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山*東地震(二)
    事实上廖得功猜得没错,确实是山*東发生了地震。

    地震发生在7月25日的晚间时分,震中地区位于后世的临沂、郯城、临沭一带(大部分位于郯城*県境内),震级达到了惊人的8.5级,能量惊人,且影响范围极广——其中后世鲁西南、苏北一带是重灾区,东岸人控制的胶东半岛虽然离核心震区稍稍远了一些,但感觉也非常强烈,受到的破坏也相当不轻。至少,离鲁西南较近的莱州府部分地区,其损失还是颇为不小的。

    正在招远金矿视察工作的梁向俭在地震甫一发生时,就下令关闭了整个金矿,然后要求各工段对矿坑结构的稳固性进行检查,以免复工后发生坍塌事故,当然更主要的是目前还余震不断,天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

    此外,他召来了治安队统领,要求其即刻率领麾下数百骑斥候分赴四方,调查灾情,搜罗消息(他现在设置都不知道是哪里发生了地震)。此外,他更关心的是存储在烟台、胶州两地的大量物资,有没有在此次史无前例的地震中损毁,否则后面他就是连救灾都搞不起了。尤其是近年来修建起了大型仓库的胶州港码头,粮食、军资、弹药、器械、食品存放得到处都是,若是胶州港恰巧处于震源中心,那梁向俭想都不敢想会发生什么。要知道,整个登莱地区至今尚未彻底摆脱粮食吃紧的窘境呢!

    接下来的几天内,各处消息陆陆续续汇总了过来,因为地面喷涌沙水,河流改道、决堤,山崩地裂等因素造成的交通不便,消息的滞后性相当明显,很多消息汇总到梁向俭这里时已经是好几日前的了。

    斥候们报上来的情况,让梁向俭有些忧心,他所在的招远金矿在后世属于7度区,震感虽然强烈,但也只是部分建筑物倾倒,部分损坏,出现了一些人畜死伤(但不算很严重),极个别地方地面裂开,涌出了黑水而已。而且招远金矿东岸人接手后就一直就近取材修建了大量的石砌建筑物,结构较为坚固,在此次地震中稳稳地撑住了没有倒塌,因此他之前很难对地震所带来的影响有一个直观的印象,这会汇总了斥候们汇报回来的状况后,顿时感觉事情可能有些严重了——而且这还是地震刚发生时初步得来的情况——必须谨慎对待。

    斥候们回报的信息表明,邻近的招远县城也遭受了不轻的灾难。这个由东岸直领的县份据称城墙出现了一条裂缝,城内民居、庙宇、官署、商店等几乎全部受到了影响,结构坚固的还稳如泰山地立在那里,结构松散不够坚固的就比较悲剧了,如同县城那道万历年间建起的城墙一样墙体出现裂缝都是小事,整体垮塌的也不是没有——当然即便是那些看起来外观良好没有丝毫垮塌迹象的房屋,其拥有着的内心也有些惴惴,觉得会不会其内部结构其实已经受到了损害了呢,只不过一时没被发现而已。

    而且这还是县城及附近地区呢,远一点的乡村地带情况如何,现在还很难说,或许被房屋压死的人畜不多,但因地震导致水库、河流溃堤造成的水灾溺死的人应当也有不少。要知道,去年整整一年,整个胶东地区暴雨如注,降水众多,且从夏季一直下到了秋季,河水平地涨三尺,若不是多年来修建的水库、开挖的沟渠还在发挥着作用的话,当时就已经爆发洪灾了,就如同清廷控制区的某些地方一样。

    这次地震,威力搞得这么大,难道野外的河堤、水库不会决口——当地的堤坝多为泥土抵达——这无疑会给灾区带来很多次生灾害,让人极为头疼。

    7月30日,从邻近的黄县、栖霞、莱阳、掖县、平度州、胶州等地陆续有信使赶来,纷纷向梁向俭汇报了各地在震灾中所遭遇的情况,他们所带来的消息让梁向俭很是震惊,一度令他以为整个莱州府几乎已经处于瘫痪和崩溃的边缘了——事实上也差不多了,东岸人的乡村已经完全陷入了消息不通或很难传递的困境之中,就县城及周边地区还处于勉强运转之中,反观隔壁的清国控制区,就连县城目前都是处于一片混乱之中了,遑论救灾。

