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三百零八章 逼你出战
    1657年5月18日,一艘南海渔业公司的捕鲸船在落日湾内猎获了一条体型巨大的蓝鲸,然后将其就近拖到岸边的加工厂内进行处理——按照农业部的说法,从1658年1月1日起将不再允许于落日海峡(比格尔海峡)内捕鲸,所有牌照到期后一律不再更新。

    之所以如此,据说也是为了迎合某些大人物的癖好,盖因国营东方宾馆集团已在山后镇后面的山坡上大兴土木建起了一堆超豪华的度假别墅,而落日湾内的晚霞与鲸鱼戏水一直是闻名东岸的美景,许多大人物们不希望这种美景消失,于是农业部为了迎合上意便出台了这么个政策,当然这也得到了南铁公司的首肯。

    除了捕鲸外,附近海域的海狗等海兽数量爆多,也已形成一大产业,年出口本土近七万元;此外还有方兴未艾的海蟹捕捞及加工业,这种海蟹风味独特,在本土极受达官贵人们的喜爱,价值不菲,也已成本地一大产业——目前南铁公司雇佣了很多归化的奥纳人在山后镇内专门进行加工。

    在和抵达山后港的南铁公司雇员们商谈了一番后,王大力将一半人员留在此地协助该公司最终确定宁山二等国道(宁南港—山后港)的路线,而他则带着剩下的部分人马继续北上,于5月24日抵达了界湖西端的海湾小码头边,然后乘船一艘小火轮抵达了后世波韦尼尔湾内的小店乡——因此地设了一座商店向土人收购特产而得名。

    小店乡深处于小店湾深处,波涛不兴,地理位置优越,南铁公司原本在这设立了一个供销商店,两个月前新移民大量涌入时又“送”了两百个波兰人到此地定居,算是归还以前南铁公司“送”到本土的移民。而在小店乡以东一百多公里的后世圣塞巴斯蒂安湾海岸边,南铁公司同样也设立了一个小码头,专门运送泥炭,被居民和水手们俗称“泥炭码头”,现已被正式命名为“泥炭乡”。

    小店乡、泥炭乡、山毛榉乡和宁南港一起,便是日后宁南县的基本盘了。这个县与山后县基本上瓜分了整个火地岛群岛的地域,即两县以麦哲伦海峡—法尼亚诺湖一线为界,以南的山后诸乡(包括一连串的破碎岛屿)均划归为山后县管辖,以北地域包括麝牛岛(即道森岛)在内,均为宁南县的地盘——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宁南县建县后(目前有居民约三千余人),将会取代庆丰县成为全国面积第一大县,同时估计也是人口密度最低的一个县了。

    在小店乡等待了两天后,众人挑选了一个好日子穿越海峡抵达了对岸的威海港。这个港口位于后世蓬塔阿雷纳斯城原址上,因来此定居点的第一批三百人均来自山东威海卫而得名。这个港口在今年又多了数百名清军绿营降兵,以及随之安排来的五百多名波兰女奴,再加上归化的巴塔哥尼人,威海港的人口数量已经正式突破了1800人,在南铁附属地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城镇了。

    在威海港换乘了一艘大船后,5月30日,众人抵达了位于威海港以西不到两天航程(当然这是对蒸汽船而言,风帆船的航程可绝对不止两天)的黑金岛。这个岛在后世名为列斯科岛,智利人在上面设有规模超大的海岛牧场,专门放养绵羊,如今南铁公司自然也有样学样。除此之外,由于这个岛上还存在着一个质地、储量都颇为不错的煤矿,且因开采较为简单,故被南铁公司列入了中期开发计划之中。目前岛上已设立了一个有百余人的矿务班在进行前期筹备工作,同时也有一个煤炭码头处于兴建之中——施工人员来自新送来的五百余名波兰契约奴,该地也设立了一个乡政府以管辖他们,名曰黑金乡——相信假以时日该岛就将出产足量的煤炭以供应南铁公司各处。

