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四十六章 波尔多风云(三)
    ()&推荐期间,我觉得还是厚道点,一天两更吧,不然对不起大家,对不起编辑>



    许信愕然转身。



    他的法语并不算好,但是这句话还是听懂了。问话的是一位jīng神矍铄的老人,他身着深sè呢绒礼服,礼服外面套着一件用上等印度染sè布制作的罩袍。头顶上是一副用名贵皮毛制作的宽边礼帽,礼帽下方是白sè的假发。自从两年前那位法兰西的国王因为一场怪病而掉光了头发之后,假发这个奇怪的玩意儿就突然在一夜之间流行了起来。



    老人走进屋内,将自己的礼帽摘下,身后的仆人殷勤地上来接住。店内的职员在看到老人进来后,也纷纷问好:“rì安,先生。”



    &歇尔,老帕斯奎尔派你来做什么?”老人冷冷地扫视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米歇尔,“我的商店绝不出售帕斯奎尔家族的商品。对于这一点,我想你们在十年前就已经明白了。那么,告诉我,带这两个东方人道我的店里来是什么目的?”



    &敬的大卫·路德维格先生,正如您所见,两位‘东方贵客’是我的主人的贵宾,他们只是好奇想来您的商店逛一下。当然,如果您介意,我们将会立刻离开。”米歇尔微微鞠躬,说道。



    路德维格没有说话,自顾自地走到柜台后,拿起账本略略看了看,仆人端过来一壶这个时候还不多见的咖啡。路德维格抿了一口,浓郁的咖啡香气弥漫在商店狭小的空间内。



    &方人,好好的茶叶生意不做,为什么要做你们并不擅长的棉布生意?”路德维格放下账本,突然说道。



    许信二人面面相觑,他们的法语水平实在很差,并没有听明白眼前这个老头在说些什么。



    路德维格皱了皱眉头,然后换做西班牙语问道:“年轻人,告诉路德维格,为什么要搅动棉布市场?这个市场已经维持上百年了,路德维格保证,它还将继续维持下去。我不管你们是从哪里得来的棉布,英国、印度或者意大利,总之没有人在违抗路德维格的意志后还能够逍遥自在下去,没有人!”



    &布它不姓路德维格!”许信不硬不软地回敬了一句。



    &大利的棉布价格并不低,自从土耳其的棉花出口中断以后,意大利人就只能从塞浦路斯进口到一点可怜的棉花。他们的成本很高,你们若是经营意大利棉布的话会得不偿失的。”路德维格仿佛没有听到许信的话一般,继续自顾自地说道。



    &场会给我们一个公正的回答的。”许信平静地说道。



    &许你们有途径从印度进口许多劣质的白棉布过来,但是6苏一匹的进口价在远渡重洋、缴纳关税后,你们的代理人还能留给你们多少利润空间?”路德维格低头继续看着账本,嘴里却仍在说着些不找边际的话。



    擦,这老头在诈我呢,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装模作样地说着一大堆废话。许信心中暗笑,他也不多废话,直接朝旁边的米歇尔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回去吧。”然后又朝路德维格点了点头示意,说道:“路德维格先生,再见,但愿您能一直拥有此刻享受香甜咖啡的美好心情。”说完,率先迈步走出了路德维格的商店。



    路德维格抬了抬眼皮,没有说话,继续享受着香气缭绕的咖啡。



    门外的雨似乎变大了些。



    许信举着油布雨伞,放慢脚步,等待其他人跟上。街道上不时闪过一些急匆匆的身影,这些人怀里抱着厚厚的一叠棉布,举着大大的油布雨伞,低头朝路德维格商店的侧门走去,那里似乎直通商店后面的仓库。



    &是一些城市纺织工。”米歇尔举着雨伞走过来说道:“路德维格将纱线赊给这些纺织工,他们将纱线织成布匹后再以一个低廉的价格卖给路德维格,每匹棉布也就赚一些辛苦钱,可能还不到1苏。每个月运气好的话能够织10匹布,赚半个法郎。”



    许信点了点头:“半个法郎够买什么?一小片面包?一小勺白兰地?”



