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六百六十八章 逃亡
    梨花洞天的底蕴被抽取一空,整个洞天化作一片死地,连带梨花宫这个中枢都已拔地冲出,是以在那巨大的震荡之力下,整个洞天轰然爆碎开来。

    虚空中,大块小块的破碎灵州凭空出现,四面八方激射。

    一同出现的还有四道狼狈不堪的身影,个个负伤,面上一片心有余悸,那伤势最严重的宗政,更是半个身子都被轰碎了,伤口处,可以清楚看到体内蠕动的内脏。

    倒不是说宗政的修为不如其他三人,只是他的运气最差,承受的那恐怖一击的攻击最多。

    那可是耗尽梨花洞天所有力量的一击,纵然不如八品开天亲自出手,也绝非七品能够轻易抗衡。

    剧烈的疼痛让宗政脸色扭曲狰狞,不迭地催动力量裹住伤口,阻止鲜血的流淌,更从自己的小乾坤中取出大把灵丹妙药,吃豆子一般塞入口中。

    胸口处蓦然一痛,背后一股危险的气机如毒蛇一般将他咬死。

    宗政身子瞬间僵硬在原地,低头望去时,只见胸膛处一只孩童般的小手,透体而出!

    宗政瞬间睚眦欲裂,咬牙怒喝:“紫夜老鬼!”

    他身后,如影子一般贴着他的紫夜童子咧嘴一笑:“受了这么重的伤,就不要苟延残喘了,我送你一程!”

    “休想!”宗政怒吼,然而被紫夜趁其不备偷袭,占据了先手,更兼身负重创,又哪还有反抗的机会?

    他话音落下的时候,紫夜童子的世界伟力已经催动,如江河奔腾一般灌入他体内,催断了他的生机。

    紫夜手一掏,从宗政体内掏出一副血淋淋的新鲜肝脏,放入嘴边,大口撕咬起来,一脸舒爽如夏日饮冰。

    不远处,鸠婆婆和竺灵珊两人将这一幕看在眼中,皆是神色淡漠,无动于衷。

    在破碎天这对方,翻脸比翻书快的事情多着了,方才若不是宗政受伤最重,换做是她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个,恐怕倒霉的就是她们了。

    宗政受那么重的伤,已没有再战之力,莫说紫夜童子趁机痛下杀手,便是紫夜不做,她们二人也会动一些心思。

    堂堂七品开天,就此身陨。

    不过与中品下品开天不同的是,宗政虽死,但他的小乾坤世界却没有立刻崩塌,反而在其死后猛地收缩,将尸体吸入其中,隐匿虚空之中,不见踪影。

    自古以来,那因为上品开天陨落而遗留下来的乾坤福地和乾坤洞天都是这么来的,只要主人生前小乾坤没有受到太剧烈的冲击,没有不可磨灭的损伤,其主人身死之后,小乾坤都会有很大程度保留下来。

    宗政死后留下的,无疑是一处乾坤福地。

    一副七品开天的肝脏对紫夜童子来说可是大补之物,不大片刻功夫便已被他囫囵入腹,他擦了擦嘴角边的鲜血,原本因为受伤而萎靡的气息已经平稳了下来。

    扭头朝梨花宫消失的方向望去,紫夜童子道:“强行催动整个乾坤洞天的力量,即便有那琳琅宫做中转,夏琳琅此刻定然也不好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要追过去,两位意下如何?”

    鸠婆婆和竺灵珊对视一眼,都微微颔首,少顷,三道身影急速离去。

    至于宗政死后留下的乾坤福地虽然也是好东西,只要破开天地屏障便可得到宗政一生的储藏,但不管宗政有多少好东西,相对于乾坤四柱之一的天地泉来说,还是差了许多。

    在天地泉和乾坤福地之间权衡,三人自然是更希望得到天地泉。

    不过这乾坤福地隐匿的位置,三人无论是谁都已默默地记下,只等日后有机会了,便前来一探。

    梨花宫内,杨开口鼻溢血,夏琳琅脸色苍白。

    正如紫夜童子所言,强行催动整个梨花洞天的力量,确实是巨大的负荷,若是夏琳琅一人催动的话,此刻她肯定已经没有再战之力。

    好在有杨开分摊压力,才让她没有那么狼狈,不过依然需要修养恢复,梨花宫暂时便由杨开掌控。

    此时此刻,杨开无比庆幸自己当初一念之下强行摄取了梨花洞天内的枪道道痕,否则那浓郁的枪道道痕恐怕就要全部浪费了,毕竟如今梨花洞天恐怕都已分崩离析,不复存在。

    如今虽逃出梨花洞天,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天地泉的吸引力太大,那四位上品开天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破碎天这是非之地,自然也不宜久留。

