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农女巧当家 > 第124章,和离书到(17更


    朱宗宝猪头一样回到家里,卢氏、朱老头差点没认出来。

    等认出来后,惨叫一声,“啊,宗宝你怎么了?”

    “……”

    朱宗宝沉默不语。

    心里又怒又气。

    他一个做叔叔的,被侄女打了,说出去丢人。

    卢氏看向一边的朱大郎,“大郎,你说!”

    “是朱小打的!”

    卢氏闻言,震愣在原地。

    朱老头也错愕瞪大了眼睛。

    “她,她……”卢氏吞了吞口水,“你说她,她动手打了宗宝?”

    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一定是哪里错了。

    “娘,真是她!”朱大郎又道。

    他看的清清楚楚,那朱小可彪悍了,两下就把宗宝给弄翻在地,骑上去就是啪啪啪一顿打。

    那凶悍的样子吓得他根本不敢上前,就怕朱小忽地从身上抽出一把剪刀,刺他身上来。

    “……”

    朱老头沉默。

    他到底做了些什么,把二房几个孩子逼成这个样子,把朱二郎逼着离家,隐有再也不回来的趋势。

    “这个小贱蹄子,杀千刀的贱货……”

    “娘!”朱宗宝呵斥一声,咻地站起身,怒视卢氏,“你嘴巴上积点口德吧,还有以后千万别当作她的面骂她,我怕她连你都打!”

    朱宗宝说完,迈步朝后院走去。

    路过二房院子的时候,看着紧闭的院门,一脚踢开走了进去。

    十多天没有打扫过,院子里积了不少树叶子。

    先去推开了朱小她们的屋子木门,一股子霉味扑面而来,屋子里空空荡荡,除去那个大衣柜,什么都没有。

    又去推开朱二郎他们的屋子,倒是比朱小她们屋子好,多了一个桌子和板凳。

    屋子里也是霉臭味很重。

    朱宗宝想到自己的屋子,以前就是一个月回来一次,也是干干净净,甚至还有股淡淡的香味,但这次回来,虽然被打扫过,但是那种久未住人的气息还是很重。

    也有股淡淡的霉臭味。

    “……”

    朱宗宝站在门口愣了许久,才慢慢的走出了屋子,顺手关上了门。

    回到自己的书房。

    说是书房,其实也不算什么书房。

    架子上的书,都是他自己抄写的。

    再看向窗户下那个劣质花瓶,以前回来,里面总会有几枝花,或者一枝青叶,为这屋子增添些颜色。

    他一直以为是娘给他弄的,但是今日看来,恐怕不是。

    “呼!”

    脸上火辣辣的疼。

    那种怒火过后,平静下来,朱宗宝扪心自问,到底谁对不起谁?

    是朱家对不起她们。

    朱宗宝起身,出了书房,回到自己屋子,倒在炕上,闭上眼睛。

    回想起朱小的厉害。

    可真凶悍,也不怕以后嫁不出去。

    朱小想要讨好荀沐阳,自然煮了不少菜。

    看着桌子上好几个菜,荀沐阳看着立在一边的朱小,“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想做什么?”

    “阿阳叔,你真厉害,居然猜到了我有求于你!”

    “……”

    荀沐阳默。

    朱小尴尬一笑,“阿阳叔,我娘要跟我爹和离了,我爹他能不能回来一趟?”

    “……”荀沐阳看着朱小,“你希望你爹娘和离吗?”

    “希望!”

    不曾犹豫,直白坦然。

    “那样子你就没有娘了,不后悔?”

    朱小摇头,“绝对不会后悔!”

    如今有和没有一样,何来后悔一说。

    “……”荀沐阳夹了菜放到嘴里。

    熟悉的滋味,不错。

    “我让石一飞鸽传书给黑三,让他问问你爹的意思,他要不要回来!”

    “多谢阿阳叔,那阿阳叔你慢用,我也吃饭去了!”

    朱小说完,便出了堂屋。

    荀沐阳失笑。

    还真是无情,用完就丢。

    不过也算不得用完就丢,至少这一桌子菜还在。

    真是个心眼多的丫头。

    夹了菜快速吃起来,虽快,却依旧优雅。

    朱二郎收到朱小送来的东西,一个人傻傻的笑了很久很久。

    是女儿给他做的鞋子,褂子,还有月饼和红烧肉。

    真好!

    “朱二郎!”黑三站在门外喊了一声。

    朱二郎连忙把东西收拾好,走出了屋子,腰杆站的笔直,声音干脆利落,“侍卫长!”

    “你闺女来信,说你媳妇要跟你和离,你是要回去,还是直接写封和离书?”

    “……”

    朱二郎愣了愣。

    终归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我写封和离书带回去,我人就不回了!”

    慢慢转身进了屋子。

    他这些日子,过的极其辛苦。

    上午扛着木头满山跑,下午各种练武,晚上还要读书认字,他也认得一些字,也能写,但是写的十分难看。

    “你会写吗?”黑三问。

    “不会,不过我会努力写好的!”

    朱二郎轻轻出声。

    进了屋子,在油灯下,铺开了宣纸,拿毛笔沾了墨汁,写下和离书三字。

    泪水已经从眼眸中滚落。

    一滴一滴一滴。

    “我朱二郎和赵氏,决定和离,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这些字,这些日子他一直偷偷的记下要怎么写。

    也一直知道,他和赵氏迟早会个各奔东西,但是没想到当这一天来临时,心是这么的痛。

    简简单单,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提谁对谁错,都已经到了这一步,那么许多话语解释、污蔑也没有了意义。

    只愿她以后过的好。

    因为没有印泥,朱二郎弄伤了自己的手,然后往上面按了一个血手印。

    文娘,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你一定要幸福。

    一定要幸福……

    朱二郎抽噎出声。

    又给朱小写了信,让她去见一见赵氏,让朱小亲手把和离书交给赵氏。

    书信到的时候,朱小还没睡。

    她站在院子里,穿着单薄的衣裳,被山中冷风吹着。

    却吹不弯她的骄傲和坚毅。

    荀沐阳亲自送了信函过来,“小小……”

    朱小抬眸看向荀沐阳。

    这似乎是他第一次喊她小小。

    以前都是朱小朱小连名带姓喊她。

    “阿阳叔,你也没睡么?”

    “你爹给你的回信!”荀沐阳把信函递给朱小。

    朱小接过。

    有两封。

    一封她知道是和离书,另外一封呢?算家书吗?

    “不看看吗?”荀沐阳问。

    “看不看都是一样的吧,我爹这个人,笨的很,但心是真好,他如果从小有人认认真真的教他,一定是一个十分儒雅的好人,会被很多人记下,名垂千古那种,但是朱家太黑心了,把他教得又蠢又笨!”朱小说着,轻轻叹息。

    因为她的干预,朱二郎抛弃了爹娘兄弟,放弃了妻子,选了她们三姐妹,他的心里,想来也很痛……

------题外话------

    还欠15000,明天后天补上可以么,嘤嘤婴,快要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