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潘帕(二十二)
    “最新运过来的马德拉岛葡萄酒,纳雷什金先生,你要买一些吗?”纳雷什金大厦对面的街上,一名头上包着红布巾,做水手模样的男人高声喊道。一边喊他还一边拍了拍身旁的橡木桶,以吸引奥列格的注意。

    “尊贵的纳雷什金先生,您身上的正装该换了。根据青岛港最新流行的款式,我们新设计了一款中国绅士装,丝绸和呢绒混纺面料的,非常不错。我想,这对于您参加上流社会的聚会非常关键。”一位鼻梁上架着一副玻璃眼睛的中年男人坐在自己的小店内,笑呵呵地说道:“即便您不需要,您的仆人也需要一套相对体面的呢布外套,鄙人从事专业裁缝工作二十年,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美味的海鲜烩饭,吃过的都说好。纳雷什金先生,已经中午了,是该坐下来享用一些美食了。我给您留了一个安静的房间,如果您不愿意的话,我也可以让人把午餐送到纳雷什金大厦里您的办公室内。免费的!”又一名身材肥胖的厨师从屋里钻了出来,用一种谄媚的语气说道。

    “纳雷什金先生,新到的印度神油……”

    “纳雷什金先生,上等的弗吉尼亚烟丝……”

    奥列格一进到纳雷什金大厦五十米范围内,耳边便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兜售自家商品或服务的声音,这令他很是无奈,同时更是自豪。附近的人都知道,来自俄罗斯的奥列格少爷年少多金,出手阔绰,身边仆人、保镖、管家等人的工资是市场评价价格的1.5倍,相当了得。而且,他是盐布铁路的股东,每次开股东大会都会受邀出席,同时还是南村港地标性建筑纳雷什金大厦的主人,日后钱景不言自明,因此非常受南村港本地商人们的追捧。

    看到这些商人们招徕生意,奥列格也面含微笑,向他们点了点头,不过却没停下来,而是径直进入了纳雷什金大厦。大厦底层有几间专属于他的办公室,他在这里稍事休息,然后吃了几块煎小牛排做午餐,便又带着随从出了大厦,拐到了离大厦百余米的一个综合市场内。

    虽然家族不断往他这儿汇资金过来,可这并不代表奥列格打算什么也不做,被动等钱。事实上,仍有一部分少年心性的他也打算自己开展一番事业,为此他在青岛港船舶市场上专门拍了一艘650吨的旧船,准备在东岸采购各种商品,然后运回俄罗斯销售,以赚取利润。

    或许有人会说,俄罗斯现在与东岸不是断绝贸易了吗?好吧,如果我们仔细分析,其实那只是俄罗斯帝国单方面拒绝来自东岸的商船靠岸贸易,但东岸共和国却从来没有出台过针对俄罗斯商人的禁令,虽然走海路出国贸易的俄罗斯人实属凤毛麟角。

    因此,奥列格是真打算在东岸采买一些俄罗斯难得一见的商品,并回去出售的。而他采买商品的地点,无疑就是位于南村港这个商业重镇内的综合市场了。

    综合市场每天都开门营业,早上六点的时候在市场管理处击鼓五十下,众商贩、手工业者及牙人们便蜂拥入内,各就各位,开始叫卖货物。而等到下午五点钟的时候,市场管理处又会敲钟五十下,示意众人退散,然后派专人进来打扫卫生,等待明日再度营业。

    市场内有许多卖瓜果的左近农民,奥列格一进市场大门就看到了。那些人戴着草帽,坐在草垫上,面前摆着胡桃、甜瓜、枣、杏、桑葚、酸梅、西瓜等时令水果,虽然不如丘布特河及芦荡河流域的甜美多汁,但也相当不错了,价格更是便宜,因此非常受欢迎。