    在往黑金乡送了一批建筑器材后,船只便扬帆起航,直往最终目的地阿劳坎港而去。

    6月6日抵达阿劳坎港后,精神头仍然不错的王大力众人在南铁分公司的餐厅内接受了刘昂等人的宴请。宴请的菜色很丰富——南铁或许别的什么都缺,但就是不缺肉、奶、鱼什么的玩意,故一行人宾主尽欢,吃得极为快意。

    第二日,刘昂正式在自己的办公室内与王大力进行了一番交谈,内容主要还是关于他们此行的工作,即勘测出一条从黑山乡到雪峰乡的铁路线。这条铁路的修筑权目前已被执委会授予了中央铁路公司,不过前期的筹备工作还是得多多仰仗近在咫尺的南铁公司,另外器械的租用、人员的雇佣以及食品的补给也离不开南铁——代价就是执委会今年将再往南铁附属地发一千名明人和五百名立窝尼亚人移民,使得南铁附属地的人口总数达到8.3万人之多,而此时刘昂找王大力等人说的便是这么一回事了。

    “大力啊!”刘昂吐了个烟圈,慢条斯理地说道:“雪峰湖一带的重要性我就不多说了,反正咱们电力产业、造船产业(铁肋木壳船)的未来全在这里了。因此这条长约150公里的铁路线殊为重要,黑山煤矿的煤炭、二重的钢铁制品,以及未来将建在阿根廷湖畔的船舶组装修理厂(秘密试验铁肋木壳船)——当然还有一些沿途的羊毛、冻肉等特产品——都将通过这条铁路来运输。唔,铁路暂时不需要修复线,单线就可以了,因为运输量不大,当然现在本公司也在完成两洋铁路的复线化建设,抽不出太多的人手来搞复线。哦,对了,这条路的沿线以往都不在我们的控制区内,一路上可能不是很太平,关于这点我会嘱咐徐刚的,让他抽调一批警察出来护送你们完成勘探任务,放心吧。”

    “我明白的,刘总。”王大力喝了口绿茶,然后又忍不住问道:“刘总,话说我们就不能统战那些特维尔切人吗?在火地岛上,不就有很多奥纳人被我们统战过来了么?南锥两洋铁路一带不也有很多巴塔哥尼人在为我们做事么?为什么对特维尔切人这么凶狠?就不能好好相处么?”

    许是知道王大力的德性,刘昂抽了一口烟,见怪不怪地说道:“大力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土人和土人也是不一样的。事实上我们派去统战特维尔切人的道士就被杀了好几位,在野外放牧的牧民也多有被袭击之事发生,这帮人冥顽不灵,你和他们讲道理是没用的,有时候必须使出雷霆手段。当然了,若有特维尔切人愿意归顺,我们也不是不给他们一条生路,反正他们人也不多,或迁移到南非,或迁移到新华夏岛,总是能继续生活下去的。”

    王大力也知道在如今这个情况下,自己呼吁善待原住民的事情是注定得不到大多数人的理解了,因此只能默默点头,然后于第二日便招呼众人向北勘测路线去了。

    从阿劳坎港往黑山乡这段路程是有火车可坐的,但多是脏兮兮的运煤车,灰尘较大。王大力在颠簸不平的马匹和脏兮兮的运煤车之间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火车——开什么玩笑,说火车脏,以为骑马就不脏了么?野外强劲的西风和漫天的风沙会好好教你做人的。

    这是趟返程的列车,使用的是最新的“拉普拉塔之星-1”型机车,挂了12节车厢,全速奔跑起来时速接近40公里,在荒凉的巴塔哥尼亚地区简直是运输神器。货车车厢里装载的主要是建筑材料,同时也有许多密封好的桶装面粉,似乎都是黑山乡那边急需的物资。另外,王大力还在某节车厢内看到了十几个固定好的石墨坩埚,当然耐火砖也是必不可少的,听说第二重型机械厂已在那边建设得差不多了,即将进入了试生产阶段,这些耐火砖可能是给熔炼室用的,至于石墨坩埚嘛,自然是给二重工人们炼不同配比的铁水、钢水用的了。

