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六章 安齐拉纳纳(六)
    坐在主城区内正中心的一座三间的砖瓦房屋里,王铁锤四处打量着。只见墙体都是红砖砌成,不过却没有粉刷,仍旧是刚砌成时的那副模样。墙上贴着一张大纸,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写着“工程进度节点表”几个大字,不知道是出自谁手。



    房顶骨架是用巴拉那松木搭建,上覆本地烧制出来的青瓦。在房顶东南角处,还开了一个天窗,上覆一层厚厚的半透明油布,这是为了便于采光。至于为什么不用透明玻璃,王铁锤估计还是因为本土的玻璃质量实在太渣,海运的时候稍微一颠簸就很容易破碎的缘故。



    总体来看,这种中国九十年代乡村风格的建筑还是非常适合这里的环境的。前门、后门一开,穿堂风一过,顿时令人感到凉爽无比;而且房顶上倾斜叠放着的瓦片利于排水,非常适合此地多雨的气候。不过这种建筑也不是没有缺点,如果雨季时正好撞上飓风或龙卷风路过,将这种并不是很结实的房顶掀翻,那么乐子可就大了。看来以后还得想个办法,瓦片之间最好也要用水泥灰浆砌一下,以使其更牢固、结实。



    地面是稍稍平整过的泥地,并没有浇上水泥。虽然这个时候是旱季,但是房间里的地面仍然明显泛潮,看起来比较湿。不过这个是地理与气候因素,是无解的,只能这样了。



    &错的地方。”打量完了的王铁锤赞叹了句,“有点像模像样了,再给你们一些时间的话。没准还真能做出一番成绩呢。给我说说你们下一阶段的计划。看看我能给你们什么帮助。”



    &司令。我刚才都说过了,我们需要人,越多越好!”寿道士看着王铁锤恳切地说道,“雨季在十月下旬到十一月就会开始了,从那时候开始,每月都是几百毫米的降水量,要一直持续到翌年四五月份。这么恐怖的降水量,如果不趁着现在旱季时分将水利及下水设施修好的话。到时候怕是要吃大苦头的。还有,接下来我们还要建设更多的房屋,以及城墙、炮台等设施,这些哪样不需要海量的人手填进来啊。所以,王司令,如果可能的话您看能不能去海峡西面的葡萄牙人那里买一些班图人奴隶过来?”



    &个我爱莫能助。”王铁锤一听这事顿时连连摆手,然后他解释道:“我船上倒是有一批金银,不过这都是货物销售回款以及土耳其人支付的购舰预付款,每一分都有账册的,没法随意动用。而且。就算现在给你买一些奴隶过来,就凭你们这儿如今这些老弱病残。怕是也没法顺利驱使他们吧?这些人可不是南非那边驯化已久的八旗奴隶,而是桀骜不驯的生番,我敢说你第一天买过来100人,第二天就会逃掉一半!所以啊,你还是暂时熄了这念头吧。也许等你这边我们自己人的实力增强后,才可以考虑就近运一些生番奴隶过来;或者到时候干脆就去征讨岛上那些土著封建王国,以掠取奴隶,但是现在不行。”



    &吧。”寿道士想了一想觉得也是,随即退了一步说道:“那就请王司令多留一些物资给我们吧。说实话,我们这儿除了粮食不缺,其他都缺呢。”



    王铁锤闻言微微考虑了下,随即说道:“这样吧。我再给你留一些牲畜,嗯,就两匹挽马、十只羊,没有再多了,这是我们原本自己的补给,现在全给你了。除此之外,我再给你留几门备用的海军舰炮,以后修炮台的话也许用得上。”



    说完,王铁锤制止了意欲再讨价还价的寿道士,笑了笑:“你也别太贪心了,我确实就只能帮你们帮到这里。那就这样吧,一会给我们船上的水桶里换上干净新鲜的饮用水,再送个十几二十筐椰子上来。对了,听说这里的龙虾和海参都很不错,一会……算了,我自己派人去捕吧。这里我也不多待了,你们好好干,我先回船上去了。”



    王铁锤回到船上后,上岸休整的海军官兵看到这边的基础设施建设得还很差劲,一个个新鲜劲过了后便也陆陆续续回到了船上,城区内便再只剩下了寿道士他们一群人。



    加上之前赠送的两头牛和十只羊,此番第二舰队共遗留给了安齐拉纳纳殖民地两匹挽马、四头牛和二十只山羊。对于一穷二白的殖民地来说,这些牲畜可也是难得的宝贵财产,说难听点比那些八旗奴隶怕是还要金贵些呢,可得小心伺候着了。于是,在送走海军众后,寿道士立刻吩咐凯尔上士带一些人过去伐木,以便搭个牲畜棚出来。以后更是要指定专门人手每天割草、打扫牲畜棚什么的,以照顾好这些宝贵的牲畜。



