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四十六章 假传圣旨
    萧嗣业快要疯了。

    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一个两个的都栽赃嫁祸,不把自己诬陷至死不肯罢休!

    他怒火填膺,一脚踹翻了桌子,戟指大怒:“杀人不过头点地,吾与汝固然有些嫌隙,却也算不得仇恨,如今却要将吾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何以至此啊?”

    房俊倒也不曾发怒,只是淡然看着萧嗣业,缓缓问道:“某来问你,你到这白道口来,究竟意欲何为?”

    萧嗣业哑口无言。

    他解释不了……谁他娘的知道这个混蛋居然赶在自己面前奇袭了白道口,将薛延陀驻扎在此的部队尽数消灭了?本来自己还以为只要到了此地,凭借自己的家世背景官职身份,只要表达出投诚之意,并且指点薛延陀人朔州形势,让其知难而退保存实力,自己就算大功一件,立下了投名状,往后必然受到夷男可汗的重用……

    这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

    然而他纵然不说,房俊又如何猜不到?

    他一双眼眸有若鹰隼一般锐利,直刺萧嗣业心底的龌蹉之处:“身为汉人,兰陵萧氏的子弟,居然通敌叛国沦为漢奸,你特么还有脸跟某在这里叫嚣?若非看在你乃兰陵萧氏子弟,老子见面的那一刻便命人将你剁碎了喂狗你信不信?”

    萧嗣业面色惨白,瞪着房俊,一脸绝望。

    他明白,别说自己的确是存了投奔薛延陀的心思,即便没有,只要房俊将自己拿下然后将“通敌叛国”的罪名往自己的头上一扣,然后押解回京,自己也唯有死路一条。

    房俊的话,自己的话,皇帝会信谁的?

    ……

    萧嗣业知道自己已经被房俊狠狠攥在手心儿里,捏圆了搓扁了,随着他的心意,自己毫无反抗之余地。

    颓然坐回凳子上,心灰意冷道:“汝究竟想要怎样?”

    房俊知道他的心理已经彻底崩溃,干脆合盘托出:“某意欲率军直出白道,进入漠北,突袭郁督军山牙帐!只是此举与陛下心意有违,更有可能不利于东征大计,故而不打算背负这个责任。”

    萧嗣业气道:“汝不想背,就让吾来背?也不是吾背不背的问题,关键这等重大之罪责,就算吾背起来,那里还有活路?横竖也是一死,老子吃饱了撑的成全汝?”

    嘴上耍横,心里却是暗暗咋舌。

    这房俊胆子大的没边儿了……

    谁不知道如今皇帝陛下心心念念的都是东征,这个当口西域与北疆必须保证绝对的安稳,任何边衅都绝对不允许存在,哪怕胡人的刀子搁到脖子上,也得死死的忍着,待到东征之后再报复回来。

    现在房俊却想着突入漠北,与薛延陀正面开战……

    这根本就是跟陛下对着干呐。

    房俊哂笑一声,说道:“别揣着明白装糊涂,固然同样是死,但假传圣旨与通敌叛国能一样?更何况若是没有完全之谋划,某又岂会冒着大不韪悍然违背陛下的意志?此次出兵漠北,定然大获全胜!只要覆灭薛延陀牙帐,整个漠北乱成一团,谁还敢去破坏大唐的东征?陛下亦会龙颜大悦!届时你全程跟随军中,这功劳自然会分润给你一份,这等泼天之功,足够换回你一条狗命!”

    萧嗣业沉默不语。

    不得不说,房俊之言的确有几分道理……

    假传圣旨又怎样?

    若是当真能够覆灭薛延陀,那等功绩比之当年李靖突袭阴山颉利可汗的牙帐亦是不逊半分,甚至犹有过之!

    那可是封狼居胥、勒石燕然啊!

    只要不是造反,再是滔天的大罪在这等功勋面前,也足以抹平了,甚有可能功过相抵,既往不咎。

    如此一来,倒也划算……

    只要能保得住性命,谁愿意去漠北吃风沙、饮冰雪?

    正琢磨着如何做作一番,看看能否从房俊那里再敲点好处出来,便听到房俊冷笑道:“通天大路,唯有一条,走还是不走,悉听尊便。明日一早,某便会聚将议事,汝若是想通了,便拿着这份‘圣旨’当众宣读,若是想不通,某便立即将你枭首示众,首级押解回京,以叛国之罪,昭示天下!”