    一边分心操控梨花宫,杨开盘膝修养,神念探入自身小乾坤内,查探那千万生灵的情况。

    上千万生灵进入小乾坤,如今不过虽然才短短数日功夫,但在那些帝尊境的安抚下,人心已经逐渐稳定下来,而千万人也分散成数十拨,有在原地开采树木砂石,搭建房屋的,有长途跋涉迁徙,前往别处寻觅合适定居之所的。

    每一波人马少则数万,多则十数万,皆有一位帝尊境牵头。

    这也是杨开之前跟那些帝尊境武者吩咐过的,毕竟千万人口汇聚一地,实在不适合生存发展,所以在将他们收入小乾坤后,杨开便对那些帝尊境耳提面命了一番,要他们各自领一些人分散定居。

    如今看来,这些帝尊境做的还算不错。

    长途迁徙无疑耗费功夫,人群中有老有少,还有许多人拖家带口,行程缓慢,杨开心神一动,天地伟力卷去,将那一波波分散迁徙的人群瞬间挪移至一处处适合定居之地。

    小乾坤是他的小乾坤,做这种事自然不费什么功夫。

    短暂的惊愕之后,领队的帝尊境们很快回过神来,纷纷对着天空抱拳行礼,表达谢意,旋即便开始主持定居事宜。

    观望片刻,杨开心中莫名欣喜。

    假日时日,自己的小乾坤内,定会出现数十个大大小小,人口攒动的城池,待这些人安稳下来之后,又不知会给自己的小乾坤带来怎样的变化。

    而且他的小乾坤比起旁人的小乾坤,无疑更加适合生存,因为他当年炼化的木行之力是不老树的精华,生机极为浓郁,在他的小乾坤内,不管种植何物,都会有极好的长势,不但灵植如此,就连那些许多行将就木的老人,在进了他的小乾坤之后,都焕发出寻常难得一见的红润光彩。

    小乾坤内大日高悬,一日之后,日落西山,圆月升起。

    这等景象,在别人的小乾坤中是不存在的,放眼这浩瀚乾坤,恐怕也是独此一份。

    当那清冷月辉如水银倾泻之时,杨开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下子陷入了沉思之中。

    整个人更是陷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离奇感悟,脑海之中,各种精妙的火花闪现。

    隐隐似是察觉到了什么自己不经意间忽视的至关重要的东西,可始终无法参透,就好像面前蒙了一层薄薄的纸张,明明一戳就破,偏偏戳之不得。

    杨开心中急的如热火上的蚂蚁……

    “你在做什么?”一声娇喝忽然在杨开耳畔边响起,瞬间将他从那种玄妙的状态中扯了出来。

    梨花宫内,如今不但有他,自然还有夏琳琅和秦奋等几位开天境。

    秦奋等人自从见了他与夏琳琅相处的方式之后,便不敢在他面前有所造次了,这家伙连宫主都丝毫不惧,又岂会在意他们几个?

    所以敢这么质问他的,除了夏琳琅,再无旁人。

    被夏琳琅打断那种感悟,杨开一肚子恼火,虽然还没想明白自己脑海中即将蹦出来的念头到底是什么,但杨开却可以肯定,这个想法绝对至关重要。

    压下怒火,杨开朝旁望去,正见夏琳琅愤怒地盯着自己:“你要把我带到哪去?”

    先前她在恢复,所以将梨花宫交给了杨开掌控,谁知这家伙居然催动梨花宫直直地朝破碎天外驰去,夏琳琅自然气的不轻。

    杨开皱了皱眉,似是意识到夏琳琅为何这般恼火,开口解释道:“天地泉已经暴露,破碎天已经不能待了,而且梨花洞天也已经毁去,你没了容身之地,留在这里于事无补。虚空域那边我有一处地盘,很安全,我可以保证,到了那边没人会打你的主意,你也不必再如如今这般隐姓埋名。”

    “保证?”夏琳琅冷笑不迭,“你拿什么保证?”

    “口说无凭,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信得过我跟我走一趟!”

    夏琳琅气道:“这不是信不信得过的问题,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些人的处境。我若离开破碎天,那洞天福地必定要来拿人,到时候你能挡得住?”

    杨开皱眉不已:“你们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得罪了那洞天福地?”

    夏琳琅怒道:“我怎么知道?我修行至今,从未与各大洞天福地的人起过冲突,可是在晋升七品之后,那些人便找上了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人家力大势雄,我反抗不得,只能逃到这破碎天苟延残喘,如今拜你所赐,连藏身之地都已经没了,你还要我羊入虎口?要去那什么虚空域你自己去,不要算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