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威胁
    房俊本来也没想怎么样,开始的时候心中有气,想不通,不过后来自己琢磨琢磨,也就能体会李二陛下掩盖真相颠倒黑白的用心。

    他只是单纯的看萧家不顺眼,想给萧锐填填堵……

    更何况他将这件事捅出去,李二陛下还不得抽死他?

    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傻子才去干。

    可萧锐不认为,他眼中房俊就是个棒槌,虽然才华能力都堪称惊才绝艳,但再是镶金描银的棒槌,那也还是棒槌……

    棒槌做事,跟你讲道理么?

    他不敢拿萧家的名誉去赌,所以哪怕心中再是憋屈、再是不愿,也不得不低下他兰陵萧氏高贵的头颅,低声下气的求和解。

    房俊板着脸,一腔正气:“吾等男儿,立于天地之间,无惧万刃加身,只求问心无愧!是非黑白,善恶曲直,自当勇于面对,萧嗣业之罪,固然是萧家之耻辱,难道不该知耻而后勇么?”

    演戏演到底。

    萧锐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心说你特么说什么屁话呢?

    老子若是孑然一身,自当无所无惧,可涉及到整个家族,你让我任凭萧嗣业的罪孽将萧家的声誉毁于一旦?

    不过还好,这厮没有断然拒绝……

    忍着怒火,他不得不压着耐心,规劝房俊。

    甚至不惜将话挑明了,你别找事儿,咱们给你补偿还不行?

    他是真害怕这个棒槌不管不顾,回头一走了之……

    萧锐低声下气道:“二郎,你我乃是亲眷,是一家人,萧家名誉受损,你也没好处不是?这件事陛下已然定性,咱们还是顾全大局的好。当然,若是二郎有何难处,也可以提出来,只要是在力所能及之内,萧家必然不会让二郎感到委屈……”

    房俊眼睛眨巴一下,道:“入夏开始,‘东大唐商号’以及房家名下的掌柜都会前来漠北收购羊毛,若是大都护能够保证房家的收购不被排挤,除去商号所占的份额之外,余下的羊毛房家能够占有五成……这件事便有的商量。”

    萧锐:“……”

    差点被噎着。

    他还打算苦口婆心的费劲劝阻呢,结果条件刚刚开出来,这位立马随棍子上来了……

    说好的棒槌呢?

    不过这正是他想要的,当即道:“一言为定!”

    如今整个纺车已然从江南流传到关中,这东西开始的时候神秘,但是当世家门阀意识到棉布巨大的利润之后,自然有的是办法搞出来几架仔细研究。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大唐的工匠水平还是很高的,拆了几架,跟快就搞懂了原理,于是大量蔓延开来。

    据他所知,眼下不仅西域的羊毛需求甚大,价格一再攀升,就连今年春耕之时棉花的种植规模,较之以往都增加了十几倍,害得司农寺不得不告知政事堂,然后由政事堂颁布法令,约束种植棉花必须在山岭荒坡那等贫瘠之地,绝对不能侵占肥沃农田,导致粮食产量骤降……

    如今漠北平定,薛延陀覆亡,这般广袤之地牛羊成群,必然会成为那些拥有织机的人家将目光投注过来,趋之若鹜。

    到了羊毛产季,商贾蜂拥而至,都是功勋贵戚世家门阀,房家的名头可镇不住这些人……

    萧锐略略松了一口气。

    他最怕房俊在政治上有所要求,比如在他举荐某人担任某一个官职的时候,让萧家无条件的站在他的身后予以支持……

    即便当初将萧淑儿嫁给房俊是为了拉拢房俊,提前投资,但这应当是在以萧家为主导的情况下进行,而不是萧家为了房俊冲锋陷阵,罔顾自身利益。

    房俊点点头:“那行吧,看你表现。”

    萧锐瞪着眼睛,气道:“连句承诺都没有?”

    房俊斜眼睨着他:“承诺?某素来以为世家门阀的承诺就是放屁,为了利益,不仅说出来的话能够收归去,就是拉出来的那啥都能吞回去……咳咳,别发火,虽然难听了,但都是事实呀!”

