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帝皇分身系统 > 第86章 发布檄文
    86发布檄文

    【求收藏订阅!】

    “杀啊!”

    福王府内,喊杀声震天。

    朱勇骑马赶来,在王府外面,就听到里面激烈的厮杀声,不由得眉头一皱,这点让他很意外,他没想到福王会反抗。

    “张大鹏,怎么回事?”

    朱勇冷着脸,问道。

    “回将军,我们冲进王府后,就遭到几队王府护卫的阻击,他们拦住我们的将士,不让我们进去。

    几次劝说无果后,我们只能强攻了。

    而这些王府护卫更是拼死阻挡我们,多半是受到了福王的命令,否则他们不可能这么卖命。”

    张大鹏也是一脸难看,对朱勇汇报道,福王府内护卫的拼死阻挡,他也没想到。

    这个时候,朱勇却脸色一变:“不好,福王既然下令护卫阻挡我们,说不定是要逃走。”

    “张大鹏,本将命你一炷香内,必须击溃王府内的护卫,冲进王府后院,将福王控制起来。”

    朱勇这个时候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对张大鹏下达严令。

    “是,将军,卑职一定完成任务。”

    张大鹏应了一声,转身带着新军士卒冲进王府,很快王府内就传来‘砰砰砰’,激烈的火枪声。

    一炷香后,张大鹏出来。

    “将军,王府护卫全部被我们击杀,我们的将士正在王府内搜捕福王,及其他王子。”

    “嗯,不要漏掉一人。”

    但半日后,张大鹏又匆忙跑出来,这次他面色惊慌,对朱勇汇报道:“将军不好了,我们在王府内没有找到福王,王妃和其他王子。

    我们在王府后院,发现一条地道,地道是通到外面一处宅院里的,福王应该是顺着地道逃出去了。”

    “什么?福王跑了?”

    朱勇听到张大鹏的这个汇报后,也是长大了嘴巴,显然也是极为意外。

    “该死,这下子麻烦了。”

    随即,朱勇便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福王的身份太不一般了,他逃出去,很容易搞出事情。

    而且朱勇觉得,既然福王敢违抗崇祯的旨意拘捕,选择逃出去,恐怕已经心生怨恨,多半是要造反的。

    “不行,绝不能让福王逃走,否则福王要是造反,河南好不容易取得的好局面,就要前功尽弃了。”

    朱勇冷着脸,在心里想着。

    然后,他对张大鹏下达命令:“张大鹏,你派人传令给王越和郭玉,让他们立即领军,封锁所有城门,任何人不得出城。

    一旦发现福王踪迹,立即抓捕,绝不能让福王逃出城外。”

    “是,将军。”

    看着张大鹏离去的声音,朱勇神色凝重,低声自语道:“老天保佑,希望一切还来得及,这次真是我大意了。”

    很可惜,这一次幸运女神没有再眷顾朱勇,此时的福王已经出城了。

    城内的搜捕行动一直持续到了晚上,新军将士都没有发现福王的踪迹。

    “将军,卑职已经盘问过守城的将士,今天中午洛阳守备韩文元,带着几辆马车出城。

    很有可能马车里,就是藏着福王等人。”

    王越对朱勇汇报道。

    “该死,这么说,福王此时已经逃出洛阳了?”朱勇脸色阴沉如水。

    “恐怕是的,将军。”

    “那就派出夜不收,追击福王的踪迹,他们驾驶马车,不会跑得太快。

    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福王的踪迹。”

    朱勇脸色狰狞,大声吼道。

    另外一边,福王一天后逃到了宜阳。

    六月一日,福王麾下最信任的两名将领唐泽和吕青,也率领两万明军精锐抵达宜阳,和福王汇合。

    而洪承畴此时也在洛宁,收到了消息,知道了唐泽和吕青两人擅自领军离开的消息,也是不敢相信。

    “到底怎么回事?洛阳发生了什么?”

    洪承畴十分不解。

    而随着唐泽和吕青两人领军离开,洪承畴手里就剩下一万来明军步卒和祖大寿的五千关宁骑兵了。

    这对于他们继续追剿张献忠等流寇残部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

    本来洪承畴就嫌手里可动用的兵力不多,太多兵力浪费在设置‘铁桶’防线上了。

    结果,现在还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让他手里可以用来追剿流寇的兵力,直接少了一半多。

    “立刻派人返回洛阳,看看洛阳到底出了什么事?

