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二百六十一章 舆情汹汹
    &班牙人整军经武,似有所图。”《真理报》1646年2月4日报导。在这篇文章中,东岸人详细回顾了新督办来到拉普拉塔后的所做所为,并重点报道了其重新整修布宜诺斯艾利斯海防炮台以及屯兵堡垒的事情,还有就是叙述了西班牙人的部分战舰从卡亚俄经麦哲伦海峡进入了拉普拉塔,并且准备长期驻扎。



    一位署名黎达彦的实习记者评论道:“隔壁新来的督办肆意破坏了两国间的互信,此举有挑起区域间军备竞赛的嫌疑。无论是新炮台、新堡垒还是新舰队,都使得我国的国际形势大幅度恶化。西班牙王国如此做法,并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所应拥有的态度。”



    阿尔瓦罗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自己的儿子阿尔瓦雷斯翻译的《真理报》重点摘要。他的儿子学汉语多年,看懂东岸人的报纸不在话下。而这些报纸也都是他通过特殊渠道从东岸弄过来的,说实话,这很不容易。因为在此时的东岸,能够每周买一份《真理报》参阅的都不是普通人,至少是中产阶级以上了。能从这些人手里弄到报纸,不得不说罗德里格斯家族的人脉很广。



    &理报》上的内容、用词习惯等等虽然让阿尔瓦罗很不适应,但这并不妨碍他看懂报纸上文章的大致意思。这个叫——嗯,黎达彦还是黎大眼的记者用词非常具有煽动性,他首先回顾了以往东岸和拉普拉塔之间“良好关系”,比如共建科洛尼亚自由贸易城、共同打击沿海的英国和法国海盗、惠及于两国数万民众的肉牛贸易等等。在文章最后笔锋一转对新来的拉普拉塔督办的政策提出了尖锐的批评。指责其破坏了两国互信。妄图挑起军备竞赛。伤害了东岸人民的感情。相信任何看过黎记者文章的人都会对东岸人抱以同情,对拉普拉塔“穷兵黩武”的举动不由自主地产生厌恶。



    &是荒谬!东岸人有好几艘强大的战列线炮舰,有数千名常备军,还有数量是其好几倍的民兵预备役武装,兵民比例高得吓人,现在竟然率先指责拉普拉塔人穷兵黩武,真是可笑!果然是无耻的异教徒呢,一切都是别人的错!”阿尔瓦罗一边嘴里不满地嘟囔着。一边耐下性子继续看报纸摘要。



    &开拉普拉塔步兵团的神秘面纱——西班牙人的新利剑!”2月11日出版的《真理报》再次将来自拉普拉塔的新闻搬上了头条。在文章中,又是这位名叫黎达彦的御用笔杆子通过采访一些偷渡到东岸罗洽港的中南欧人,了解到了西班牙人在圣菲成立了一支新的军团——拉普拉塔团,团长为安东尼少校。



    &团编制为1200余人,全部采用新式燧发步枪,并且还拥有多门轻重火炮,战斗力较强。”该文继续写道:“自从去年下半年成立以来,该团已经参加过多次围剿印第安人的战斗,屠杀了上千名爱好和平的印第安人,同时还镇压了大量热爱自由的高乔牧民。现在。他们又将矛头对准了东岸人,并且日夜苦练不辍。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以残忍和严酷著称的加西亚督办上任后,拉普拉塔团的指挥官们有可能为了获得督办大人的嘉许,而对东岸人采取强硬措施,破坏我们美好宁静的生活。”



    &唐!真是荒唐!”阿尔瓦罗几乎被气乐了。这个黎记者真是好生无耻,拉普拉塔团的编制、装备没搞清楚就算了,毕竟他们不了解实际情况,但是这个屠杀印第安人是从何谈起?他们是与印第安人进行过几次交手,但问题是所有交战基本都是正面战斗,且屠杀行为基本不存在——好吧,那是因为他们要抓奴隶。而且镇压的高乔人也都是马匪,这种人东岸自己不也是在捕杀么?黎达彦竟然通过影射西班牙人屠杀印第安人,从而向读者暗示拉普拉塔团早晚也会对东岸民众做同样的事。



    &在问题已经很清楚了,东岸人确实对形势相当敏感,他们确实已经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这从他们的报纸上就能够看得出来。只可惜拉普拉塔的官老爷们还在侥幸度日,以为东岸人短期内根本不会也无力发动大规模的战争。”阿尔瓦罗作为闯荡多年的老江湖,确实是从这两期报纸中看出了一丝不寻常的意味。也许他并不懂得占领道德制高点以及舆论准备之类的东西,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感受不出空气中燃烧着的硝烟味。