    第二舰队的两艘船只在下午晚些时候再次拔锚,在安齐拉纳纳殖民地三百余名开拓者的目光注视中离开了海湾,朝莫桑比克岛方向驶去。



    第二舰队离开后,安齐拉纳纳殖民地再次进入了日复一日、枯燥无比的建设工作之中,首当其冲的便是离主城区约六百多米的那条小河了。在这条被奴隶们称为椰树溪(因河岸边遍布野生椰树林而得名)的小河中,寿道士并没有发现太多的水生动物,大概是因为此时这条河正处于淡季枯水期的缘故吧。经过两个多月持续不断的观察,寿道士发现这条河平日里的水位并不高,大概只有一米五的样子;即使是连续下几天雨,河床内的水位顶多也就攀升到一米八多一点的样子,看起来椰树溪除了水流湍急一些以外,并没有太多令人感到可怕之处。



    不过寿道士却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轻松。因为他很清楚,旱季的安齐拉纳纳月均降水量往往才10-30毫米,但是一旦雨季来临,月降水量会迅速攀升到接近200毫米,最高峰时甚至能达到350-400毫米。这样恐怖的降水量,上游地带的山里必定会形成洪灾,而喀斯特地形的地表往往蓄不住水,这些恐怖的水量只会顺着河道奔腾而下,一个不好就会冲出河道,给河道两岸地区造成灾难。



    面对这样的情况,寿道士在盘算了如今手头的物资和人手后,觉得还是能够趁着如今的有利天气好好将这条小河改造一下,最好是能将其挖深、挖宽,改造出一个小型人工水库出来,增加其蓄水能力。



    他的这个想法得到了裴索宁和凯尔两人的一致支持。尤其是裴索宁,他觉得这个人工水库的意义非常大,首先是它的存在使得人们可以将雨季时丰沛的水量更多地存留下来。要知道,雨季往往只有短短的四五个月,而全年绝大部分的降水量都集中在这几个月内。如果任由这些宝贵的淡水资源顺着河道流进海里,那将是一种极大的浪费。



    而且,在裴索宁的盘算中,将来殖民地这边还要开垦田地、种植水稻,以供应殖民地居民们的生活所需。而水稻的生长期则是需要大量水资源的,如果有了这个水库,那到时候就可以依托水库修建起一系列的灌溉设施。有了充足的灌溉设施后,再凭着这边得天独厚的气候,种植水稻做到一年两熟甚至三熟完全不成问题,那样粮食问题就基本解决掉了。



    将自己的想法与另外两人一交流后,大家都觉得这座水库无论从防洪泄洪、还是农田灌溉的角度来说还真是不得不修了呢。



    计议得定后,几人便开始了分工协作。裴索宁开始督促砖窑那边日夜开工,争取生产出更多的砖头出来,以供应修建水库所需;而凯尔上士则组织人手开挖河道、修建泥坝、引流河水;而寿道士则带着最多的人手开始拓宽、加深原有的河道,以增加其蓄水量,重要的地段更是用红砖水泥修砌,以确保工程质量。



    由于已经有接近五分之一的奴隶丧失了劳动能力,因此就连许多监工和陆军士兵都加入了工作。工作异常辛苦,每个人身上都是烂泥,跟个泥猴似的。而且,时不时降下的一场阵雨也经常会给这些勇敢的开拓者们带来困扰,他们往往需要将水库底部积存的雨水排干净,然后才能继续开挖河底淤泥。



    这样艰苦的工作一直持续到了8月1日。就在这一天,风和日丽的安齐拉纳纳湾内再次驶来了一支悬挂着华夏东岸共和国旗帜的船队。船队共四艘船:一艘护卫炮舰、一艘武装运输舰、两艘笛型运输船,经过确认后,寿道士发现他们果然是从南非河中港码头返回这里的李毅船队。



    和这支船队同来的,除了大量的物资、两个排的陆军101连士兵、30名八旗监工和400名奴隶外,最重要的人物当属他们的顶头上司、马达加斯加开拓队队长、农业部出身的史钦杰史某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