    再派人联系上唐泽和吕青,询问他们两人到底在干什么?

    没有本官的命令,他们竟然敢擅自撤军,他们想造反不成。”

    洪承畴阴沉着脸,下达命令,派人返回洛阳打探情况,同时派人去找已经领军撤走的唐泽和吕青两人。

    “大人,唐大人和吕大人突然撤军,我们还要继续追剿张献忠等流寇们吗?”

    “废话,当然继续追剿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一次绝不能让张献忠那逆贼跑了,否则下次再想抓到他,可就难了。

    就算唐泽和吕青撤军,本官也会继续带人追剿。

    另外通知祖将军,让他率领关宁军,前往南阳。

    本官刚刚得到消息,近两日有两支数万人的流寇,正在攻击我们在南阳的防线,多半就是张献忠这些逆贼。”

    洪承畴并没有因为唐泽和吕青两人,带走两万明军,而就放弃这次围剿。

    但很快,两日后,洪承畴就收到一个让他胆战心惊的消息,福王在宜阳举起反旗,公然造反了。

    “怎么会这样?”洪承畴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呆了半天。

    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唐泽和吕青,会突然撤军了,定然是收到了福王的命令。

    其实,洪承畴在洛阳,早就知道唐泽和吕青麾下的两万明军,乃是听从福王调遣的。

    但洪承畴知道归知道,他也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毕竟,福王在洛阳的势力,洪承畴也没办法对付,圣上都管不了这件事,洪承畴也不可能去管。

    反正在洪承畴看来,就算福王掌握着这两支明军,也没什么作用,他们终究也得服从朝廷和圣上的命令。

    这不,洪承畴收到崇祯的剿匪命令,调集洛阳周边明军,唐泽和吕青两人也得服从命令。

    “大人,听说是那位朱勇将军在洛阳,查出了福王截留赈灾粮,甚至暗中勾结叛逆。

    结果,圣上一怒之下,让朱勇领军抓捕福王,结果福王就逃了,然后便造反了。”

    洪承畴派回洛阳返回的手下,对其说道。

    “本官离开洛阳这才一个月,洛阳竟然发生这么多事情,那个朱勇也太胡来了,福王都敢动。”

    “哎,说到底还是圣上太着急了,就算是福王犯下了大逆不道之罪,也不能如此对待啊!

    福王可不是普通人,这下子把福王逼急了,福王举起反旗,中原是要大乱的啊!”

    洪承畴一脸的担忧,担心着河南接下来的局势。

    “那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们这次的任务,是剿灭流寇张献忠,福王那边的事情,我们暂时不去管。

    那个朱勇惹出来的事情,让他自己收拾,我们继续剿匪。

    如果后面河南局势恶化,圣上给我们下达了命令,我们再说。”