    战争边缘,怎么就突然走到这一步了呢?阿尔瓦罗有些失落地想道。



    &洛尼亚自由贸易市场正式关闭,标志着两国关系走到了尽头。”1646年2月份的第三期(2月18日出版)《真理报》上再度以耸人听闻的标题党的形式报道了科洛尼亚市场关闭的详情。文中除了叙述性的报道外,还登载了对一些东岸人的采访。这些人中有国家物资储备库、国家纺织总局、贸易部和外交部的官员,同时也有一些商人群体。



    其中有一名叫朱衡的异教徒商人向已经由实习记者正式转正的黎达彦投诉道:“事实上拉普拉塔的很多商人都是骗子,他们毫无理由地看不起别人,同时又吝啬得要死,为了一袋羊毛的品质能讲价讲上半天。更恶劣的是,这次很多商人骗取了我们订购羊毛的定金,然后借口科洛尼亚市场的关闭而失踪了,这让我们很是愤怒!有个姓氏里面有罗德里格斯的羊毛商人从我这里整整骗走了三百五十元的定金,我诅咒他去见地藏王菩萨!”



    又是这个黎达彦!阿尔瓦罗涵养再好,此时也有些生气了。这个记者写的文章耸人听闻,采访对象说的话也是夹枪带棒。比如那句“姓氏里面有罗德里格斯”的话,更是让阿尔瓦罗脸上火辣辣的,虽然他确定他家族的人没有干过这种骗取定金的不诚实行为,但罗德里格斯这个词依旧是让他心里火冒三丈,因为难保有很多不明真相的人会认为自己家族曾经干过这种不名誉的事情。



    &柯尼斯堡附近发生激战,近卫学兵团35团的学生们英勇奋战,挫败了敌人的攻击,打死打伤敌人60多名,并俘获了多名操西班牙语的战斗人员。经审讯,这些人来自拉科鲁尼亚,拥有多年战斗经验。据常委员长透露,这是东岸人第二次遇到操西班牙语的所谓外国志愿战斗人员。他本人并不相信这些人与西班牙王国政府毫无瓜葛,西班牙人有义务对此做出令人信服的解释。但当我们的记者黎达彦采访常驻东方港的西班牙男爵布拉沃时,对方却傲慢地拒绝了这次采访,也许这表明了西班牙人的某种态度。”2月份出版的最后一期《真理报》报道的内容让阿尔瓦罗由之前的愤怒渐渐平静了下来,继而又从心底里生出了一丝寒意。



    他太清楚这篇报道的杀伤力了,这已经足够让那些跟随东岸这个国家一起发达起来的中产阶级(技术人员、军官、富裕农民、船长、商人、小企业主等)对西班牙王国产生极大的厌恶了。而更令人绝望的是,这些所谓的中产阶级(西班牙人称之为绅士)群体中,根本就没几个西班牙人,他们要么是来自死敌的荷兰人和法兰西人,要么是异教徒的立窝尼亚人和明人,对西班牙王国一点感情都没有——当然现在有了厌恶和憎恨的感情。



    这些人是社会的中坚阶层,他们对西班牙没有好感,那就代表东岸共和国这个国家整体对西班牙没有好感了,这在阿尔瓦罗看来,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看完了2月份的四期《真理报》,阿尔瓦罗只感受到了一种深沉的绝望和无力。拉普拉塔和东岸的关系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走错一步也许就意味着战争!这是阿尔瓦罗所无法承受的。但在如今的拉普拉塔甚至整个秘鲁总督区,却没有任何一位王国官员能够准确预见到战争爆发的威胁,他们沉醉于西班牙王国的无上荣光之中,对本地孱弱的军力视而不见,对拮据的财政缺乏了解,对混乱的形势不闻不问。所有人都是像一只鸵鸟,将头埋在沙子里,把肥硕的屁股正对东岸人。只要东岸人愿意,随时都可以踢爆西班牙人的屁股。



    阿尔瓦罗在房间里一边看报纸摘要一边呆坐着,期间抽空了两袋从弗吉尼亚进口的高档烟丝,显示了他心情的烦躁。良久以后,他才终于起身,到后院沐浴一番后,他又换上了一套新的衣服,接着在多明戈斯等佩剑随从的护卫下登上了一辆东岸进口的豪华马车,朝拉普拉塔将军府而去。他觉得他有义务将如今拉普拉塔所面临的严峻局势告知督办大人加西亚,以便他迅速采取措施、调整政策,最好能够避免双方之间这场堪称悲剧性的战争的爆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