海一带的贸易影响力。迪米特罗今年还不到三十岁,从小历任商船大副、船长、商站经理、商品交易会采购代表、里亚托广场银行经理,人生阅历比起乔治·蒙哥马利还要更深一筹,不过在听到对方的吹捧后,依旧十分满意。

    这会两人都已经坐下,仆人端来了香喷喷的咖啡和甜点,然后默默退下。两个人都用汉语交谈,虽然各自都带了一些奇怪的口音,但并不是难以理解的。

    “……盛产肉桂的锡兰岛四周几乎已经布满了城堡。如果需要的话,为了保护这块领地,荷兰人可以派遣40艘以上的装有大炮的快速帆船。他们现在控制了很多交通要道,如果他们愿意的话,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干扰所有国家与中国、日本的贸易。不论是谁,只要认真想一想他们已在那些地方形成的实力和仍在与日俱增的实力,就都会担心,他们终有一天将独占利润丰厚的东印度贸易,把别人完全排斥在外。”聊了一会不相关的事情后,乔治·蒙哥马利有意识地把话题朝东印度贸易上转移。

    “但联合省与贵国是盟友,荷兰东印度公司与英格兰东印度公司也有协议,每年都可以采购指定数量的香料。请恕我直言,他们并没有垄断贸易的想法,虽然他们有这个能力。”迪米特罗·皮萨尼回答道。

    英格兰人提起的东印度贸易他不怎么感兴趣。对正处于恢复期的威尼西亚共和国而言,最重要的事情是搭上东岸人的便车,在东地中海、黑海及新华夏岛获取商业利益,在北意大利地区获取政治利益,这是夯实基础的事情,比遥远的东印度可重要多了。

    至于说乔治一直提到的香料贸易。是,这在很久以前确实是威尼斯的命根子,为此当初还和奥斯曼帝国打了许多年的仗,但那又如何呢?现在有北意大利巨大的利益摆在面前,同时与东岸的合作也赚了不少钱,何必再去趟东印度群岛的浑水呢?再说了,荷兰东印度公司目前给了英格兰人一定的采购香料的口子,两国关系也因为法兰西的缘故而比较融洽,这个时候英国人应该全力在印度怼法国人,保住自己的印度贸易利益,而不是多处树敌,与荷兰人纠缠不清。因此,迪米特罗对乔治的话有些疑惑,故只是点头,不轻易发表意见。

    果然,在谈了一会东印度群岛的事情后,乔治·蒙哥马利再也忍耐不住,询问起了威尼斯对法国舰队开始频繁出现在东方这件事的看法。

    “……在集权制国家中,只要政府中有一位天才的杰出人物,情况一般就会不同。法国当前的兴盛,就主要得益于这类人物,如黎塞留、马扎然、科尔贝尔以及如今的卢瓦(路易十四的宠臣、战争部长、海军顾问)。卢瓦是一位比较强硬的人物,致力于国家的各个方面,他仗着路易十四的宠信,调查神职人员的生活作风,关心军队的训练及法律的执行,储备了大量的军需补给品。最重要的,他为法国海军的成长筹措了巨额的军费,并倾其全力鼓励相关制造业和贸易的发展,这对很多国家来说都是一种威胁。”乔治·蒙哥马利说道。

    迪米特罗·皮萨尼听后轻轻颔首。海外贸易他不是很关心,那有其他部门负责。而且,现在北意大利诸邦国组建了军事联盟,统一市场的谈判也已接近尾声,未来会不会组成一个联邦,这个谁也说不准,但有很多人在朝这个方向努力。迪米特罗是乐于见到这个联邦成立的,而且他也深知,这个联邦一旦成立后,面对的首要敌人就是法兰西,其次是奥地利。对于现在法国人在海军方面倾注了大量精力,以至于东印度群岛、印度次大陆的荷兰人、英格兰人都感到紧张,他还是心中窃喜的,因为这很明显有助于分担北意大利联邦——好吧,现在还是邦联——的压力。

    这位油头粉面的蒙哥马利先生在自己面前大谈特谈崛起的法国海军的威胁,无非就是想为英格兰王国拉一些帮手罢了。或者即便没能成功拉到帮手,也可以败坏一下法兰西王国的名声,可以增加法国人的外交成本。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法兰西王国现在还有名声吗?真是可笑!现在欧陆哪个国家不是瞪大眼睛盯着这个侵略成性的国家?法国人的名声根本不用别人来败,他们的国王已经自己败光了,这一点人尽皆知。

    迪米特罗·皮萨尼没有正面回答乔治·蒙哥马利的话。他只是泛泛而谈,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敷衍之语。威尼西亚共和国最紧要的利益,还是在于亚平宁半岛。至于目前存在的一些海外贸易利益,在东岸“老大哥”的牵头与庇护下,还是比较稳的,没人敢过来挑衅。因此,他们目前只需集中精力整个北意大利诸邦的陆军,使其如臂使指,拥有强大的战斗力。而这,也正是老大哥一直希望并督促他们做的事情呢。

    到海外空耗国力去与法国人纠缠不清,那是非常不明智的。退一万步说,如果真的利令智昏到去印度瞎掺和,无论成败,那也只会是主导了北意大利邦联海军的熱那*亚人说了算,与他们威尼斯真的没太多关系。执政官们得傻到什么程度才会这样舍己为人?醒醒吧,亚平宁半岛还没统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