    “地震是25日晚上突然发生的。”而在地震发生的数日内,陆续赶到招远金矿的各县、各师、各部的信使们的第一句话,他们几乎在稍稍统计了一下灾情后便快马加鞭向招远赶来,这一是为了向最高长官梁向俭汇报灾情,二嘛也是为各县、各师请求援助了。

    梁向俭亲自接待了每个来自外地的信使,已经担任招远县县长兼矿务局局长的前梁向俭秘书黄汉华在一旁记录了每次会面的过程。来自莱州府的信使们纷纷表示,“地震所致损失极大”、“昌邑、平度州、即墨一带,不少建筑物倾倒,人畜死伤甚众”、“有地裂、山崩之象,间或地表涌出沙水”、“交通为之断绝,新修公路大面积损毁,车辆难行”、“城防损毁严重,望尽快拨款修缮”、“各地农田被毁严重,今年歉收程度当很严重”……

    相较于莱州府那边的一片愁云惨淡,来自登州府的信使们就要沉得住气多了。首先那里是东岸人的老控制区(按清廷说法就是“陷贼已久”),地方基础设施建设完善,各项规章制度完善,人心稳定。出了事,干部们按照规定来执行就行了,天塌不下来,更何况在后世登州府一带远离郯城震源中心,虽然与招远同属于7度区,但距离要更远,受到的影响更小。甚至于,南边的大嵩、文登、靖海一带因为特殊的地质构造,还是属于灾情更轻的6度区,这进一步降低了登州府的整体损失。

    因此,来自这里的官员们给梁向俭带来的消息还“不算太坏”,他们表示,除了一些年久失修或结构本身就存在问题的房屋倒塌了以外,登州境内——尤其是东面——绝大部分的房屋都还健在,东岸人花费重金打造的烟台要塞、当年豪格“帮忙修建”的烟台县城墙等标志性建筑物更是完好无损,由此可见地震对他们的影响着实有限。

    地震对登州造成的最大的麻烦,大概就是一些水库、河流的堤坝被损毁,很多农田、村庄被淹没了而已,但数量也不会太多,造成的人员伤亡也很有限。另外就是一些河谷、水库、溪流、滨海地区的地裂缝隙,喷砂冒水较为严重,历史上就曾记载“地裂泉涌而有淤泥”、“穴涌沙泉”、“翻土扬沙”、“沿海地裂涌水”等等,这些都给未来的交通运输、农业生产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清理起来很是费事,除此之外倒没什么别的伤害了,总的来说登州一带的损失较为轻微,人畜死伤较少,莱州又次之,但清廷控制区内的西四府及邻近的豫省、江北诸府可就惨了,损失极为严重,对民心士气也是一次极大的打击。

    不过清廷那边如何梁向俭暂时不想去管,他现在所关心的,还是如何在登莱境内进行救灾,尤其是受灾较重的莱州府。登莱开拓队刚刚经历了连续数年的旱灾洗礼,粮食等各项物资的储量已处于历史最低水平,而且还欠了宁波商人及荷兰东印度公司一屁股债,正处于舔*舐伤口、徐图恢复的虚弱阶段,结果老天爷又给他们来了这么一出大地震的“戏码”,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据现在汇总的消息看来,莱州府的情形不是很妙啊,地震带来的破坏很大,甚至就连军营都倒塌了,军人受伤的不在少数。这事情闹的,唉!粮食、物资要收紧了,这是最为紧要之事。另外,派人去胶州看看第七混成营的情况,这支部队是我们国家在远东的核心部队,是中流砥柱,万不能出事。”送走了一干使者后,梁向俭倒背着双手在办公室内走来走去,神情显得也很是焦躁,良久后才猛地站住,挥了挥手,将黄汉华喊了过来,吩咐道:“你立刻准备两百五十人份的马料、食水,我觉得还是亲自带人往莱州走一趟的好,掖县、平度州、胶州这几个重要节点都得看一看才能安心。至于招远这边,小黄你也不要耽搁了,即刻返回县城组织救灾工作,金矿暂时不要复工,万一还有地震的话就惨了。先这么着吧,你速速去准备,我打算今天就走,越快越好。”