    奥列格随便买了一兜,分给几位随从吃着,自己则背着双收继续往前走。第一次做海贸生意,说实话他也不是很清楚该买些什么,只觉得采买一些有东岸特色的日用品、小商品什么的,应该非常不错。他还在莫斯科生活的时候,东岸与俄罗斯关系非常不错,那时候莫斯科的贵族阶层里就颇是流行一些产自东岸的商品,很多人也很喜欢学习汉语,因为他们都清楚,东岸的国力非常强大,很可能比联合省、英格兰的实力还要强大,学习东岸的一切并不可耻,相反是一件很有逼格的事情。

    现在俄罗斯与东岸交恶了,奥列格不清楚莫斯科上流社会的看法有没有改变,但他倾向于认为没有。俄罗斯的上层贵族并不是什么也不懂的傻货,事实上很多精通法语、拉丁语、荷兰语的人都常年关注着外界的局势,从很多角度知道如今东岸共和国的强大。他们敢于派舰队轰击葡萄牙沿海,封锁法兰西的港口,与海上马车夫荷兰人过不去,这种雄姿,还真没几个国家能比得上。上述这些,都在俄罗斯上流贵族的心里种下了东岸强大的印象,而东岸强大了,他们的东西自然是顶好的,自然有学习的价值,故奥列格不认为东岸商品会在俄罗斯滞销,即便现在两国关系正处于低谷之中。

    “染色的皮靴……”逛到一处专卖各种皮衣、皮靴的店铺前的时候,奥列格停下来鄂脚步。东岸的染色皮具,素来是出口大宗,深受欧陆各国人民的喜爱,奥列格打算买一些。

    而且这些皮靴,带着很强烈的东岸风格,长筒靴、短筒靴,有的上面还镶嵌着漂亮的图案,令人一看就十分喜爱。对比起俄罗斯那些做工粗糙,硬得膈脚,更没颜色的皮靴,东岸长筒靴、短筒靴不但在款式上非常新颖,就质地和舒适感来说,也是完爆欧陆其他国家的同类商品的。另外,东岸还有一种在雪泥中穿的套靴,非常实用,在俄罗斯应该也很有市场,奥列格同样打算加大采购力度。

    除此之外,市场上还有一些女人穿用的尖头和圆头的高跟鞋靴,奥列格左看右看,下定不了决心买。盖因这种东西,在俄罗斯真的很少见,他也不确定贵族或富商的家眷们愿意买这种奇怪的鞋靴来穿,虽然其上面有着一些诸如花鸟鱼虫之类的漂亮图案。

    不过,高跟鞋靴不买,另外一种在东岸贵妇人中较为流行的“花鞋”却大可以采买一些。这种鞋鞋底一般是皮质的,顶级的可能是用的如鲸鱼皮、海豹皮之类的高级毛皮,鞋帮则是用锦缎、绢绸制成,上面纹绣着各种图案,非常漂亮。而如果客户特别定制的话,鞋面上还可以镶上宝石之类的装饰品,这售价就更加不菲了。

    这种极具东岸传统文化特色的女鞋,奥列格就打算多买一些。莫斯科的时尚流行风潮目前还很混乱,巴黎的、阿姆斯特丹的甚至是意大利的流行款式,都能深刻影响到这个偏处欧陆东部的首都。而鉴于东岸在过去几十年里面取得的极大成功,以及他们在国际事务上越来越大的影响力,来自东方港或青岛港的流行风尚,同样会深刻影响到莫斯科。虽然他们离欧洲有些远,但强大的国力及威武的舰队为这个国家打了非常好的“广告”,如今欧洲向往这个国家一切的人可为数不少。考虑到这些,奥列格好不犹豫地下令购买了许多服饰和鞋靴,打算运到俄罗斯看看风向。

    综合市场内还有一个神奇的角落,那就是出售各类乐器的店铺。这些人店门面不大,但后面往往还有一些制造工场,为客户提供各种定制服务,即所谓的“前店后坊”结构。

    在乐器方面,老实说东岸的商品就更有竞争力了。众所周知,美洲新大陆拥有着远比欧亚大陆更适合制作乐器的优质木材。东岸人充分发扬了这种优势,在国内生产了各种各样的乐器,其中很多还是他们自己发明的,如钢琴等等。这些乐器中,以莫氏家族全资拥有的海雕乐器厂生产的最为有名,但奥列格并不打算购买这种昂贵的品牌商品,他打算购买一些价格相对低廉的手艺人自己打制的乐器,这会使他的利润空间更大一些。