    &然不是尊贵的许先生您平常吃的那种面包,他们也无法享受得起美味的白兰地。”米歇尔笑了,笑容中包含着很多复杂的内容,“事实上,他们只能从市场上购买一些掺杂了大量杂质的便宜谷物,以及一些豌豆。女人和小孩早上只能吃很少一点食物甚至根本没有早餐,只有需要保持体力劳动的男人才可以在早上吃食物。这几年闹饥荒,粮食价格涨了好几倍,他们就连晚餐也吃得很少了。至于鱼、肉、巧克力这等奢侈的食物,也只有等教会施舍的时候才可能尝到那么一丁点,前提是你有足够的好运。”



    许信默然不说话。



    &只是织布工的生活。与他们相比,那些纺纱工的生活或许还要艰辛上几分。”米歇尔继续说道,“他们平时租种着土地,但往往吃不饱,有时候或许还需要向路德维格这样的犹太吸血鬼贷款。然后通过农闲时几乎不眠不休的工作而辛苦获取一点微薄的纺纱收入,用来偿还他们欠下的贷款。但是他们中的很多人并没有能够及时偿还贷款,因而破产成为债务奴隶,沦落为悲惨的农奴或者被转卖到新大陆。他们吃的食物更加粗陋、也更加少,这样的人在加斯科涅的乡下随处可见。很多人家里出生的小孩多了,却又养不活,只能送到有钱人家里当不要钱的免费佣人。”



    &看到过很多在街道上徘徊的瘦弱小孩。”许信叹了口气,“所以这就是你憎恨犹太人的理由?”



    &们都是吸血鬼!”米歇尔怒道,但是很快他又平静了下来,然后微微鞠躬道歉道:“对不起,尊贵的客人,我失态了。”



    &没什么,米歇尔。”许信说道,“那些在旷野中游荡的小孩都有父母吗?”



    &些没有,有些有,但是和没有也差不多了,他们的父母负担不起他们的生活。”米歇尔抬起头,疑惑地问道:“您问这个干什么?”



    &想为他们做些事情。”许信斟酌着语句说道,“就像你知道的,我是富裕的华夏东岸共和国的贸易部长,我可以为这些孩子们提供他们生长所需的充足食物、安定的生活环境以及最优良的教育,前提是让这些孩子们到东岸去定居。你,能够帮我吗?”



    &然,我很乐意。”米歇尔看着许信的眼睛,说道:“前提是你能够善待这些孩子们。虽然你不是主的信徒,但是我相信你的诚意,尊贵的许。也许你在抱有赎罪之心,因为东岸布一旦开始销售,旷野中游荡的孩子的数量会几倍几十倍地增长,因为他们的父母都已经破产了。”



    &歇尔,你真直接。”许信摇头笑了笑,“也很有个xìng。你的学识也很丰富,至少你的西班牙语很流利,这令我感到很惊讶。我猜也许你出身某个商人或者富裕市民家庭?”



    &猜对了,尊贵的客人。”米歇尔面sè平静地说道,“我的确是一个商人家庭的次子,很遗憾,我没有继承权,被赶出了家门。”



    &起了你不愉快的往事,我道歉。”许信微微鞠了鞠躬,说道:“我们言归正传,东岸共和国土地肥沃、富饶无比,即使养几万名孩子们也没有任何问题。如果放任这些孩子们在野外流浪,也许他们某天就会在饥饿与疾病的双重打击下悲惨地死去。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不让他们去东岸呢?至少在那里,他们能吃饱饭活下去,并且接受教育。”



    &的,这对他们而言是个非常好的选择,至少可以吃饱饭。而且,他们在这里接受教育的机会为零。”米歇尔点了点头,“与其这样,那么还不如让他们去东岸呢。放心吧,他们的父母会同意的,毕竟谁都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那样悲惨地生活着。当然了,如果您不介意再给他们一点微薄的补偿的话,他们就更会感激涕零了。”



    &偿?需要多少补偿?什么样的补偿?”



    &许一块黑面包,或许两块杂粮豌豆糕,又或许一点钱币补偿。总之随意,我想这并不会花费你们太多的钱财。”米歇尔说道。



    &然,我们并不介意为此支付一点费用。”许信欣然答应,“也许我们应当立即行动起来,那样这些孩子们的生活处境也能够更快地得到改善。很可能下个月来自东方港的船只就要抵达波尔多了,我们最好赶在那之前将一切事情办妥,因为那之后我们可能会相当的繁忙。这样算起来,我们的时间并不多。米歇尔,我们得抓紧了,现在我们就回商站。你帮我雇几个人,然后再去定做一百块黑面包。当然了,我会向朱利安说明情况,也会支付给你一定的报酬。”



    &您所愿,尊贵的许。”米歇尔微微鞠躬,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