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血色大领主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辩论
    长时间的休庭以后,公正圣殿恢复了往日的秩序。

    洛克依然坐在被审判的椅子上,但是,这次的气氛与之前差别就大了太多。

    “依据王国的法律,没有人能证明我手里的钱来路不正。而王国的法律也规定了,我继承的财产是受保护的!”洛克坐在椅子上义正言辞的回答着,他环顾四周,“如果,你们依然认为我与那些死灵法师有交易的话,我可以证实一件事。”

    洛克伸出手,那副铐子早被解了下来。

    高举在公正圣殿上空的双手上,发出刺目的圣光光芒,金色的圣光照耀在每个人的身上。

    “我们所有圣职者都相信,圣光是不会怜悯与邪恶交易的人。那么,这能不能证明我是清白的呢?”洛克手上圣光依然在发出刺目的光芒。

    对此,所有的圣骑士和牧师们点点头,在他们看来圣光是不会庇护那些邪恶的东西,和出卖自己灵魂的人。

    然而只有洛克才知道,这不过是他们的自尊心作祟。

    圣光是人们自我肯定的一种,只要你相信它肯定它,那么它就会反哺你。表现在外的就是,金色或者白色或者黄色的圣光能量。

    在魔兽历史上,就有先例。

    使用圣光作恶的圣骑士比比皆是,这其实不能当做证明一个人是否受到污染的证明,洛克只是以此来欺骗他们的,否则,每个人都拿这件事来说,那么最终这个话题将无法结束。

    “哈维军团长,我有一些事想要讯问你。”一个男爵贵族站了起来看着洛克,现在,洛克可是对这些贵族的印象坏透了。

    洛克带着不愉的神情点着头。

    “我之前注意到,证人布吕根上尉的证词提到你说过的那些话,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你不觉得这些话不合时宜,而且超出了你的职权范围吗?”

    贵族耸耸肩膀,“我只是对这个比较感兴趣,没有其他的意思。你可以选择回答我,可以选择不回答。”

    “我们王国的法律,没有规定我们不许说以上的话语。而自古以来,权利和地位永远都是激励士兵和军官英勇战斗的不二法门。就像你的爵位,相信也是传自你的家人吧?”洛克指着他反问着。

    “是的!我是一名世袭男爵,我的爵位来自我的父亲。”男爵点点头。“我的父亲曾在二次战争中,立下功劳晋升的。”

    “那这样就对了,这就是我会这么说的原因。”洛克摊着手,“我这么说,会将士兵们的作战勇气激发的顶点,好处不言而喻。”

    “何况,这也是我们王国之后所必需面临的问题。士兵们怀着报国之心与天灾的怪物战斗,而我们也需要在这种基础上,肯定他们的奋斗。而有什么会比土地更好的解决办法呢?虽然现在议论这些有些不合时宜,但是,我始终认为这是解决天灾最快的办法!”洛克肯定的说着。

    “当然,我只是说说,并没有付出实际行动。否则,我就真的成为了叛国者!”洛克微笑的说着,“想让马跑的快,那就让它们吃好点,我就是这个意思。”

    “好吧,哈维军团长,我没什么问的。”男爵躬身行礼,“想让马跑的快,那就让它们吃好点,我对这句话非常的赞同。”

    对此,周围的观众们都点着头肯定了洛克的辩护。

    “哈维军团长,我向问问你。你是在哪种考量情况下,赦免了那些豺狼人和狗头人的?”一个来自大陪审团的圣光兄弟会的牧师站了起来。“你难道不知道这些生物的野蛮行径吗?你不怕他们污染了十字军中,圣职者的纯洁吗?”

    “谦卑、诚实、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耀、精神是我们圣骑士永不忘记的八大美德。诚实让我在面对你们问讯的时候,做到问心无愧。而谦卑再让我遇到比我弱小的人时,我也能表现出足够的谦虚。英勇让我在面对比我强大的敌人时,无所畏惧。荣耀让我珍惜和骄傲,圣光就是我的精神指引,而牺牲和公正是我的行为准则。怜悯让我一直帮助我所看到的所有平民。”

    洛克看着大陪审团的牧师,阐述自己对圣光的理解。

    “在我的理解中,圣光是包容、仁慈的、它接纳一切相信它的生物。它并不只眷顾我们人类...”

    “你胡说!圣光只会庇护我们人类!”

    “我们是圣光的选民!其他种族不是!”

    “圣光在上!你在胡说什么!”