    钢琴、二胡、琵琶、中阮、小提琴、吉他、横笛、排箫、风琴等等,有多少购买多少。甚至在将现货一扫而空之后,他还付了不少定金,额外订购了一批。这些乐器,在音乐艺术刚刚蹒跚发展起来的俄罗斯,应该还是有些销路的。毕竟很多贵族或富商为了提高自己家族的格调和品味,还是很愿意让自己子女学习这些东西的,以便在聚会上可以有些一鸣惊人的才艺表演。

    当然了,除了乐器之外,东岸的一些曲谱、乐谱也要尽可能多地购买一些。特别是一些音乐杂志,奥列格准备下大力气去搜罗,争取每一期都要买到,然后在莫斯科出版售卖。反正以俄罗斯和东岸现在的恶劣关系,应该也没人会追过去起诉版权问题吧,更何况俄罗斯人也根本不在乎这些。

    奥列格花了一整个下午在综合市场内挑选货物,下订单(其中很多只是订单,真正交割可能要到别的地方),直到闭市的钟声响起为止。而当他忙完这一切,有时间到纳雷什金大厦内坐下喝一杯茶时,才有时间感慨:南村港在几年前看起来还只是一个肮脏、混乱的小市场,结果这么几年发展下来,竟然已经成为了整个拉普拉塔河以南最重要的商业中心,无数的商人在这里交割粮食、肉类、皮革及各种机械、工具和日用品,每天的贸易额怕是不比莫斯科小多少,也是让人惊讶无比。

    奥列格现在越来越庆幸自己当初抓住了机会,在众人都还有所疑虑的时候,他就抢先一步,在盐布铁路及南村港布局投资,收获了东岸铁路部门好感的同时,也为纳雷什金家族的未来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盐布铁路以东东岸人已经设立了很多县、乡,移民了数十万人口,生产出了巨量的财富,奥列格对此非常满意。而更令他感到振奋的是,听说东岸人还打算在盐布铁路以西再设立一些新的定居点,以充分利用这条花费大代价修建起来的铁路。要知道,这条铁路纵贯整个东潘帕地区,但目前只在铁路以东有着密集的村镇和人口,而在铁路同样可以辐射到的西面,却没几个东岸人,这无疑是极大的浪费。

    参加过最新一次盐布铁路股东大会的奥列格知道,东岸人已经决心纠正目前这种不正常的状态了,即他们已经下定决心,在近期就开始着手推进这项工作,往铁路以西安置超过一万名定居者,对那片同样肥沃的土地进行开发。

    美洲铁路公司的老总陈嘉先生在与奥列格的私下闲谈中也证实了这一点。他们似乎根本不在意西班牙人的反应,只认真思考了移民在财务上可能造成的困难,而不是政治方面的阻碍。陈总经理提到了铁路附属地的经营,认为附属地目前已经建立起了超过一百家各类作坊或工厂,生产出来的物质财富足以支应在铁路以西进行殖民活动。他甚至笑着对奥列格说,一旦在盐布铁路以西的大规模殖民活动成为现实,那么铁路附属地的收益将直线上升,盐布铁路乃至美洲铁路公司的财务状况也将大大改善,作为铁路的股东,奥列格自然也能分得属于他的那一份收益。

    奥列格对这个美妙的许诺非常兴奋,同时认真盘算起了目前自己的资产状况,看看是不是要参与一下这场注定轰轰烈烈、机会多多的殖民扩张行动。而也正是有了这个想法,他现在才分外想搞一笔钱,尽快充实手头的流动资金,以便在将来可以快人一步,不过这首先似乎需要进行一番商业考察。

    1689年2月5日,在南村港稍事休整了两天后,奥列格·纳雷什金登上了开往盐城港的列车。他打算在这个盐布铁路的起点好好住上一阵,考察一下经济,以便在未来做决策时可以做到心中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