    王大力作为消息还算灵通的穿越众,自然知道设立于黑山乡的第二重型机械厂主攻有轨/无轨锻机、油压机、水压机的研发与制造。他们现在基本已吃透了铁岭特钢厂交给他们的40吨水压机,并已成功复制了一台,经检验性能相当不错。目前该厂一边用手头仅有的两台“打铁工-1”型水压机(另外一台已损坏,待修复)做一些来料加工以补贴家用(多是火车上用的配件);一边开始培训人员,为上马100吨公称压力的水压机做准备,相信等这种百吨水压机研发成功后,该厂的技术能力将更上一个新台阶,接下来200吨、500吨的水压机也将一步步被攻克。

    6月7日下午五点,王大力等人抵达了黑山乡,勘测前往雪峰湖(阿根廷湖)一百五十公里铁路支线的行动即将正式展开。

    “大力啊!”刘昂吐了个烟圈,慢条斯理地说道:“雪峰湖一带的重要性我就不多说了,反正咱们电力产业、造船产业(铁肋木壳船)的未来全在这里了。因此这条长约150公里的铁路线殊为重要,黑山煤矿的煤炭、二重的钢铁制品,以及未来将建在阿根廷湖畔的船舶组装修理厂(秘密试验铁肋木壳船)——当然还有一些沿途的羊毛、冻肉等特产品——都将通过这条铁路来运输。唔,铁路暂时不需要修复线,单线就可以了,因为运输量不大,当然现在本公司也在完成两洋铁路的复线化建设,抽不出太多的人手来搞复线。哦,对了,这条路的沿线以往都不在我们的控制区内,一路上可能不是很太平,关于这点我会嘱咐徐刚的,让他抽调一批警察出来护送你们完成勘探任务,放心吧。”

    “我明白的,刘总。”王大力喝了口绿茶,然后又忍不住问道:“刘总,话说我们就不能统战那些特维尔切人吗?在火地岛上,不就有很多奥纳人被我们统战过来了么?南锥两洋铁路一带不也有很多巴塔哥尼人在为我们做事么?为什么对特维尔切人这么凶狠?就不能好好相处么?”

    许是知道王大力的德性,刘昂抽了一口烟,见怪不怪地说道:“大力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土人和土人也是不一样的。事实上我们派去统战特维尔切人的道士就被杀了好几位,在野外放牧的牧民也多有被袭击之事发生,这帮人冥顽不灵,你和他们讲道理是没用的,有时候必须使出雷霆手段。当然了,若有特维尔切人愿意归顺,我们也不是不给他们一条生路,反正他们人也不多,或迁移到南非,或迁移到新华夏岛,总是能继续生活下去的。”

    王大力也知道在如今这个情况下,自己呼吁善待原住民的事情是注定得不到大多数人的理解了,因此只能默默点头,然后于第二日便招呼众人向北勘测路线去了。

    从阿劳坎港往黑山乡这段路程是有火车可坐的,但多是脏兮兮的运煤车,灰尘较大。王大力在颠簸不平的马匹和脏兮兮的运煤车之间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火车——开什么玩笑,说火车脏,以为骑马就不脏了么?野外强劲的西风和漫天的风沙会好好教你做人的。

    这是趟返程的列车,使用的是最新的“拉普拉塔之星-1”型机车,挂了12节车厢,全速奔跑起来时速接近40公里,在荒凉的巴塔哥尼亚地区简直是运输神器。货车车厢里装载的主要是建筑材料,同时也有许多密封好的桶装面粉,似乎都是黑山乡那边急需的物资。另外,王大力还在某节车厢内看到了十几个固定好的石墨坩埚,当然耐火砖也是必不可少的,听说第二重型机械厂已在那边建设得差不多了,即将进入了试生产阶段,这些耐火砖可能是给熔炼室用的,至于石墨坩埚嘛,自然是给二重工人们炼不同配比的铁水、钢水用的了。

    王大力作为消息还算灵通的穿越众,自然知道设立于黑山乡的第二重型机械厂主攻有轨/无轨锻机、油压机、水压机的研发与制造。他们现在基本已吃透了铁岭特钢厂交给他们的40吨水压机,并已成功复制了一台,经检验性能相当不错。目前该厂一边用手头仅有的两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