    萧锐恼羞成怒,忿忿骂了一声:“粗鄙不堪,不当人子!”

    转身进了营帐,再不搭理房俊。

    他想翻脸,堂堂兰陵萧氏的嫡子,当今陛下的女婿,世家子弟当中最出类拔萃的人物,何曾受过这等羞辱?

    然而他又不敢,这股子火气憋在肚子里实在是难受,干脆眼不见心不烦。

    至于房俊的要求……他哪里有拒绝的余地?

    ……

    营帐之外,右屯卫、右武卫两只人马数万兵卒,都已然集结完毕,旌旗招展车马辚辚,军容鼎盛。

    尤其是右屯卫,这是一支首开先河由“募兵制”组建的军队,大唐独一份儿,因为军资靡费,此前被无数御史弹劾,朝野上下的目光都紧紧的盯着,甚至大多数人都等着看房俊的笑话。

    右屯卫上下也都在这股压力之下人心惶惶,唯恐表现太差,遭到裁撤……

    如今右屯卫兵出白道,横扫漠北,首战告捷大获全胜,已然成为大唐军队之中强当当的一支雄师,光芒耀目威名赫赫,全军上下战意雄浑信心十足,自然士气空前高昂!

    拔灼、吐迷度等人策马在营帐周围,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大唐雄师,心中愤恨恐惧,百感交集。

    谁能想到本是薛延陀占据先机,试图挑衅大唐捞取一些好处,却被这么一支无敌雄师、一个不讲理的统帅悍然出兵报复,一路从武川镇打到龙城,诺真水、赵信城两战打残了铁勒诸部集结起来的精锐战士,使得雄霸的薛延陀汗国步了突厥之后尘,兵败如山倒,一朝覆灭……

    这是血海深仇。

    然而面对这样一支军队,还有那等足以毁天灭地的各式火器,谁敢悍然反抗,谁敢叫嚣一句将唐军逐出漠北?

    看看赵信城的尸骸吧,只要有人站出来反抗大唐,残暴霸道的唐军就敢在漠北展开一场无差别的杀戮,所有的铁勒族人都将遭受到灭顶之灾,亡族灭种,绝非虚言……

    不敢反抗,就只能臣服。

    好在汉人从未以杀戮为乐,对于塞外土地的侵占也并无执念,他们更在乎能否安稳边境,能否胡汉协作,能否攫取利益。

    拔灼蹙着眉,看着雄壮的大唐兵卒,忧心忡忡道:“房俊之言,说是要帮助吾等族人筑城定居,建立榷场展开贸易,甚至在各个定居城池设立学堂,教授史书典籍……吾等纵然不敢违抗,但是暗地里绝对不能予以配合,反而要发动族人抵触!吾铁勒部人因何强盛?就是因为绝不定居一处的机动性,因为艰苦的环境所磨炼出来的意志,以及自幼逐水草而居练就的强壮体魄!一旦遂了房俊之意,吾铁勒部人之后裔,将会居住在城池里抵御风沙严寒,读着汉人的书忘记了我们的祖宗,甚至成为被圈养着的牛羊,再也没有了披荆斩棘悍不畏死的野性!”

    此人看似粗鲁,实则精明。

    一眼便看透了房俊的谋划,然而……

    吐迷度苦笑:“怎么反抗?吾等酋长一声号令,便会有无数儿郎竞相跟从,去跟汉人一场又一场的征战,即便埋骨漠南,亦是无怨无悔,这些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要去掠夺女人财富,想要占据漠南温暖之地,繁衍生息,再也无惧漠北的苦寒荒凉!现在唐人带着他们筑城,带着他们垦荒,传授耕种之术,甚至教授史书典籍,允许他们参加大唐的科举考试,成为大唐的官吏……试想,哪一个族人会不欢迎唐人?谁若是想要断绝他们憧憬着的美好未来,谁就是他们的敌人,即便是你我这样的酋长!”

    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

    那么在铁勒部人看到了安稳的生活、美好的未来之时,谁站出来让他们放弃这些以往用生命去博取现在却能够唾手可得的幸福,他们会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