    果不其然,洛克话未说完,牧师们就不赞成他的言论。

    对此,大检查官伊森利恩敲响了手里的锤子,公正圣殿内的秩序才好了起来。

    “抱歉,今天这里是针对我的罪名的庭审,如果需要探讨对圣光的感悟。各位兄弟姐妹可以私下找我交流。”洛克鞠躬,然后继续对以上指控自己的事情阐述,“在我的理解里,怜悯不仅仅是只对我们人类,这还应该包括其他对我们没有敌意的种族。我想,圣光对我们教诲不仅仅是让我们战斗,还应该是教诲其他种族,让他们也沐浴在圣光的光辉之中,这才是圣光的真谛。”

    “即便舍去这点不谈,我留下这些豺狼人和狗头人,也有让他们为之前犯下的罪过赎罪的意思。他们杀死我们大量的人民,这点教训或许让他们记忆一辈子。更何况,他们在士兵的严密看守下,从事大量繁重的危险工作,避免了让我们人类受到伤害的可能。”

    “以上,就是我留下他们的原因。”

    “**官,我的询问结束了。”牧师向着伊森利恩汇报着,圣光兄弟会的成员对洛克的这番回答,不是很满意也不是很失望,他们之前起了争论。

    莎丽听到这次问讯结束,那些牧师们并没有太剧烈的反对,这才开心的笑了起来。

    “哈维军团长,我想询问你。为什么成立四个新兵军团,而没有汇报给大十字军指挥部,并且修改了新兵的入伍誓词。”一个圣骑士站出来问着,“你的这种行为,非常的让人难以理解。你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这个问题有些复杂,”洛克思量了一会儿,“当初,我们赶到银松森林的时候,只有一个军团不到5000人。而这里的情况非常恶劣,大量的豺狼人充斥在我们周围,进攻着我们。我们有限的军队需要建立自己的营地,还要打击那些豺狼人拯救我们的平民,还要扩展我们的生存环境。这个时候通知大指挥部已经不现实了,时间来不及,而且谁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随着我们控制领地的增大,依靠4000多人来防御变的不现实起来。于是,扩军就不得不提上日常。但是扩军没有大十字军指挥部的首肯,这件事就不能完成。而我们的局势又必须这么做不可,于是我就私下作出了决定,成立四个新兵军团,用来当做地方守备军团,守卫已经占领的土地。这些新兵军团并没有编制,全部都是以第五军团的名义成立的。”

    “而修改新兵入伍的誓词,这是经过牧师和军官们一致认可的。我在这件事并没阐述过自己的观点,大家认为在这种情况下,需要作出点改变,来提升他们对抗邪恶,保护家园的信心。对此,作为受益者,我不能否认我对这件事上的欢喜,毕竟这种事情,谁遇到都会高兴的,我只能说我还不够谦卑,需要进一步的锻炼自己。”

    洛克苦笑的摇摇头,“于是,我没有第一时间制止了他们。如果,**庭觉得不合适的话,我会对这件事承认错误,并且更改誓言。”

    “而这些,就是我心里的真是写照。我相信,**庭已经派人进入银松森林,并且收集到了所有的证据来证明我的清白,所以,我在这里就不在多说这个问题。”

    “我的询问结束了,**官。”圣骑士向着伊森利恩说着,“我相信你说的话,兄弟,并且我为你所做下的事情而骄傲!愿圣光与你同在!”

    圣骑士向洛克敬了个礼,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现在,局势以前完全向着好一面开始转变。对此,4位陪审团员只是做个简短的交流,就安心等待下一位质疑人的出现。

    “哈维军团长,我是一名异端裁决者士兵,我想问你。你是否真的和那些海盗有过很长时间的接触?并且,你们还是朋友?!银松森林的金矿是否被你所侵吞?”

    一名红衣维持秩序的上士突然发问了起来。

    “首先,之前也有证人提到了我,使用自己的钱币来武装士兵和发展银松森林的经济。那么这些钱,怎么花出去的呢?”

    “就如同之前的证人所说的那样,我通过地精购买了大量的物资。至于我为什么选择地精,因为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地精是最快,也是唯一过来和我们交易的商人。”

    洛克回顾四周所有人,他们静静的听着自己阐述,“我们在银松森林发展所需的后勤物资,必须通过地精来输送。而地精他们的名声,大都不是很好。所以,当他们在给我们通过海运运输物资的时候,不得不雇佣一些海盗来保证输送给我们物资的安全。”

    “作为收货方,我们管不了,也不用管这些。至于和海盗接触时间长,我想说几句话,应该不长吧?”

    “关于那些金矿的去向。我想大家心里应该明白,在我早就继承了阿加曼德家族的所有产业以后,我还会在乎这些东西吗?我自己武装我们十字军,给我们发展经济所花的钱,远远比金矿出产的金币多的多。”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十字军欠我的,不是我欠十字军的!更何况,这些金矿除了一部分放在银松森林作为军队和民政开支,剩余的已经随同我一起来到了加达尔。”

    “现在,或许就放在我们十字军的后勤仓库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