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一团乱麻(三)
    1653年4月25日,里加港内,去年入冬之前匆忙从阿尔汉格尔赶回来的郑勇,在东岸商站内迎接了一拨特殊的客人——来自瑞典的特里普商行的德海尔一行。



    或许说他们来自瑞典不是很准确,因为早在第二次波兰-瑞典战争时,整个北立窝尼亚就已经被割让给瑞典了,因此,确切地说,马蒂亚斯.德海尔先生从哥德堡来到里加,只不过是从一个瑞典城市行进到另一个城市而已。



    而在特里普商行的人抵达里加之前没几天,郑勇刚刚结束了与库尔兰公国特使科内利斯.卡隆的会谈。此君是个航海家,同时也是个学者和商人,历史上曾担任过库尔兰公国殖民地多巴哥岛的总督。此番他带着一个由十二人组成的使团抵达里加港,主要还是为了和东岸人商谈更深入的合作可能。



    毋庸置疑的是,随着拉脱维亚人成功地在刚果河流域站稳脚跟,出于地理与经济的双重因素,他们与华夏东岸共和国的关系几乎从一开始就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阶段。更别提东岸国内数量庞大的立窝尼亚裔移民了,他们中的很多人往往与库尔兰公国的居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进一步便利了双边关系的深入发展。



    因此,库尔兰公国的大公雅各布.勒克特非常重视东岸这个大金主——新库尔兰殖民地的烟草、热带巨木和黑人奴隶大部分都是售往东岸——此番便派了自己的宠臣前来里加港,在加深双方合作的同时,也顺便邀请对方到米陶(该国首都)或温道(Windau,今文茨皮尔斯)设立商站,加深两国间的经贸联系。



    郑勇对拉脱维亚人(其实该国上层多是德意志人或德意志化的拉脱维亚人,居民则以拉脱维亚人为主)的热情感到些许惊讶,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对方的好感——三年前就联系过雅各布大公的郑勇对他们非常友好,对于库尔兰公国放弃在多巴哥殖民,转而听从他的建议大举进入刚果河流域的行为表示赞赏。当然或许郑勇对库尔兰人最满意的一点还是对方销售东岸商品的伟大“战绩”,他们与普鲁士公国一起,将大量里加商站批发出去的东岸商品辗转卖进了波兰,为里加商站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对于这样一个出色二级代理商,郑勇又怎么会吝啬笑脸呢?



    而对于对方提出的去温道开设商馆,郑勇原则上也表示同意。当然这首先需要莫三的批准,但郑勇不认为莫三会拒绝,他高兴还来不及呢,盖因这个温道在波罗的海一带也是赫赫有名的商业城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是里加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不然你以为在第一次大北方战争的时候,瑞典人干嘛入侵库尔兰公国啊?还不是因为温道与里加(彼时里加是瑞典王国治下规模第二大的城市,同时也是第一大商业城市,对瑞典那可怜的财政收入干系巨大)之间存在着激烈的商业竞争啊!



    因此,对于拉脱维亚人的热情邀请,郑勇非常高兴,并一口允诺。而且为了表示亲善,他还向位于温道的造船厂订购了两艘三桅帆船,用于加强欧洲东岸各商站之间的物资转运效率。不要怀疑温道有没有实力造船,事实上早在1645年的时候,位于温道这个内陆河港(位于文塔河畔,条件优良,终年不冻,且内陆腹地有面积广阔的优质森林)的造船厂就为库尔兰公国制造出了大量的远洋贸易商船,保守估计有十多艘,而这显然也是这个小国能够远航加勒比海进行殖民的先决条件——一个强有力的造船工业。



    雅各布大公、最后一任立窝尼亚骑士团团长的孙子、库尔兰公国的统治者实在是太精明了、太有商业天赋了,他利用整个17世纪上半叶该国未受战争侵扰的有利时机,不断搜罗西欧国家的造船人才,大力发展造船业,因此到三十年战争结束时,该国已经拥有了很强的造船能力,能同时制造大型商船和军舰,技术比庞大的莫斯科公国、波兰立陶宛王国还要强。



    而且,该国的商船队在海军舰队的护航下,将大型松木桅杆、船板、木焦油等船具出口到荷兰、英国甚至威尼斯,这种广泛的贸易行为使得温道和米陶的商人迅速暴富了起来。后来,雅各布大公还大力支持玻璃制造业和铸铁业的发展,并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当然后者看起来似乎有荷兰资本的身影,其中主要的投资者便是德海尔家族。