    洪承畴不想去插手洛阳那边的局面,一方面是洪承畴不想将剿匪,就此半途而废,毕竟这次‘铁桶’布局,耗费了他不少精力。

    另外一方面,虽然福王在宜阳举起了反旗,但接下来局势会怎么发展,洪承畴也看不透。

    福王身份太敏感,在没有收到圣上命令之前,洪承畴不会轻易对付福王。

    而福王在宜阳发布檄文,声讨崇祯,批评崇祯不遵守祖制,任用奸佞朱勇,残害忠良,召集天下志同道合之人,推翻自己皇侄,要取而代之。

    福王的这个意思很明显,他是要做大明第二个明成祖朱棣。

    福王的这通檄文,发布出去之后,最先得到消息的,就是河南一带的大明官员,百姓,引起轩然大波。

    但很多贵胄,地主却对福王檄文中,指责崇祯的这些罪责,心里是认同的。

    这一年来,崇祯整顿官场,抄了众多官员的家,改革税赋,还抄了很多商人地主的家,砍了不少人的头。

    这些已经直接冲击了,大明其他贵胄,商人和地主们的利益,他们虽然不敢反抗,但心里却记恨着。

    他们担心,崇祯如果继续完善新税改,继续让锦衣卫调查,早晚会查到他们头上。

    他们还是希望,让大明回到之前的状态,不希望崇祯改革,那样对他们这些地主豪绅们来说,是最有利的。

    而让大明回到之前的状态,不就等于让大明慢性死亡嘛,但他们根本不在乎,他们只在意自己的利益。

    于是乎,当福王在宜阳登高一呼,虽然没有向他想的那样,随者景从,但暗地里福王也收到不少支持。

    有人给福王送来钱粮,支持福王造反。

    但大部分官员,地主和豪绅们,还都是理智的,他们派人给福王送去支持,但却不敢明着表态站在福王这一边。

    因为,他们担心福王的造反,不会成功。

    他们想和福王搭上关系,万一福王造反成功了,他们也能得到一些好处。

    同时,这些人也想给自己留后路,万一福王造反失败了,他们家族也不至于收到牵连。

    而真正在福王造反后,第一时间响应福王的,绝对是福王的死忠。

    不过,这样的人,并不是很多,只在洛阳周边有部分官员,选择追随福王。

    随即,福王就在宜阳招兵买马,迅速扩大麾下人马,反正这里流民很多,福王招兵也很容易。

    但福王在宜阳,却并不高兴。

    因为,他没想到自己举起反旗,愿意追随的人,竟然没有多少,他高估了自己的影响。

    “王爷,其实洛阳很多官员,家族都是支持您的,但现在他们心里都有顾忌,不敢表态而已。

    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干出几件大事,弄出大动静,让世人知道王爷的厉害,从王爷身上看到希望。

    到时候,自然会有更多的人愿意过来追随王爷的。”

    在宜阳城内,唐泽对福王出注意道。

    “嗯,唐泽说的没错,可我们该弄出什么样的大动静才好呢?”

    福王听了自己麾下的话后,也十分认同,可不知道怎么做。

    接着,旁边的吕青开口道:“很简单,王爷,只要我们能打下洛阳,绝对会震动整个中原。

    到时候,还愁没人过来追随王爷嘛!

    只要攻下洛阳,以洛阳周边的富裕,福王很快便可以组建几十万人马,大事可期。”

    “没错,王爷在洛阳经营这么多年,咱们想要攻下洛阳,绝对易如反掌。”

    “好,就听你们的。”

    福王还是听从唐泽两人的提议,并且对两人说道:“只要你们忠心辅佐本王,等本王登基为帝后,就封你们为异姓王。”

    听到福王的这个允诺,唐泽和吕青两人当场就惊住了,然后两人齐齐跪下,高声喊道:“卑职一定要誓死效忠王爷,助王爷登临九五。”

    同时两人心里也是狂喜,福王对两人许下的异姓王承诺,实在是太诱惑人了。

    大明除了在刚建国的时候,朱元璋分封了一批跟随他出生入死,打下大明江山的功臣为异姓王外,两百年来,大明就不曾再有过异姓王了。

    福王看着两个手下的表态,也十分满意,他先给两人画个大饼。

    “左良玉那边,还没有回信吗?”

    随即,福王又开口问道。

    “哼,左良玉那家伙贪婪,狡诈,骄横跋扈,不见兔子不撒鹰,他是不会轻易答应福王要求的。”

    吕青冷哼一声,说道,对于左良玉印象很差。

    “左良玉此时领军镇守勋阳,襄阳一带,手握近十万兵马,如果本王能得到他的支持,很快便可以掌控整个河南和湖广。

    所以,本王一定要想办法,得到左良玉的效忠。

    本王不怕他贪婪,本王还怕他不敢提要求呢,只要他提的,本王统统都答应他。”

    福王心里也有计划,洛阳周边,最大的两支兵马,一支便是陕西孙传庭的秦军,一支便是湖广北面左良玉的人马。

    对于孙传庭,福王是不指望了,所以他只好将目光转到了左良玉的身上。

    相比起孙传庭对大明的忠诚,左良玉可就不一样了,只要给他足够的好处,让他背叛大明,也不成问题。

    所以,福王在宜阳举起反旗后,便继续派人联系左良玉,不惜给他开出同样‘异姓王’的筹码,但却迟迟没有收到回信。

(本章完)