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九品匠师 > 第十一章:孤魂杖(三)
    光老板有了卖墨所挣的二十五万,再加上他还债买以及驴皮剩下的一十万,便有了翻新他古宅店面的资本。

    不过,随着星期三暴雨的日益临近,光老板翻新店面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所以,几乎在得到钱的同时,光老板便马不停蹄的跑到装修市场,选木料,找工人,定合同,忙的不亦乐乎。

    谢顶光老板尚且如此,那赵晨星,也自然没有歇闲的时候。

    在得到钱之后,赵晨星便成了这次店面装修工程的“监工”。

    翻修古宅的木料,瓦,胶,棕毛,甚至沙子他都要亲自过目,议价。

    定完合同,他还要亲自带着工人看活,并参与到翻修的设计和施工中来。

    到了晚间,看活的工人散了,赵晨星也依旧没法闲着。

    又将光老板店里剩余的那些飞灰一点儿不剩的打扫出来,赶在明天施工之前,他用最后的一点儿驴皮熬了一回墨锭。

    光老板剩下的炭木不是很好,所以那一夜一直熬到晚上两点多钟,赵晨星也只是从那一堆炭渣里弄出了三十块墨锭。

    而在这三十块墨锭中,上等的“五彩墨”,只有六块。

    但即便如此,光老板依旧是高兴的不要不要的。

    因为他知道,这六块墨,恐怕是近代以来,这第一批五彩墨的最后部分。

    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恐怕也再不会有人,更不敢有人用名贵的沉香木灰,熬制这样的稀世名墨了。

    这东西,就是能传给子孙后代的镇店之宝。

    虽然光老板没有后代,但以后这木工店开起来,有这样的宝贝镇着,面上依旧感觉放光。

    光老板脸上放光了,而赵晨星的工作还在继续。

    在凌晨三点回到家睡了三个钟头之后,赵晨星又坐起身体,披着外套,跑到店铺里亲自参与工人们施工……

    整整五天,赵晨星每天六点钟准时起床到场,和施工工人一起工作十四个钟头,晚上回家闷头就睡,如此循环往复。

    如此高强度的作业,光老板和那些工人们都非常顶不住,以至于十几个工人轮班倒才勉强能够支用。

    但赵晨星却像是铁打的一般,准时准点,毫无差错。

    赵晨星这么卖命的干,只有一个目的。

    一定要趁着下雨之前把房子修好,让自己心里的木工店开起来,绝不能耽搁。

    而除了信念,支持赵晨星亡命去工作的,还有一件“抗疲劳”的神器。

    那柄……“孤魂老人杖”!

    赵晨星的判断是对的。

    那柄孤魂杖,每次赵晨星握住它的杖身时,都会传导来那一种冰凉冰凉的感觉。

    而伴随着那种独特的触觉,赵晨星疲惫的身体又总是会为之一振,而后恢复到精神饱满的状态。

    就好像吃饱喝足,又美美的睡了一大觉般。

    再后来,赵晨星发现,这把孤魂杖并不是输给了赵晨星什么能量……

    而是仿佛催化剂般,能让赵晨星的新陈代谢加快,好让他能够快速消化食物,恢复体力。

    所以他在工作之后,还必须得额外吃好多东西,补充透支的身体才成。

    这倒是很符合能量守恒定律。

    也因此,赵晨星工作五天,基本上每天都是在狂干,狂吃,狂喝中度过的。

    起初,他也担心这样的生活是否会产生不可预知的副作用。

    但是几天下来,他的担心并没有出现。

    而自那些看似树根一样的东西,从孤魂杖里生长出来之后,那古怪的木杖便再没有吸过赵晨星的血,更没有进一步的生长和动作。

    这些发现,改观了赵晨星对于这只孤魂杖的一些认识,也让赵晨星对于这柄木杖的戒心消失了些许。

    而借着那柄孤魂杖的加持,赵晨星整整坚持了五天,期间他一个人便干出了三个人的工作量,其贡献之大,连光老板都过意不去,更感激不已。

    恐怕要不是因为年龄大,品种不对,光老板就以身相许,给赵晨星生猴子了。

    虽然付出很艰辛,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当五天之后,暴雨的雷声夹杂着倾盆的雨点,准时击打在这木梁店面整齐崭新的泥瓦上时,赵晨星那一颗悬着的心,瞬间落进了胸口。

    在轰鸣的暴雨中,赵晨星举着手电仔细查看了几遍屋顶,确定没有跑冒滴漏的地方后,才正式冲一脸忐忑的光老板道:

    “光老板,这房子修好了,从现在起,未来一个甲子的时间,它都不需要什么大修。”

    光老板听着赵晨星的肯定,那满面的忐忑至此也才算是化解了开来。

    此时,他的店面已然脱胎换骨了。

    新漆的木梁,微湿的天顶,散发着木香的窗格,以及空旷而崭新的地砖。

    这店铺毕竟是古代某个宫殿建筑的遗留,所以店铺总面积很大,有三百多平。

    翻修的时候,它被赵晨星用消音瓦刻意分成两个部分。

    前边是近百平米的前台门面。

    后面的两百多平则是巨大的工作区和储藏区。

    工作区和储藏室,是赵晨星未来的“主战场”。

    门面区,则是光老板未来丢人现眼的地方。

    此时,工人们已然散去了。

    在工作区里,只有赵晨星和光老板两个人。

    因为加了消音瓦的原因,虽然屋子外边暴雨如注,可是屋子里边却安静的很。

    除了窗户上雨水击打的些许沉闷之外,光老板的店里便再没有别的响动。

    在暴雨的天气欣赏一座古建筑的涅槃重生,这是一种独特的惬意和享受。

    这个时候,光老板的内心是激动的。

    看着这店,特别是店里的赵晨星,这老小子仿佛看见了财神降世,看见了一块块的木头,渐渐变成了金子。

    心血来潮间,光老板冲赵晨星道:

    “晨子,你趁热打铁,想个店铺的名字吧?开木工店也好,文玩店也罢,都应该有个响亮的名号才是!”

    “名号……”赵晨星皱了皱眉头,而后道:“我不会起呀!”

    “没关系!这简单!给店铺起名字,我有诀窍!”

    光老板冲赵晨星笑道:“你说一个字,我说一个字,咱们一攒合,最后再加一个‘堂,阁,居'之类的后缀就好。这样起出来的店铺名字一般不会很差。”

    说完自己的想法,光老板又快速怂恿赵晨星道:

    “你立刻把你现在想到的第一个字告诉我!快说!灵感这个东西稍纵即逝的!!”

    光老板的意见非常有意思。

    不过他逼迫的太急切了,却让赵晨星的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因此在支支吾吾了半天后,赵晨星的脑子还是空的,嘴唇张了又闭,却吐不出半个字。

    眼瞅着赵晨星的迟疑,光老板无奈提示道:“你吱呜什么呀!想想你这一辈子的大事,心愿之类,总能想出一个字来吧?”

    还别说,光老板的这一句提醒真给了赵晨星莫大的帮助。

    就在这时,赵晨星的脑洞里突然蹦跶出一个词来。

    这个词是……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