    萧嗣业垂头丧气,彻底蛰伏。

    事已至此,难道还以为这房二当真不敢砍死自己?

    *****

    翌日清晨,卯时初刻。

    阴沉沉的天空又零零星星的飘起雪花,风倒是不大,显得倒是没有那么冷。

    营长之内,房俊擂鼓聚将,商议兵事。

    房俊身穿一件大氅,营帐内燃着火盆,倒也不冷。

    眼眸从在座诸人面上一一扫过,心中颇为欣慰,这都是对他忠心耿耿的班底啊……

    不过即便是自己的心腹,该演的还得演,总归得给大家一个交待,不能仗着主帅的身份、大家的忠心爱戴,便将大家往岔路上带。

    “假传圣旨”一事无人得知,即便时候受到追究,也完全是自己这个挺帅的责任,不会牵扯到这些麾下将校。

    咳嗽一声,清了清嗓,房俊说道:“昨日斥候捉捕一名细作,实是误会,那位乃是朝廷敕封的单于都护府长史萧嗣业,奉陛下之命,特意前来军中传旨。来人,请萧长史宣读圣旨。”

    “喏!”

    自有兵卒将萧嗣业请进来,房俊率领一众将校尽皆离座,肃然听候圣旨。

    明清两朝的皇帝将那种“上天之子,代天牧民”的姿态玩得炉火纯青,宣读一道圣旨都得摆上香炉沐浴更衣,然后三叩九拜跪地听宣,唐宋两朝则完全没有那些个规矩,只要肃穆静听,那便行了。

    萧嗣业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衫,手里将“圣旨”举起,心中将房俊骂了个半死,然后才大声宣读。

    主要的意思就是说皇帝偶染风寒,精力不济,所以无法御驾亲征高句丽,东征之事暂且搁置。薛延陀悍然撕毁两国盟约,入侵大唐国境数百里,并且肆意屠杀大唐盟友東突厥汗国,罔顾道义,其罪不赦!

    现在授予房俊朔州道大总管之职务,统御右屯卫兵卒,直出白道,横扫漠北,于郁督军山问罪于薛延陀可汗!

    ……

    念完,萧嗣业便道:“房驸马,请上前接旨。”

    房俊上前两步,萧嗣业将“圣旨”塞给房俊,房俊接过来,故意抖了抖,让“圣旨”上加盖的那方萝卜雕刻的玺印示于人前,直到好几个将校都瞧见了,这才收入怀中。

    除去他俩,别人也只是看到了一卷圣旨,一方玺印,其余一概不知……

    不过仅只这般,营长之内的气氛也瞬间炽热起来!

    昨日与薛延陀骑兵一战,以极其微小的代价重挫了纵横漠北的强敌,这使得右屯卫从上到下都充斥着一股强烈的自信,对于火枪那种“三段击”的战术达到近乎迷信的程度,尽皆认为只要能够趁着漠北空虚,大军长驱直入直抵郁督军山,一举覆灭夷男可汗的牙帐绝非难事!

    只是碍于眼下大唐的国策,这等足以光耀千古的盖世功勋放在眼前唾手可得,却也不得不眼睁睁的放弃。

    谁能料到,皇帝陛下居然因病无法东征?

    病得好哇!

    这一病,东征必将无限期的搁置,那么与薛延陀开战的时机便成熟了!

    “大帅!吾等追随大帅,横扫漠北,覆灭薛延陀,勒石燕然!”

    “吾等誓死追随!”

    “大帅!发兵吧!”

    ……

    连续追杀回纥铁骑的薛仁贵等将校一扫满身疲惫,一个个打了鸡血一般眼珠子通红,神情亢奋至极点!

    昨日一战,火枪兵面对薛延陀骑兵有若摧枯拉朽,这等绝对优势使得大家都知道,以往只能凭借史书上的文字去幻想的封狼居胥、勒石燕然那等旷世功勋,再不是高高在云端之上,只能瞻仰,不能触碰!

    只要想想那等名垂青史之功勋,谁还能按捺得住?

    萧嗣业冷言旁观,心中冷笑。

    房二啊房二,你以为你是李卫公,还是霍去病?

    简直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