    这样一个“有意思的国家”,而且还对东岸抱有友好的态度,加上其大部分国民都没什么宗教信仰(上层信仰新教),自然是东岸人可以也必须大力结交的。正因为如此,郑勇对他们的态度也很亲切,不但订购了两艘船,还允诺会去温道开商站,以便降低他们转售东岸货物的成本——毕竟从里加进货的话还得给瑞典人多交一道关税。



    代表特里普商行来到里加的德海尔家族一行人没和拉脱维亚人碰上面,不过他们和郑勇商谈的某个话题却涉及到了他们。



    “瑞典人在扩军备战、囤积军事物资,虽然我们商行在瑞典投资颇多,但这个时候还是必须以荷兰利益为重,因为这本就是一体的。贵国在库尔兰、普鲁士和莫斯科公国颇有影响力,是否打算随时介入波罗的海可能出现的某些时局变化?”德海尔一见面就抛出了这么一个问题,这让郑勇有些惊讶,你丫到底是来搞商业的还是外交的啊?



    “瑞典人的目标是哪里?波兰?”郑勇疑惑道。事实上也只能是波兰了,波兰国王和瑞典国王之间的那点恩怨破事,加上瑞典控制波罗的海南岸的决心,这一切似乎都预示着这两个国家之间会爆发战争。



    “联省共和国不希望在波罗的海出现一个更强大的国家。”德海尔的话已经说得很直白了,就差明着说他们不允许瑞典控制更多地盘,因为这会助涨他们的野心,会促使他们更快地摆脱荷兰的经济奴役。



    “可这和我国有什么关系?”郑勇有些不解地问道,“我国政府在波兰没有任何利益,对波兰王国的命运也不关心,要求我国与联省共和国保持立场一致,这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也不符合我国的国家利益。”



    “瑞典人同样对库尔兰和普鲁士怀有领土野心,这会令贵国损失相当一部分商业利益。”德海尔无奈之下只能说出了打探到的秘密消息,事实上也算不得多秘密了,因为明眼人都知道瑞典早就视温道港为眼中钉了,必欲拔之而后快——他们侵略库尔兰公国,一点不奇怪。



    “但这并不足以让我国政府与瑞典王国交恶,要知道这是一个很强大的国家,能够决定波罗的海命运的国家。波罗的海提供了贵国一半的贸易利润,但这里却只占我国十分之一的利润,我国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因为瑞典人可能并不会改变目前的商业秩序。”郑勇看着德海尔的脸,说道。



    德海尔闻言有些沉默了,半晌后才说道:“你有你的道理,我能理解。不过,我只想取得你们的一个承诺,那就是不向瑞典王国出售任何军资,这个承诺有效期为五年,如何?”



    “这可不是一般的承诺。”郑勇笑了起来,“事实上基于贵我两国之间的亲密联系,我们很乐意帮助贵国,但我们能得到什么?要知道,瑞典人能轻易出动3-4万军队,这是一笔不小的生意。”



    “只要你们信守承诺,五年后,不管情况如何,我国将放开勃兰登堡-普鲁士公国的市场,贵国商人在这里将享有与荷兰商人同等的权力。”德海尔似乎是早就想好了怎么说,于是出言道。



    勃兰登堡-普鲁士公国此时还是荷兰的经济殖民地,荷兰人一直看得很紧,他们愿意对东岸开放,确实也说明了一些诚意。只不过,这是否就值得东岸人拒绝向瑞典出口军资了也值得商榷——虽然瑞典的军火市场从来也轮不到东岸人。



    再者,荷兰人说放开勃兰登堡-普鲁士的市场,其实也有点玩花招的意思。盖因霍亨索伦家族虽然继承了普鲁士公国的王位,但这个公国目前是波兰的附属国,从未独立过,霍亨索伦家族也只是名义上是这里的主人而已。更何况这个公国现在就已经是东岸人的市场了,荷兰人的这个承诺,水分太多。



    “你说的有点意思,但我还需要和莫三特使再商议一下。”郑勇决定施展拖字诀,末了他又忍不住问了一句:“局势真的很严峻吗?瑞典人就这么迫不及待要开战?”



    “特里普商行的工坊接到了很多订单,多是枪炮制造、铠甲锻造、火药配置之类的业务,所以你以为呢?”德海尔不答反问道。



    郑勇静静思索着,然后苦笑了下:“或许我该提前做些准备了。”



    这一刻他想到了库尔兰公国的雅各布大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