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443章 三颗眼球
    在海草的指引之下,幽灵船乘风破浪,向前而行。

    一盏盏的亡灵之灯,照亮了这片漆黑的夜海,尽管这些光芒显得有些昏暗,但聊胜于无。

    “公子爷,这神主究竟是什么人?老乌龟又是谁?”

    秦风询问道。

    对于夜海的一切,他了解的不多,而现在神岛之行,听上去可能会凶多吉少。

    “有些东西,的确该提前告诉你,以便让你做个准备。”

    宁江道,“神主就是神岛之主,她也是夜海的生灵,乃是由夜海之底的一块水晶所化,成为了一只孔雀。”

    “在这夜海之上,神主的实力,不亚于一位大帝,而且只要在夜海,她就是不死不灭的存在,除非你能磨灭整片夜海。”

    “夜海上,一共有三座岛,传说这三座岛,是三颗眼球所化,其中一座岛,便是神岛。”

    “还有一座岛,在老乌龟的身上,老乌龟是一头具有玄武血脉的玄龟。”

    “至于第三座岛,也是最神秘的岛。”宁江高深莫测道。

    “三颗眼球?这是什么种族?”

    秦风诧异,如果说,这片夜海,正是别人的泪水所化,那么这个流泪的强横存在,又是什么种族?

    他知道妖族之中,有一些三眼的种族,但显然不可能是妖族,妖族如果有那么强大的先祖,其后代不会弱于龙族、凤族。

    人族的话,也有可能,世上有一些秘术,可以让自己的眉心,打开第三只天眼。

    “公子爷知道这强横存在是什么人吗?如此强大的人,为何要流泪?”

    秦风不解。

    能让泪水化作一片汪洋大海,这样的强横存在,显然要更加超过大帝,强大到这种地步,意志坚定无比,就算天崩地裂都不会动摇,这样的人,怎么会流泪?

    更重要的是,如此强大的人,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到的,还有什么事能让他伤心流泪?

    很多时候伤心,是因为无能为力。

    可强大到这种地步,手段通天,恐怕已经无所不能。

    “不知道。”

    宁江摇头,话锋一转道,“如果说,有谁知道答案,那么那个人,或许只有神主。”

    “这三座岛上,都有什么?”

    “等你亲眼见过,你便知晓。”

    宁江没有多言。

    几个时辰之后,海草叫嚣起来:“小子,神岛快要到了,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不然神主一旦发怒,谁来了都救不了你。”

    宁江抓起它,冷声道:“再废话,信不信我拿你去炼丹?我想你的价值,应该比圣药珍贵多了。”

    “小子,算你狠。”

    海草明显被宁江震慑,不敢再多说废话。

    不久之后,前方终于传来明亮的光芒,哪怕相隔万里,都能看到前面光芒灿烂,与周围的昏暗完全不同。

    一座巨大岛屿的轮廓,映入了眼帘。

    “这便是神岛?”

    秦风神色一震。

    之前他还不知道那座岛屿,为何被称作神岛,可是眼下他明白了,因为他在这里,听到了龙吟虎啸之声,更是隐约间,仿佛看到有青龙腾飞,凤凰展翅,麒麟踏天。

    仿佛那个地方,是神兽的净土!

    “神岛神岛,难道是神兽之岛?”

    秦风感到震撼。

    若是如此,也太过不可思议。

    真有这样一座神兽之岛的话,夜海恐怕要凌驾在所有九天十地之上。

    “公子爷,我看到的,不会是真的神兽吧?”

    秦风难以置信道。

    “等靠近了,你就知道了。”

    宁江笑了笑,对于秦风的震撼,他感同身受,曾经他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亦是被这种景象撼动了心灵。

    一座神兽之岛,一旦传出去,足以让整个大千世界的人疯狂。

    幽灵船慢慢的向着神岛靠近,而随着靠近神岛,秦风发现,周围的海水中,居然不再是一种漆黑色,而是一种清澈的水白色!

    “是神岛的光芒,让海水呈现出了本来的颜色?”

    秦风吃惊,这些水白色的海水,看起来,仿佛真的是泪水一样。

    “这夜海,实在令人惊奇。”秦风惊叹道。

    “若非如此,也不会被排入十大不可思议。”

    宁江站在幽灵船上,目光看着前方的神岛。

    海草大叫起来:“小子,已经到地方了,你现在可以把我放了吧?”

    “慌什么?我说了,可以向神主求个情,让你留在神岛之上,我既然开了口,就一定会做到。”宁江淡淡道。

    “小子,不,大哥,我叫你大哥还不成吗?你就行行好,把我放了,我修行不易,不想死在这里啊!”

    海草连连求饶,再也没了之前的气焰。

    “这神主有这么可怕吗?”

    秦风皱眉,只是靠近神岛而已,这海草就像是被吓破了胆一样,这神主莫非是什么恶鬼不成?

    见宁江还是没有放过它的意思,海草继续道:“爷,你是我大爷,大爷你想去找死,可别拉上我啊……”

    “现在想走,已经晚了。”

    宁江摇摇头。

    轰隆隆!

    一股无以伦比的威势,冲击而来。

    “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呜呜呜,老天不公,为什么我这么倒霉?早知道我就不去贪图这半神兽血脉了,我就知道,天上没有白掉下来的馅饼,而且这馅饼,我最后也没吃到……”

    海草几乎哭出声来。

    宁江翻了翻白眼,懒得理它,高声道:“神主,老朋友来访,不请我喝一杯吗?或者我请你喝一杯也行,我的手上,有真正的仙酿。”

    “帝尊,你不该来这里。”威严而恢弘的声音从岛上传来,震动天宇,整片夜海都翻起了滔天大浪。

    这大浪在四周拍动,万丈而起,仿佛随时都会拍向宁江这艘幽灵船。

    这一幕令秦风面色苍白,一旦这大浪打下来,幽灵船必毁,到时候难逃一死。

    “神主,何必那么记仇?当年的事情,我也算帮了你一个忙,就算我有过错,也是功过相抵,你还有什么好生气的?”宁江继续道。

    “功过相抵?你让那头乌龟,偷吃了玄武血脉,神岛无数万年的积累,因此消耗一空,你还敢跟我提这件事情?”

    “玄武血脉的事,也许是我错了,不过至少那座岛的麻烦,也因此转移到了老乌龟的身上,难道这不算帮了你一个忙吗?”宁江据理力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