    看到一把年纪了还要在外奔波的梁向俭,黄汉华觉得也没什么话说了,大声应了个是后,立刻出门准备去了。招远县虽然受灾不是很严重,人畜伤亡应该不大,但地方上的农业生产搞不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粮食就是生命的当下,若是招远县的粮食生产因为地震而大幅度减产,这可是很让人头疼的事情,因此他觉得自己应该尽快去各乡间走一遭、看一看,做到心中有数,如此才能安心。

    1668年8月4日,梁向俭带着大批随从,在两百治安队精锐斥候骑兵的护卫下,沿着一条被损毁得不轻的三等国道(这还是上一批旱灾灾民涌来时修建的)来到了处于东岸人控制下的莱州府首府掖县。

    掖县是山*東新建陆军第七师的防地,师长原是早年被莫大帅收编的山*東地方武装首领丁明吾,其人因病去世后由长子丁大兴代理师长职务,后被梁向俭扶正,正式担任了这个第七师的师长,并仍将掖县划定为该师的地盘。

    掖县在此次地震中属于7度区,受到的破坏不大不小,城中房屋倒塌的不在少数,且也颇有许多人员死伤。别的不提,第七师三千官兵中就有百多人死伤,多为军营垮塌后被压死压伤的,颇为凄惨——这事也让梁向俭对丁大兴有了点意见,怎的军营也不好好修一下?居然和民居一样这么容易垮塌,成何体统?他记得烟台方面是拨给一笔款项和建材给掖县修军营的,难不成丁大兴这厮将这些东西昧下了?

    按下心中对丁大兴的疑惑,梁向俭在该师主要军官的陪同下,首先看了一下县城的情况。掖县的城墙在此次地震中竟然奇迹般地没出现什么裂缝(至少表面看起来如此),但城中房屋却被摧塌了不少,下一步灾后重建时耗费估计不小。即便是那些仍杵在那儿的建筑,不少也是危房,“人不敢入”,早晚也得推倒重来。总之,掖县在这次地震中受灾不轻,赈灾、重建费用不低,全县数万民众也正处于惶惶不安之中,民间流言四起,说什么的都有,秩序颇有些混乱。

    梁向俭见此,首先下令丁大兴即刻整顿兵马、随时待命,然后侦骑四出,一面查探乡间灾情,以对如何赈灾有个初步的概念;一面搜罗情报消息,严查乡间邪教趁乱起事,一有苗头即刻回报,然后由第七师尽速派兵出击,争取将暴乱苗头第一时间掐灭。

    看完了县城,梁向俭又前往码头查看了下,结果很是令人无语。因为当初花费巨资修建的码头栈桥现在已然是在岸上了,强烈的大地震使得掖县地面升高了不少,海岸线向外退,大片滩涂露了出来,而这些地方原本可都是大海呢。一些沿海堤坝被损坏,还好不算太严重,至少其造成的破坏甚至还不如地面上时不时可见的裂缝,这些可怖的大地“伤疤”,可是需要花时间来慢慢填平的。

    当天晚间,一场突然而至的雷暴雨笼罩了掖县及其周边地带。地震引发的气候异常使得暴雨频频光顾震区各地,史书上就曾多次记载,给急于灾后重建的人们造成了极大的麻烦。梁向俭同样对此等豪雨忧心忡忡,担心因为暴雨而引发一系列的次生灾害,让登莱地区的灾情雪上加霜——不过,这事似乎也不是他所能阻止的,毕竟人力有时穷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