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软,化,物 > 《人姓人性》(一)
    我叫诸葛婷婷、有个双胞胎姐姐叫诸葛盈盈。

    我们是复姓诸葛,听说祖先是诸葛亮的传人。

    后来长大了开始识图识字,我才知道我们的名字是爸爸取得。

    尽管爸爸已经离开我们好几年了,别误会爸爸没死。

    这里我还是先说我们名字的来历吧,爸爸的事情按顺序会提到。

    那年一九九三年六月我们出生了,按我们这里小地方的习俗本该爷爷取名。

    但爷爷没上过学脑子里没墨水扣不出几个字,双胞胎男孩的话还能诸葛大龙、诸葛小龙的对付了。

    女孩子总不然能让爷爷来个诸葛翠花、诸葛春花之类的对付吧。

    自然而然的重任交到了爸爸手里,爸爸的学历似乎一点都不掺水。是去了北京在北京建筑大学正儿八经毕业的本科生,但按爸爸后来的说法学建筑的都是理科多。爸爸也是理科出身,肚子里也没什么墨水。

    爸爸原本想去街上找个算子取名,但算子一口气说了十几个名字爸爸都不满意。

    气的街上的算子大喊:“男楚辞、女诗经、文论语、武周易,中华上下五千年自古以来都是这样取名字的。我都说了那么多了你都不满意还要我改,你这不是存心找我麻烦?你的钱你自己留着吧,别没事拿我来逗趣。”

    爸爸当场醒悟,回家翻找上学时期买的诗经。

    爸爸整整翻了三天诗经,从前到后从后到前不停的翻。

    时间一晃,直到第四天要我们要办出院手续了。

    必须给我们填上一个名字好办出院手续的时候,爸爸还是没找到他认为最满意的名字。

    着急爸爸伸手想拿桌上的茶壶喝水,打翻了书桌上的玻璃墨水瓶。

    瓶子盖子是塑料的,甩在地上碎裂而开。

    墨水缓缓流淌,全部倾倒在一旁打包成捆的书籍里。

    爸爸吓得马上俯下身子去处理,将里面上学时期的书全部拿出来。

    那些都是想学时候用的书,在一堆堆的书里找到了当年的信。

    那是当年给妈妈写的情书,所有的情书都已经被墨水弄糊了。

    当年爸爸去北京读大学,妈妈在武汉这边上大学。两边分开又买不起手机,靠的就是书信。

    一封一封打开,大块大块的墨迹在上面。

    本来发黄的书皮,被一页页的穿透。

    只有一封可以勉强看见一点内容,居然还几个字可以看清。

    是当年妈妈要求爸爸表述她样貌的词:盈盈欲笑、婷婷玉立。

    爸爸抓起了信看着上面唯一能看清的八个字,之后笑的一塌糊涂。

    当时爷爷奶奶还以为爸爸疯了,爸爸停下了笑容。

    从家徒步跑到了医院,高兴的和妈妈说孩子就叫盈盈和婷婷。

    诸葛盈盈和诸葛婷婷就成了姐姐和我的名字,按顺序盈盈是姐姐,而作为婷婷的我就是妹妹。

    之后那封信就用玻璃和相框裱了起来,挂在我们家的大厅里。

    我小时候就很喜欢爸爸妈妈说起这个故事,为了看懂信上的字我一直逼着爸妈教我认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